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三十二章 就当我们之间没爱过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没错,就是你想的傅槿宴。”轻哼一声,宋清蓝摆弄着手指,漫不经心的说道,“当时他就站在门口,一直守在那里,若不是韩风不小心看到了,恐怕也不知道他天天都来,对了,你每天收到的那一束鲜花,也是他送的,这些你都不知道吧?”

    “不,不知道……”

    缓缓的摇了摇头,宋轻笑的表情看起来有些怔然,显然是没有想到,居然会是他。

    当时收到鲜花的时候,她不是没有猜想过,会不会是傅槿宴送的,但是念头刚一升起来,就被她否决了。两人之间已经无话可说,势如水火,他又怎么会送自己鲜花呢。

    但是现在,宋清蓝却告诉她,就是她当初猜想的那样,顿时她的心中疑惑布满,难以解惑,不明白他这么做是为了什么。

    那个时候,他正和郑婉儿打的火热,感情好的不得了——现在似乎感情也还是不错。

    “我就知道你不知道,不然的话,依着你那个小暴脾气,那些花早就被你丢出去了,怎么可能还好好的摆在那里。”

    撇了撇嘴,宋清蓝长叹了口气,语气突然变得有些无奈:“当时看到傅槿宴的时候,韩风也是惊讶,两个人走到一旁聊了聊,不过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傅槿宴在得知我怀孕的时候,表情变得很是不对劲,好像是心情瞬间就变得十分的沉郁,明显的是有心事,不过韩风也没有细问。这些都是后来韩风告诉我的,还叮嘱我,不要向你透露,但是我觉得吧,这种事情,总要说的清楚一些,就算是有仇怨和不满,也要掰哧的清楚一些,省得误会加深的更厉害,没有必要。所以你现在能告诉我,到底是因为什么吗?你放心好了,你不愿意,我不会透露出去。”

    宋轻笑微垂着头,表情看不太清,但是能够感觉的到,她的心情应该是不太好,整个人呈现出一种低气压来。

    沉默了半晌之后,她才缓缓的抬起头,眼眸中有着隐隐地泪水,脸色已经变得苍白,看上去无力又无助,异常的可怜。

    “你猜的没错,我们之间,确实是因为孩子的事情,我在离婚之前,怀孕了……”

    “但是那段时间我突发肠胃炎,去医院检查的时候没有发现怀孕的事情,开了很多的药,吃了很久,后来傅槿宴从医生那里得知了我怀孕的事情,并且说我的身体本来就很虚弱,再加上这次怀孕吃了药,孩子可能已经出了问题,就算是侥幸躲过了这些药,以我的身体,恐怕也撑不到生下孩子,要么是胎死腹中,要么是……一尸两命!”

    闻言,宋清蓝瞪大了眼睛,下意识的捂住了嘴,以免自己忍不住叫出声来。

    这个消息真的是太令人震惊了,她是真的没有想到,事情竟然……

    “得知这一消息之后,傅槿宴没有告诉我,偷偷地联系了医生,将我送进了手术室,做了流产手术,等我醒来的时候才知道,孩子已经没有了。”抽了抽鼻子,宋轻笑的眼角缓缓的流出眼泪,眼眸中浸满了悲伤,“我实在是接受不了这个事实,我知道他是为了我好,不像我难过,不想我受到伤害,可是他这样做,我更加的难过。那个孩子,我连感受他的机会都没有,就离我而去了。我真的很难释怀,深思熟虑之后,才会选择和他离婚,我不想以后再看到他的时候,想到的都是这件事情,我会崩溃的,长痛不如短痛。”

    伸手在脸上随意的抹了抹,她突然还有些庆幸,最近自己有些懒,出门都不化妆,不然的话,现在不一定要多难看,估计和鬼可以媲美了。

    宋清蓝听完事情的经过之后,就一直是沉默的状态,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好。

    这件事情真的是超出了她的想象范围,令她十分的措手不及。

    怪不得宋轻笑执意要离婚,还咬死了不肯说出实情,确实,这样的答案,实在是令人难以承受,打着保护的旗号,可是做出来的事情,却是将她伤的更深。

    傅槿宴……是不是脑子被门夹过?这么重要的事情,居然隐瞒不说,还自己擅作主张,要是换成是自己,不仅要离婚,估计打死他的心都有了。

    伸手抽出两张纸巾递了过去,宋清蓝手扶着头,越发的感到无奈,语气都没有一开始的时候冲了:“笑笑,我不知道事情竟然是这个样子……说实话,傅槿宴这件事情做的确实是有问题,我听了也生气,但是不能否认的是,他那颗维护你的心,不想你受伤害,却是真的。你们现在走到了今天这一步,我……我确实是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了。”

    “什么都不用说。”

    拿着纸巾擦干了眼泪,宋轻笑对着她摆了摆手,脸上的神情已经变得非常的淡定,若不是眼睛还是红红的,只怕都看不出来她刚刚还在哭。

    “我们已经离婚了,再多的事情也已经是昨日黄花,没有再提及的必要,况且他和郑婉儿感情正浓,我、我也有了韩潮,我们以后一别两宽,各自安好,就够了,其余的事情,我不想再提了,就当一切都没有发生过,就当我们之间……没爱过。”

    听着她强撑着坚强说出来的话,宋清蓝也是鼻子一酸,心潮澎湃,难以平复。

    曾经那么相爱的两个人,感情好的令人眼红,嫉妒不已,可是转眼间就已经劳燕分飞,彼此之间再无瓜葛。

    一句“没爱过”,说起来简单,但是其中的酸楚,又有谁能够知道呢?没有经历过的人,是感受不到那种滋味的。

    宋清蓝看着她,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伸手搭在她的肩膀上,轻抚着,柔声说道:“笑笑,无论什么时候,话都不要一下子说死,有些事情你也不知道未来究竟会怎么样,或许你现在还是放不下,可是再过一段时间呢,说不定你想起了当初你们甜蜜的过往,心中会更加的不舍得,到时候你就不会像是现在这样的肯定了。相信我,世事无绝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