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四十二章 我准备去道歉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你是这里的店长是吧?”

    被问及的宋轻笑点了点头,看着他们,沉声说道:“警察同志,我知道她们这几个年纪小,应该也不会因为这样的事被关起来,但是我就是想要让她们有个教训,省的以后不知道天高地厚,做出更加令人难以忍受的事情来。”

    “这个是自然,”警察点了点头,“法律对每个人都是平等的,年纪小,从来都不是犯错误的理由,做错了事情就要承担后果,这是必然的事情,请做一下笔录,留下你的联系方式,有了进展的时候,我们会打电话通知你的。”

    宋轻笑提笔写下自己的相关信息,然后对着他们微鞠一躬:“那就麻烦你们了,辛苦这一趟了。”

    “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将警察送走之后,“案发现场”也不需要再保留了,三个人连忙开始收拾,倒是没有浪费太多的事情,屋子里面又恢复了原状。

    “行了,收拾完了,你们两个也可以下班了。”宋轻笑拍了拍手上的灰,“今天也没有什么事了,又出了这样的事情,太影响心情,提前下个班,出去溜达溜达,散散心,换换心情吧。”

    闻言,萱萱看了小纯一眼,两人彼此之间交换了一个眼神,她上前一步说道:“笑笑姐,你也和我们一起走吧,我们三个正好趁机出去吃顿好吃的,你都说了,我们受到了惊吓,需要好好的安慰一下,我们想了一下,也只有美食才可以抚慰我们受伤的小心灵了。”

    听到她这么说,宋轻笑哭笑不得,心中却也有着感动。

    她明白,想要一起去吃饭,不过也是想要陪着她,生怕她自己一个人,容易胡思乱想,更加的影响心情。

    抿了抿唇,宋轻笑笑着点了点头:“当然可以,反正我现在也懒得做饭,定外卖又不愿意吃,一起出去吃饭还能热闹一些,不过……”

    故意顿了顿,她故作一本正经的样子说道:“这段饭钱从你们两个的工资里面扣!要体谅体谅我,毕竟我现在是个穷人,挣点儿钱不容易。”

    萱萱:“……”

    小纯:“……”

    现在瞎扯淡的成本都已经这么低了吗?随意造谣都没有压力的?

    你要是个穷人,那我们是什么?贫困户吗!

    轻嗤一声,萱萱大手一挥,豪气万丈:“哼!不就是一顿饭嘛,有什么了不起的,谁还吃不起是怎么的。”

    “这么豪爽啊。”捂着嘴偷偷地笑了笑,宋轻笑丢出来一个重磅炸弹,“那既然如此,我们去吃松本家的日料吧。”

    萱萱听到,一口口水直接呛到了喉咙里,咳的气管子都要吐出来了。

    一旁的小纯也是一脸的震惊,默默地后退了一步,捂住了自己的口袋,一脸警惕的表情。

    松本家的日料味道好不好她们还没有吃过,但是那个价格绝对是令她们闻风丧胆,吃一顿出来,估计存款都能清空了,所以这样的事情是绝对要杜绝的!

    “那个,笑笑姐,刚才你说什么来着,是不是让我们提前下班?那好,那我们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先走了,拜拜!”

    说完就想要脚底抹油开溜,结果一步还没有窜出去,就被宋轻笑拎着衣领,像是拎小鸡一样给拎了回来,面对面,露出一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想跑?想的美!看我今天不把你们吃到破产!赶紧收拾东西,说走就走,要是想跑,这个月工资全部扣光!姐姐我现在可是心情正不好的时候,你们可千万不要想不开,往我的枪口上撞啊。”

    闻言,两个人对视一眼,顿时垮下了一张脸,委屈的不要不要的。

    这个狠心的女人!

    结果最终,宋轻笑果然将她们带去吃日料,不过值得开心的是,是宋轻笑付钱,得知这一消息的时候,她们两个齐齐的松了口气,觉得人生突然又有了新的希望。

    看着她们两个故意做出来的如释重负的模样,宋轻笑哭笑不得,明知道她们是在故意逗自己开心,但是还是感觉很感动。

    等待着上菜的时候,三个人随意的聊着天。

    “我准备去道歉。”

    宋轻笑突如其来的一句话,惊得她们两个都闭上了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半晌之后,萱萱才结结巴巴的说道:“笑笑姐,你说,你说什么,你要去,要去道歉?为什么,我们又,又没做错。”

    “我们是没有做错,但是现在能够站在我们这边的人实在是太少了,你以为出现刚才的事情,只是因为她们年级小冲动易怒吗?并不仅仅是这样。网上好多人,都是在现实生活中遇到事情,无处发泄,然后就会选择在网上进行攻击,若是情绪更加激进一些的人,做出来的事情可能会更加的可怕。今天我们遇到的,只是几个小女孩,闹了一通就走了,损失不大,但是保不准明天,就会有更加暴力的人过来闹事,到时候,我们该怎么办?”

    “难道我们不能报警,让警察保护我们吗?”萱萱瞪着眼睛,神情有些崩溃。

    宋轻笑看着她,缓缓的摇了摇头:“不能,因为我们没有证据,这一切都是我们的猜想,预测,警察也不是闲人,不会来管这种还没有确切发生的事情。所以我们只能自救。那群人想要看到的,不过就是我出面道歉,承认自己的错误,其实想一想,也无所谓,道个歉而已,又不会缺块肉,丢丢面子罢了。可是我的面子,都已经丢了不知道几百次了,所以也没有什么,只不过要委屈你们,受到我的牵连,估计要被人说上一段时间。”

    “我们没关系的。”

    “这怎么能是牵连呢。”

    两个人几乎是同时发声,脸上都带着浓浓的不甘心和委屈的表情。

    “笑笑姐,我们两个其实都没有事情,主要就是替你委屈,明明没有的事情,却要你来承担,挨着骂,受着委屈,偏偏还要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谁受得了这样的委屈啊。”

    “受不了也要受着。总不能因为这样的事情,天天担惊受怕,或者是店不开了,一起逃亡吧。”

    耸了耸肩,宋轻笑的表情看起来很是坦然,并没有太过的难过或者是委屈的样子,仿佛在说的事情和她无关一样。

    可是坐在她对面的萱萱和小纯都明白,她越是不动声色,心中的难过就越是浓厚。

    伤到了极点,就说不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