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三十八章 赔偿?道歉?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怎么回事,怎么会是这样,他们为什么都不相信我,他们知道事情的真相吗?”

    “你还不知道,你发完微博没有多久,郑婉儿的工作室又发了一条微博,而且还将已经断了肩带的礼服拍了下来,公之于众,上面的照片看上去,确实是像缝制的时候没有严格的走线,线头脱落,导致的意外。”

    小纯的语气依旧是不急不缓,但是她的表情看上去,却又是和淡定不符,十分的愤怒,“而且他们还说,会就这件事情提出赔偿,并且要你当众道歉,否则的话,后果自己承担。”

    闻言,宋轻笑更加的震怒,双手紧握成拳,难以想象,这样的事情竟然发生在了自己的身上。

    赔偿?道歉?

    若是真的和她有关,那么她心甘情愿的承担后果,毕竟是她的失误。

    可是现在她非常的确定,这件事情和她无关,当初检查的时候,肩带的地方还是特意的检查过的地方,绝对没有任何的问题,可是现在……

    “郑婉儿是不是故意的?”

    一句话,引起了其余两人的注意,宋轻笑看着她们疑惑的眼神儿,咬紧了下唇,随后缓缓的说道:“当初她找我设计晚礼服,是不是根本就是一个圈套,为的就是让我身败名裂。”

    这样的想法……

    萱萱和小纯对视了一眼,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诧异,还有……隐隐的赞同。

    只是——

    “如果她真的是为了陷害你,但是她也为此出了好大的丑,是不是有些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意味?感觉有些得不偿失啊。”

    “我也只是猜测,并不是十分的确定。”揉了揉眉角,宋轻笑只觉得头疼的厉害。

    这件事情发生的实在是太突然了,令她完全措手不及,根本就没有想到该如何应对。

    现在想一想,那条微博自己发的就有些太冲动了,当时若是能够好好地静下心来冷静冷静,不这么冲动易怒的话,现在事情也不会闹到眼下这一步吧?

    长叹了口气,宋轻笑揉着额头,有些有气无力的说道:“你们先忙着,那些事情暂时都不用管,撤单就撤单,他们不相信咱们,总还有相信咱们的,先把手头的处理着吧。我回办公室了,有什么事再通知我。”

    “好。”两人齐齐的点了点头,目送着她走上楼,对视一眼,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相似的无奈的神情。

    这次的事情,还真的是令人有些难以承受了。

    回到办公室,宋轻笑坐在椅子上,看着电脑静静地发呆。

    呆了一会儿,她拿起手机,习惯性的想要找欧珊珊寻求帮助。

    可是号码都已经按出去一半了,宋轻笑才想起来,欧珊珊并不在国内,她告诉自己,要趁着安德烈难得的休假时间,一家人出去好好地玩一玩,昨天还给自己发了他们的照片,玩的很是开心。

    人在国外,就算是知道了这件事情,也是鞭长莫及,况且……

    “我不能一遇到问题就去找别人帮忙,这是我的事情,我有能力和责任处理好。”

    想到这里,宋轻笑放下手机,又找出了当时典礼上面的视频,还有郑婉儿的工作室发出来的照片,一点一点的仔细的观察,想要找出一些蛛丝马迹,来证明自己是无辜的,这件事情不是自己的责任。

    在她费劲的想要洗脱冤屈的同时,傅槿宴也正在听着陈盛向自己报备事情的发展:“……现在宋轻笑已经被推上了风口浪尖,郑婉儿和她的公关团队买通了媒体,控制着舆论,将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宋轻笑,势必要逼着她道歉承认错误才有可能罢休。”

    闻言,傅槿宴冷哼一声,微垂着眼眸,长长的睫毛遮下来,挡住了他的眼中的神情。

    沉默了半晌之后,才听到他低沉的声音再次响起:“这件事情继续追查,注意不要打草惊蛇,对外也要保持沉默,什么都不要说。”

    “好的,总裁。”

    陈盛离开之后,办公室里面只剩下傅槿宴一个人,他对着电脑,看着上面的有关昨天的事情的报道,眼眸中闪过了一抹深思。

    这个时候,放在办公桌上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傅槿宴拿起来看了看,看到上面显示的郑婉儿的名字,皱了皱眉,不情不愿的接了起来:“什么事?”

    听着他有些冷漠的声音,郑婉儿到了嘴边的话突然就有些说不出来了,抿了抿唇,小心翼翼的问道:“槿宴,是不是我……打扰到你了?”

    “我正在忙,”傅槿宴睁着眼睛说瞎话,“你有什么事,快点儿说,我这边事情还有很多,没有太多的空闲时间。”

    闻言,郑婉儿有些委屈,觉得自己在他的心里的地位有些低,但是转念一想,他一直以来都将重心放在工作上,现在这个态度,也是正常的现象,况且男人专注于事业,最有魅力。

    如此想着,她的心情瞬间又多云转晴,好了不少。

    “其实也没有什么,就是昨天晚上的事情,闹得我心情实在是糟糕透了,出了这样的事情,我丢脸丢大了,现在都不敢出门,生怕被人指指点点,实在是太难堪了。”

    傅槿宴听着她委屈兮兮的声音,微眯着眼睛,声音听不出什么情绪来:“这件事情我也知道了,昨天晚上委屈你了。”

    得到他的一句安慰,郑婉儿更加的开心,也无形中增添了一些信心,继续说道:“我这些年一直谨言慎行,从来都不敢出什么事情,就怕被人抓到把柄,到时候就是一阵黑,但是这段时间的种种事情,让我真的是感到心力交瘁,昨晚上的事情,更是差点儿将我弄得崩溃。我出道这么多年来,什么时候靠着要靠这种丑闻博眼球,简直就是对我的侮辱,可是我又不知道该怎么办,真的是太委屈了。”

    说到最后的时候,她的声音中已经带上了隐隐哽咽的声音,听起来,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