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举着灯牌迎接你怎么样?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看着她笑的一副幸灾乐祸,后槽牙都要漏出来的模样,宋清蓝深吸一口气,考虑着要不要让人将她赶出去。

    实在是太气人了!

    这个时候,佣人走过来,微垂着头,语气恭敬:“太太,宋小姐,午饭已经准备好了,可以准备就餐了。”

    听到要开饭了,宋清蓝暂时忍住自己的洪荒之力,缓缓的站起身来,看着还在捂着肚子笑的呲牙列嘴的某人,没好气的哼了一声:“笑笑笑,知道你名字里面带着笑字,但是用不用这么疯癫,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抽了羊癫疯。准备吃饭了,你要是不饿呢,就在那继续笑吧,我可不管你了。”

    不让吃饭怎么行呢,宋轻笑连忙从沙发上爬了起来,揉了揉笑的有些僵硬的脸,小跑过去,挽住她的手臂一阵撒娇:“哎呀,姐,我就是觉得小宝宝太可爱了嘛,所以就高兴得忍不住了,但是你要相信我,我还是爱你的。”

    “谢谢你的爱,但是我能拒绝吗?”

    “不能。”

    于是,宋清蓝一脸冷漠,懒得再看她。

    两人坐在餐桌旁吃着饭,偶尔说两句话,显得不是那么的冷清。

    吃过饭后,休息了没一会儿,宋轻笑觉得自己也该离开了,医院去过了,自己要是再荒废下去,任务又要堆积了。

    想到这里她刚想要说话,就看到原本是靠在沙发上的宋清蓝猛地一下子坐直身体,脸色一变,然后捂着嘴,“噌”的一下子就站了起来,急急忙忙的跑进了卫生间里面。

    见状宋轻笑担心不已,连忙跟上去看了看,正巧佣人也听到声响,赶了过来。

    走近了就听到了宋清蓝呕吐的声音,声音十分的猛烈,痛苦,听着就觉得十分的难受了。

    联想到自己当初怀着傅孟辰的时候,似乎都没有这么的痛苦,宋轻笑不由得心疼不已,连忙走进去,不在意周围弥漫着酸臭的味道,轻轻地拍打着她的脊背,让她能够好受一些。

    直到已经吐得胃里面空空如也了,宋清蓝才算是停了下来,然后接过佣人递过来的水杯,漱了漱口,又被她搀扶着,到洗漱台清洗了一下嘴角沾着的污渍。

    走出去的时候,整个人都是软绵绵的,再也没有了刚才的活力和犀利,就像是完全的变了一个人一样。

    宋轻笑和佣人一边一个搀扶着她,将她送回了房间里面,躺在床上,盖好被子。

    “果然啊,你这一次折腾,整个人都要虚脱了。”

    “所以你明白我的郁闷了吧。”宋清蓝尤其无力的说道,“这个小坏蛋,每次都是在我吃饱喝足之后折腾我,折腾完了,他老实了,我也没力气了,两败俱伤吗?”

    闻言,宋轻笑哭笑不得,又给她掖了掖被角,笑着说道:“好了,再怎么样,也是你的宝贝,好好养着吧,等到生出来之后,再跟他算账。你休息一下吧,我也回去了,以后有时间再来看你。”

    “好,那你路上小心。”

    点了点头,宋轻笑转身朝外走,临关门的时候,听到宋清蓝的手机响了,随即一个委委屈屈,软糯温柔的声音在背后响起:“老公……”

    听到这个声音,宋轻笑顿时打了一个冷战。

    这个女人!对着自己的时候怎么就没有这么温柔过,不是冷嘲就是热讽,真的很太过分了。

    塑料姐妹情,分分钟破裂!

    开车回到工作室,和依旧安心工作的两人打了声招呼之后,宋轻笑就回了楼上办公室,准备开始奋斗。

    画图画到一半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打断了她的思路。

    皱着眉放下画笔,宋轻笑拿起手机,看着上面显示的“韩潮”的名字,接了起来:“你最好是有要紧的事情,要知道打断我的思路是要挨揍的!”

    没想到电话刚一接通,就是这么大的火气,韩潮愣了一下,随即才有些委屈的开了口:“我不是故意要打断你的,只是……你今天不来机场送我吗?”

    “送你?”

    想了想,宋轻笑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来,今天貌似是韩潮飞洛杉矶的时间,现在……

    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再估算一下时间,宋轻笑顿时笑的十分的尴尬,外加心虚:“那个,不好意思,我,我给忘了。但是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上午的时候陪着我姐去医院产检了,我也才刚回来,时间貌似已经来不及了吧。”

    “嗯,还有半个小时我就上飞机了,你就是飞也赶不上了。”韩潮的语气听起来有些淡淡的,带着浓浓的失落。

    闻言,宋轻笑更加的愧疚,握着手机,小心翼翼的道歉:“真是不好意思啊,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不要生气啊,这样好不好,等你回来的时候,我一定去机场接你,像你的那群粉丝一样,举着灯牌迎接你,怎么样?”

    韩潮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顿时心情好了不少:“那就这么说定了,到时候你要是还忘了,我就,我就……”

    想要怎么样,他却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生气?冷战?不理她?自己怎么舍得啊!

    感觉自己这辈子就是栽倒了她的手里,再也没有挣脱的余地了,但是……甘之如饴。

    “说定了说定了,这一次我绝对不会再忘记了,马上就记下来,随时随地的提醒我。”

    一边说着,宋轻笑一边在电脑上噼里啪啦的敲着,记下了这一重要的事情,设好了提醒的时间。

    韩潮也听出来她在干什么,顿时心情大好,笑着又和她调侃了几句,这才恋恋不舍的挂断了电话。

    放下手机,宋轻笑才捂着胸口,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这种像是上课开小差,结果被老师抓住的紧张感是怎么回事?

    不去送能怎么样!

    不过宋轻笑现在才反应过来,却是已经有些晚了,只能苦笑着摇了摇头,重新拿起画笔,接着自己刚刚被打断的思绪,继续奋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