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三十一章 难道是傅槿宴告诉的她?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看着她突然变得吞吞吐吐的模样,宋轻笑顿时好奇的不得了,眼珠一转,猜想了一个不得了的事情,凑到她的耳边悄声的嘀咕:“姐,是不是姐夫……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了?要是这样的话,那就不要客气了,打死他都算是轻的!”

    “……”翻了个白眼儿,宋清蓝一手按在她的脸上,将她的脑袋推向了一边,没好气的轻嗤一声,“净瞎扯,你姐夫什么样的人,你又不是没见过,谁对不起我,他都不可能对不起我。”

    闻言,宋轻笑撇了撇嘴,啧啧两声,感慨万分:“爱情使人盲目,爱情使人头晕眼花,爱情使人……”

    眼看着宋清蓝举起了手,表情充满了警告,她瞬间变了语气,笑的无比的谄媚:“爱情使人如花似玉。姐,我觉得你说的很对,姐夫对你,那可真的是没的说,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走哪都恨不得把你也揣在兜里,不离不弃的,这样的绝世好男人,世上可是不多了哟。”

    “说的像是有多稀缺一样。”

    轻哼一声,宋清蓝瞥了她一眼,意味深长的说道:“当初傅槿宴对你,和韩风对我的态度相比,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你有什么好感慨的呢。”

    提起傅槿宴,宋轻笑的表情僵了一下,脸色变得很是难看,不过很快她又迅速的调整过来,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可惜宋清蓝一直盯着她,自然将她的神情看的一清二楚,心中越发的肯定。

    “姐,不是有事情要问我吗,扯他干什么。他好与不好,我们都已经结束了,过去的事情没有再提起来的必要了,多没意思啊。”

    嘴上如此说着,可是宋轻笑的手却是握在一起,抓得紧紧的,显然没有表面上看上去那么冷静。

    见状,宋清蓝挑了挑眉,轻点着头说道:“可以。不过我接下来要问的事情,还是和他有关的,所以你还是忍耐一些吧,辛苦你了。”

    听到她这么说,宋轻笑突然有了一些预感,觉得自己能够大致猜到她要问什么了,顿时心里开始忐忑不安,下意识的张开口想要拒绝,但却还是没有赶上她的速度。

    “你和傅槿宴离婚,是不是和孩子的事情有关?”

    没想到她真的问的是这个问题,宋轻笑心中赫然掀起了滔天巨浪,难以平复。

    这种感觉,就像是自己将一个秘密深深地埋在了地底下,以为能够避开所有人的注意,结果盖上土之后才发现,埋着的东西已经被人从另一个方向挖了出来,完全没有藏住。

    咬紧了牙关,双手握的更加的紧,指关节都纠结成了白玉小结一样,泛着苍白的颜色。

    她的心中,忐忑不安。

    宋清蓝看到她现在的表情,越发的确定自己的猜想,顿时冷下了眉眼,语气冷凝严肃:“还真的是和孩子有关?到底是怎么回事?肯定不是和辰辰有关对不对?虽然之前网上有人爆料,说什么他不是傅槿宴的儿子,但是这么多年,我可是亲眼看着的,他长得和傅槿宴简直是一模一样,要说他们不是亲父子,我……我把你脑袋揪下来给他们当球踢!”

    “……”

    原本宋轻笑还是心慌意乱,难以平静的状态,结果被她这句话逗得忍不住笑了出来,“凭什么揪我的脑袋,你自己立的fg,你自己担着,别扯上我,我还想好好的多活几年呢。”

    “哎呀,这种事情不用在意。”摆了摆手,宋清蓝瞬间又转回了一开始的质问模式,“你们两个现在只有辰辰一个孩子,不关他的事情,那就是……还有另外的孩子是不是!但是这个孩子,应该是已经不在了,是不是?”

    说话间,她的眼睛已经转移到了宋轻笑的小腹,那里平坦如初,不像是怀了孕的样子。

    细算起来,他们离婚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要是真的怀了身孕,现在肚子已经开始显怀了,可是看她的样子,完全刨除了这个可能。

    宋轻笑从来都不知道,宋清蓝的推理能力居然能这么强,三言两语的,就已经要逼近事情的真相了,这使得她心中越发的惶恐,焦躁不安。

    见她一直是皱着眉咬着唇,却是什么都不说,宋清蓝也不由得皱起了眉,声音渐渐地冷了下来:“问你话,是与不是,你倒是有个反应啊,一句话都不说,你是准备急死我吗?”

    “我……”

    因着小时候两人的关系并不是很好,所以对于宋清蓝,宋轻笑还是有些怕的,此时看着她冷着一张脸,神情不悦的样子,心里越发的紧张,低着头不敢看她,小声的嘀咕了两句,“你,你为什么突然要这么问我,是,是谁跟你说了什么吗?”

    毕竟这件事情知情的只有他们两个,除此之外,再没有其他人,宋清蓝这么问,一定是知道了什么。

    难道是……傅槿宴告诉的她?

    想了想,宋轻笑又觉得不太可能,毕竟这种事情,无缘无故的,为什么会告诉别人,难道还不觉得丢人吗?巴不得避开的一件事,怎么会巴巴的上赶着告诉别人。

    要是宋清蓝逼问出来的,那也不太有可能,因着当年的种种事情,傅槿宴对她的态度一直都是不冷不热,虽然已经不会那么的唯恐避之不急,但是终究也是亲近不起来,这样的情况下,能够逼问出来,那才是活见了鬼了。

    所以到底是怎么回事,是发生了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情吗?

    下一秒,宋清蓝就解开了她的疑惑:“确实是有人告诉了我什么,不过不是你想的傅槿宴。”

    多年的相处,使得她一眼就看出来,宋轻笑心里在想什么。

    “还记得前不久你住院,我和韩风正好也在医院,去看你的事情吗?”

    宋轻笑想了想,点了点头,那一次,他们会知道自己住院,还是自己为了保全小命,特意找的他们来救场的,当然不会忘记。

    “那天韩风送苏姨离开,回来的时候,在病房门口见到了一个人,你猜,是谁?”

    在门口……还没有进来……并且是自己熟悉的人……

    想到了一种可能,宋轻笑顿时瞪大了眼睛,眼眸里面写满了难以置信。

    怎么会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