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四十章 一片狼藉的办公室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宋轻笑对着已经黑下来屏幕的手机,抿着唇,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滋味。

    这件事情她原本是不想要韩潮知道的,不然以他护犊子的脾气,一定又要掀起一阵狂风暴雨。

    但是没想到的是,消息传得实在是太快了,韩潮还是知道了,给她打来电话询问事情的经过。

    手机刚响起来的时候,宋轻笑心中竟然有一些幻想,希望这个电话是……傅槿宴打来的!

    但是事实证明,幻想终究是幻想,永远都难以实现。

    不过随后她就反应过来,自己刚才在想什么,顿时满心的惊慌!

    “我是疯了吗,为什么要期待着傅槿宴给我打电话!那个败类,禽兽,我一辈子都不想再见到他了!”

    收敛起情绪,宋轻笑淡然的接起了电话。

    挂断电话之后,她的沉默并没有持续太长的时间,就又被手机的消息提醒震的头晕脑胀。

    “这一天天的,都是吃了兴奋剂吗,就不能消停一点儿了是不是?”

    骂骂咧咧的拿起手机,当她看清楚手机上的内容的事情,原本已经忍回去的泪水,突然就忍不住了,顺着眼角缓缓的滑落……

    “婉儿一直都很努力,凭着自己的本事,一步一步的走到了今天的这个位置,所有的一切都是她自己拼回来的,这样的人,不能任由被人欺负,还不做出任何的反抗,希望有的人能够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拿出该有的态度。只是一个道歉而已。”

    看着傅槿宴刚刚发出来的这个微博,宋轻笑突然有些想笑。

    只是一个道歉而已……

    说的真的是好轻巧啊,就这么轻飘飘的,将她地尊严踩在脚底下,也是没有关系的对吗?毕竟在他们看来,这件事情的责任已经定在了她的身上,没有反抗的余地。

    是她做错了,是她的责任,她就必须要道歉,就必须要接受各种各样的辱骂,各种各样的污蔑,还不能反驳,一旦反驳,就是强词夺理,更加的罪无可赦!

    伸手在脸上抹了一把,看着上面沾染着的晶莹的液体,宋轻笑扯着嘴角,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哭什么?

    有什么好哭的。

    本来就已经离婚了,恩断义绝了,两人之间早就没有了关系,他现在站出来为自己的女朋友主持公道,谋求利益,这是多么正常的事情啊。

    只是……

    郑婉儿的“公道”有人替她伸,那自己的呢?自己的委屈和无辜又该怎么办?

    咬紧了唇,宋轻笑强忍着心中的悲痛,看着他的微博下面,一群的人都在高声的称赞他秀的一手好恩爱,说他才是真正的男人,随时随地护着自己的女人,一点儿委屈都不让受。

    ——多么的讽刺啊!

    曾几何时,这些都是属于自己的,现在,已经成为了别人的。不仅如此,还转移到了自己的对立面,炮火都指向了自己,多么的可笑!

    宋轻笑自嘲的笑了笑,深吸一口气,退出了微博,不想再看,每看一眼,她就感觉像是有人在她的脸上狠狠地抽了一巴掌,又疼又响!

    握起画笔,宋轻笑对着自己默默地念道:不要想,什么都不要想,就这样吧,事情总有过去的时候,我没有做过的事情,我不要道歉,我不能就这么轻易地认输,不可以,绝对不可以!

    正在闭着眼睛自我安慰的时候,突然听到楼下传来一声尖叫,随后便是萱萱愤怒的声音:“你们是谁,要干什么!”

    感觉到不对劲儿,宋轻笑连忙起身跑了出去,想要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

    到了楼梯边上,只能看见几个身影快速的从眼前跑过,冲出门就不见了踪影,而楼下,原本收拾的干净整洁,却像是被狂风入境扫荡一般,变得一边狼藉。

    各种文件书籍被丢的到处都是,休息区的沙发靠枕也都躺在了地上,灯光闪过,地上隐隐的发出一些光亮,应该是有杯子的碎片在其中……

    眼前的一切景象令宋轻笑无比惊讶,不知道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缓缓的走下楼,小纯和萱萱站在一起,都是一脸愤怒的样子。

    萱萱正拿着电话,嘴里愤怒的说个不停:“这群神经病!我要报警,私闯民宅,恶意搞破坏,等着被收拾吧!真是岂有此理!”

    “萱萱。”

    听到宋轻笑的声音,萱萱刚准备拨号的动作停了下来,扭头看着朝着两人走来的宋轻笑,瘪了瘪嘴,委屈的都要哭出来了:“笑笑姐,你可下来了!你看看这,简直是太过分了!”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我刚才在楼上就听到了你的尖叫声,出来之后屋子就成了这个样子。”

    她皱着眉头,“刚才跑出去的是什么人?”

    “是……”

    踟蹰了片刻,萱萱咬着牙告诉她:“应该是郑婉儿的粉丝。”

    闻言宋轻笑有些愣,没怎么反应过来:“她的粉丝?”

    “对,应该是。”

    点了点头,萱萱一脸的义愤填膺,十分的愤怒,“刚才我和小纯正在忙着,突然进来几个女孩,看起来十七八岁的样子,进来之后就问,是不是宋轻笑的工作室,我们两个不知道她们要干什么,就告诉说是,然后问她们想要干什么。她们说,想要设计一套演出服,过几天学校有演出,想要看看能不能有合适的。我一听就没有想太多,和为首的那个女孩聊了一下,没有注意到剩下的几个人悄悄地分散开。然后……突然之间,她们就像是疯了一样,看到什么都丢到地上,一开始我们两个都还没有反应过来,直到一个杯子砸到了脚边,然后我们站起来想要制止,她们扔下一句什么‘这就是你故意欺负人的下场,让你们也尝尝被捉弄的滋味’之后,级就匆匆的跑了。再然后,就是你看到的这个样子了。”

    将事情的大致经过讲了一遍之后,萱萱更加的生气,握着手机的手都在微微的颤抖,一副怒不可遏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