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四十三章 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笑笑姐……”

    咬了咬唇,小纯看着她,神情有些欲言又止,“你选择道歉,是不是也是因为,因为,因为傅总的缘故啊?”

    听她突然提起傅槿宴,宋轻笑的表情僵了一下,握着杯子的手不自觉的收紧,仿佛在压抑着什么情绪一样。

    一旁的萱萱闻言,也想起来了,两人之前看到的那篇傅槿宴发出来的微博,字里行间都是对郑婉儿的维护,明明白白的要求宋轻笑站出来道歉。

    如果说之前的攻击都是一些皮外伤,并不致命的话,那么傅槿宴的维护,就是一道致命伤,将宋轻笑打入了绝境,再也没有翻身的余地。

    难道真的是“只闻新人笑,哪见旧人哭”吗?多年的夫妻情分,一朝之间分崩离析,两人一拍两散,却做不到各自安好,非要斗个你死我活,谁也不让谁,两败俱伤的地步吗?

    想到之前两人之间的浓情蜜意,感情好的令她们这些旁观者都心生羡慕,可是现在,所有的疼宠都给了其他的人,剩下的,只有无情的伤害。

    想想就觉得寒心。

    萱萱和小纯对视一眼,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相似的无奈的神情,齐齐叹了口气,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这种男女之间的感情纠葛,外人永远都是插不进去手的,更加无法帮着解决,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互相伤害,至死方休。

    宋轻笑敛下眼眉,沉默了许久,没有说话。

    是因为傅槿宴吗?她也在心里这么问着自己。

    或许是吧,他的出现,可能就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让她原本还剩下的坚持,顷刻间分崩离析,再也没有了挽回的余地。

    希望就在这一瞬间,破灭了。

    “你们觉得是就是吧,我其实也不清楚,只是我知道,现在我还斗不过傅槿宴,既然他都已经明确的站出来了,那么我就更加的没有了反抗的能力,只能顺着他们的意愿,想要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虽然有些,但是也没有什么好埋怨的,谁让我没有本事,连自己都护不住,硬生生的钻进了别人设下的圈套里。”

    闻言,萱萱和小纯只觉得无比的心疼。

    曾经是多么骄傲,多么乐观的一个人,硬生生的被他们磋磨成了这个样子,没有了一丝的斗志。

    长叹了口气,萱萱越过桌子,握住了宋轻笑的手:“笑笑姐,没事的,还有我们陪着你呢,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我们都始终是站在你的这一边的,别人什么样子我们不清楚,但是我们始终都是相信你,支持你的。”

    小纯也附和着点了点头。

    见状,宋轻笑觉得自己的心里像是流过了一条暖流,融化了她心上僵硬的冰墙。

    这种无论什么时候,身边都有人陪着的感觉真的是太好了。

    “谢谢你们,你们这么维护我,我真的很感动。”宋轻笑的眼眸中闪动着闪闪的泪光,大手一挥,“姐今天高兴,说吧,你们还想吃啥,姐请了!可劲儿吃,随便吃!吃不了带走也行!”

    看着她像是一个大土豪一样,豪情万丈的样子,两人也忍不住笑了起来,气氛一时之间变得活跃了不少。

    吃过饭后,宋轻笑开着车将她们分别送到了家,这才掉头朝着自己家的方向开去。

    推开门,屋子里面一片漆黑,透着一股冷清清的感觉。

    没有人等待着她,只有她自己一个人。

    这个时候,浓郁的孤独感才终于像是潮水一样涌现上来,几乎要将她淹没了。

    抽了抽鼻子,宋轻笑刚关上门,打开灯,一声轻弱的“喵”声传了过来,然后她就看到元宝摇着长长的大尾巴,朝着她小跑着冲了过来,顺着她的小腿爬了上去。

    元宝已经不是刚来的时候那么的瘦小,已经被她养的圆滚滚的,颇有分量,抱在怀里,十分的有质感。

    轻轻地颠了颠,宋轻笑蓦然露出一抹浅浅的笑容,抱着它边走边说:“元宝,真好,还能有你陪着我,有你在,我就觉得自己也不是那么的孤单了。”

    这么说着,可是眼角的泪水,却是控制不住的缓缓的留了下来。

    沉淀了片刻之后,宋轻笑掏出手机,找到了郑婉儿的联系方式,告诉她自己同意向她道歉。

    没过多久,她就接到了回复,看到收到的讯息,她的眼睛猛地瞪得滚圆,有些难以置信。

    “想要道歉了?可以,正好明天我要出席一个节目,到时候你登台去向我亲自道歉,让所有人都能看到,你要是能做到,我就原谅你。”

    看着那几行字,宋轻笑只觉得自己胸中有一团火正在燃烧,几乎要将她燃烧殆尽。

    登台道歉?暴露在聚光灯下,让所有人,都能看到她狼狈卑贱的样子。

    虽然早就知道郑婉儿不会轻易的放过自己,可是看到这样的要求的时候,宋轻笑还是觉得,自己要崩溃了。

    答应还是不答应?

    两个选择在她的心里来回的颠倒着,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若是不答应,那么后面还会遇到什么事情,她心里也没谱,若是答应了,那么她的面子,她的尊严,她的骄傲和自尊,都将被踩在脚下,践踏到泥中,再也捡不起来了。

    握着手机坐在沙发上,宋轻笑垂着头,看不清脸上的情绪,也不知道她的心里的想法是什么样的。

    保持着这样的姿势过了好久之后,她闭上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在手机上,缓缓的敲下了一个“好”,按了发送键,看着那条消息送到了郑婉儿的面前。

    发完消息,宋轻笑将手机丢到一边,靠在沙发上,双手捂住脸,想要好好地哭一场,却觉得自己一滴眼泪都流不出来,明明都已经难过的要死了,可是眼睛就是干涩的流不出任何的眼泪。

    或许那些委屈的,难过的,屈辱的眼泪,都已经流到了心里面去了吧。

    是夜。

    傅槿宴坐在书房中,看着陈盛给他刚刚发来的消息,眉眼间满是冰霜:“宋轻笑答应道歉,但是郑婉儿要求她在一个节目中登台道歉,宋轻笑也已经答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