第一千一百四十五章 为什么要对我们这么残忍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宋、宋轻笑,你不能,不能这样,我们,我们还是学生,还要考大学,还有更好的未来,你不能为了自己的私心,就毁了我们一辈子,你不能!”

    “我对付你们,你们就觉得我是因为自己的私心,你们欺负我,我就不能反抗,是吗?双标狗也不要这么的明显好不好,说出来也不怕被人笑话。”

    冷笑一声,宋轻笑在警察递过来的本子,签下了自己的名字,然后站起身来,对着她们微微一笑,姿态谦逊有礼,可惜说出来的话,却像是冰刀一样,狠狠地扎在了她们的心上。

    “我这个人呢,性格就是十分的倔强,决定了的事情,就绝对没有反悔的余地,所以你们就不用白费心机了,求我?没有用的,早知今日,何必当初,这就是你们自己作出来的报应,怨不得别人。”

    说着她转过身,对着警察微鞠一躬,笑着说道:“这次的事情真的是麻烦你们了,非常感谢,我先走了,以后还有需要,我会尽快赶过来的。”

    “好的。”

    宋轻笑点了点头,没有在意其他人的眼神和挽留,施施然的离开了警察局。

    刚走出门口,就听到身后响起的惨烈的哭叫的声音,不由得嗤笑一声。

    后悔吗?怨恨吗?觉得委屈吗?

    无论是什么样的情绪,什么样的想法,都已经晚了。

    错把无知当权力,还真是傻的令人心烦!

    处理好了警察局的事情,宋轻笑看了看时间,连忙开着车去了工作室。

    在她走后没多久,穿着西装的陈盛就出现在了警察局门口,向值班的警察递上了一个信封,淡声说道:“我昨天和贵局的刘局长联系过了,他说事情会按照我们这边的要求来办。”

    警察一听,顿时提起十二万分的精神,站起来点了点头说道:“这位同志,我们明白,刘局长也已经打过电话了,请问你有什么需求。”

    “我要处理的也是她们的事情。”陈盛伸手指着坐在一起痛哭流涕的几个女孩。

    众人闻言,顿时收起了哭声,眼眸中闪过惊喜,以为是有人愿意将她们带走,能够不需要承担那么严重的后果。

    可惜陈盛接下来的话,又一次的打破了她们的幻想:“务必让她们进少管所,好好地管教一番,再放出来。”

    几个女孩愣了半天之后,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什么意思,顿时瞪圆了眼睛,一脸惊恐地看着他,有情绪失控的,已经按耐不住自己的心情,扯着脖子尖声叫了出来:“为什么!凭什么要这么对我们!你以为你是谁啊,有什么权利让我们进少管所!”

    “我是谁不重要,但我现在还真的是有权利让你们好好地去好好地反省一下,看看自己当初的行为是不是愚蠢的令人不忍直视!”

    轻嗤一声,陈盛不愿意再看着她们那么一副声嘶力竭的样子,转过头去,对着警察说道:“警察同志,这样的要求,应该可以做到的吧?”

    警察同样也是愣了一下,然后才后知后觉的点了点头:“可以可以。”

    心中却不由得有些惊奇,没想到眼前的这个男人,千辛万苦的找到刘局长,居然就为了这么芝麻绿豆大小的事情?不过是几个捣乱的小女孩,就算是关到少管所去,又能如何呢,顶多十天八个月的也就要放出来了,又不可能关一辈子。

    陈盛:那你可想错了,首先,不是我找的刘局长,过程更是简单的不行,其次,这可不是什么小事,这几个不知死活的招惹到了不该招惹的人,不好好的收拾收拾,她们就不知道社会的险恶与残忍!

    “既然如此,那就辛苦你们了,多谢。”

    扯着嘴角露出一抹彬彬有礼的笑容,陈盛转身就要离开。

    冷不丁有心中不服气的小女孩忍不住,突然朝着他冲了过来,一把扯住他的衣袖,声音中即使带着哭腔,依旧不减尖锐的感觉:“你站住!不许走!把话说清楚!凭什么啊,我们招你惹你了,认识你吗,跟你有仇吗。你为什么要毁了我们的一辈子!”

    垂下眼眸,看着抓着自己衣袖的那只手,白皙,纤弱,是一个女孩子特有的感觉,但是如果指尖没有涂着那么妖艳的指甲油的话,会显得更加符合她的真实年纪。

    手覆上去,动作缓慢,但是力度不减的将那只白嫩的手挥开,扯了扯自己衣袖上出现的褶皱,陈盛的声音异常冷淡:“我是在替天行道啊。”

    “什么?”显然这个答案超出了女孩的预计,使得她一脸懵逼,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看着她不解的表情,陈盛难得的愿意和她闲扯一会儿:“你们刚才不是还口口声声说,去宋轻笑那里捣乱,是为了伸张正义吗?为了你们在乎的人出气,那我现在也是一样的,不过我是替人办事,我家老板不想看着宋轻笑被你们这群小毛孩欺负,所以让我来替天行道,让你们知道,下次再想要做什么之前,一定要好好地考虑好后果和代价,毕竟你们现在还未成年,但是,总有成年的那一天,到时候真的进去了,就算是又用钱赎出来了,也没有用了,是吧?”

    一旦有过进监狱的记载,就会跟随档案一辈子,永远都难以消灭。

    虽然现在的社会已经变得宽容了许多,但是对于服刑的人,仍旧是带着有色眼镜,不管你是因为什么原因进去的,在别人眼中,你都是不值得信任的存在,背后甚至是当面的指指点点,不会少的。

    女孩听闻他的话,咬紧了牙,身体微微的颤抖着,话都说不连贯:“为什么,为什么呀!我们,我们不过是,是……也没有造成什么太大的损失,你们为什么,为什么要对我们这么残忍,连个机会,都,都不给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