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四十四章 仁慈就是纵容,绝不姑息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登台道歉……这样受尽屈辱的事情你都愿意做,却从始至终都不愿意来找我帮忙,是吗?

    你知不知道,只要你开口,所有的事情,我都可以帮你压下去,没有人敢说一个不字,你也不必受到这么大的屈辱。

    笑笑,为什么啊,为什么你就是宁愿如此委屈,也不愿意向我低头呢?只要你稍稍松松口,我愿意为你做一切的事情,我的心,始终都是向着你的。

    握拳猛地砸向桌子,傅槿宴只觉得心中愤怒异常,却不知道该如何纾解。

    事到如今,面对着如此倔强的宋轻笑,他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至于郑婉儿那里……

    想到她的所作所为,傅槿宴的眼眉越发的冷漠,握着拳头的手也越发的用力。

    “真的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以为自己能够只手遮天,想要怎么样就怎么样了是吗?很好,这次的事情,我会给你记着,用不了多久,你就会尝到你今日种下的结果了!”

    第二天上午,宋轻笑刚刚收拾完要出门,就接到了警察局打来的电话,告诉她昨天晚上去店里捣乱的那几个孩子都已经找到了,现在正等在那里。

    宋轻笑听了,也连忙赶了过去。

    警察局里面,五六个女孩子坐在长椅上,穿着校服,背着书包,低着头瑟瑟发抖,一副十分紧张害怕的样子。

    宋轻笑走进来的时候,警察和她打了一声招呼,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力。

    女孩中为首的一个人“噌”的一下子站了起来,指着她的鼻子尖声嘶吼:“宋轻笑!你凭什么让警察抓我们,我们做了什么事情,你有什么资格。”

    看着一脸的愤愤不平,却又透着稚嫩的样子的女孩,宋轻笑轻嗤一声,心中升起了无限的无奈。

    现在的孩子都是这样的吗?那可真是为祖国的未来担忧啊!

    摇了摇头,宋轻笑拉过一把椅子坐下,好整以待的看着她,语气是说不出来的慢条斯理:“自己做了什么自己心里没数吗?昨天不会知道是那些人,像是疯狗一样的冲进我的店里捣乱,将我的东西弄得一谈糊涂,怎么,这才过了一个晚上,你们就已经忘记了自己做过什么了吗?现在的高中生难道都学习学傻了,记性这么差了?”

    “你——”

    听着她言语中不加掩饰的冷嘲热讽,女孩气的牙齿咯吱咯吱直响,要不是看到她的身后还有几个凶神恶煞的警察,差点儿就忍不住扑过去动手了。

    “我们没有去捣乱,我们是去伸张正义,你自己做错了事情,却不愿意承认,我们就帮帮你,让你认识到自己的错误,这样有什么不对吗?”

    这么强词夺理的理论,宋轻笑听完也是忍不住笑了出来,看着她的眼神就像是看着一个没有思考能力的傻子一样:“伸张正义?小姑娘,我现在是真的怀疑,你这么多年,是不是都没有好好地学过语文,连个词语的真正意思都搞不明白?你的老师要是听到了你说的话,只怕气的能蹦到楼顶上去。教育行业很不好干,很辛苦的,你就别给你的老师丢人现眼了,行不行?就当是集集阴德。”

    “贱人!你就会说,自己做的事情更加的不要脸,你怎么不好意思提?”身后的一个女孩也忍不住站了出来,张口就是骂人。

    宋轻笑的笑脸一下子就消失了,脸色瞬间阴沉下来,透着浓浓的不悦的表情,看起来十分的骇人。

    刚才说话的女孩见到她的表情,一下子就缩了回去,身体微微的颤抖着,明显的被她的气势吓到了。

    “年纪小就要有年纪小的样子,张口闭口脏话连篇,你们的教养都喂狗了是吗?我和别人的事情,与你们无关,别打着什么维护偶像的旗号就敢耀武扬威,你出了事情,有人管你们吗?真是嫌弃你们的低智商,和你们对话,都影响我的心情。”

    说完,冷哼一声,宋轻笑不愿意再看着她们,转过头去,对着警察,又恢复了一开始的温柔的模样:“警察同志,请问她们这种情况,要怎么处理。”

    “因为造成的影响不大,而且她们的年纪也还小,所以不会进行扣押,但是要记录在案,等待监护人交过罚款之后才能离开,或者是送到少管所,关几天紧闭,也是可以的。还有的就是你点了店内的赔偿问题,你若是需要,也可以要求她们进行赔偿。”

    “赔偿就算了,不过是两个杯子啥的,算不了几个钱,我也不缺。”

    听到宋轻笑说的话,几个人顿时心中就是一喜。

    只是高兴的心情还没有维持太长时间,便又听到她接着说道:“至于她们几个,该记录的记录,若是可以的话,都送去少管所好好地面面壁吧,希望能够让她们学会平心静气,省的以后再出来惹是生非,怎么被人打死的都不知道!”

    闻言,几个女孩顿时就慌了,脸上写满了清晰可见的惊恐。

    若是被记录在案的话,那就相当于是在她们的档案上多了一个浓厚的黑点,污渍,再也摸不下去,这样的话,以后无论是升学还是找工作,都会变的困难重重。

    而且,还要送去少管所……那是什么地方!她们要是去了,哪怕只带了一天就出来了,也是一辈子的阴暗,再也洗刷不掉了。

    考虑到如此严重的后果,几个女孩全都慌了神,咬牙切齿的朝着她吼:“宋轻笑!你怎么能够这么狠毒,连这种想法都想得出来!你是准备毁了我们的一辈子吗?”

    “若是可以,我还真的是想毁了你们的一辈子,让你们好好的,彻头彻尾的长长记性,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有多么的愚蠢!”宋轻笑毫不掩饰自己的想法,字字句句都透着浓厚的愤怒,眼眸中的冰冷更是一层叠着一层,磨灭不下去。

    见状,几个女孩子彼此对视一眼,气势渐渐地消减下去了,不再像是刚才那么的趾高气昂,畏首畏尾,有胆子小的,已经害怕的哭出来了。

    但是宋轻笑对她们已经没有了丝毫的怜悯之情,从她进来开始,这几个人就对她耀武扬威,丝毫都没有表现出来一点点的悔过的意思,显然是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没有认识到错误,并且还沾沾自喜。

    对于这样的人,仁慈就是纵容,宋轻笑不是那种以德报怨的人,面对着已经侵犯到自己面前的事情,绝对不能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