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三十章 新欢旧爱齐聚一堂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昨天晚上自己和韩潮被偷拍的事情她是知道,会被爆出来也是早就预料到的,只不过她没有想到的是,上新闻不止他们两个,还有……傅槿宴和郑婉儿。

    新闻上的照片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偷拍的,有他们分别进入餐厅的照片,还有他们在门口相遇的照片,以及到最后两两结伴离开的照片,非常的全了。

    内容也是十分的直白,根本就没有什么掩饰,直言傅槿宴和郑婉儿已经和好如初,亲密有加,相约吃完饭,结果却遇到了韩潮和宋轻笑,前夫前妻相见,分外眼红。

    偷拍的那个人很有本事,将宋轻笑当时嫌弃郑婉儿的表情照的十分清晰,在不知道实际情况的下,很容易让人误解。

    宋轻笑往下翻了翻评论,顿时心中泪如雨下,该来的还是会来的。

    “傅槿宴和郑婉儿和好了?这是什么骚操作,为什么我看不懂了呢?”

    “当初杀青的时候打脸那么厉害,现在才过了多久又和好了?郑婉儿不是影后吗?怎么变得这么的卑微了?受不了,取关了。”

    “容我阴谋论一下,其实当初的打脸事件只是为了炒作,毕竟郑婉儿的戏刚刚杀青,需要一定的热度,现在炒的差不多了,他们也就顺理成章的又和好了?感觉我分析的挺对的,请掌声鼓励。”

    “你们都没有人关注宋轻笑和韩潮吗?照片上两个人可是甜蜜的不行,隔着屏幕我都能嗅到恋爱的酸臭味。博主,我吃你家小鱼干了,大早上的你给我们看这个。”

    “宋轻笑的表情真的是……e,好歹也是个公众人物,就不能收敛一下自己的情绪吗?”

    “感觉已经看到了宋轻笑呼之欲出的p了,这样没有素质的人,广电都不管管的吗?”

    “楼上,宋轻笑不是明星,总菊管不了她。”

    “好奇傅槿宴看到宋轻笑的时候是什么感觉?”

    ……

    看着像是潮水一样对自己的嘲讽,宋轻笑已经是欲哭无泪,心中确实是有一万句p,但是却说不出口。

    哭丧着脸将手机递了回去,她瘪着嘴,感觉自己比窦娥还要冤。

    不过就是吃个饭,居然还被拉上了头条,这曝光率也真的是没谁了。

    宋清蓝接过手机,随便的看了几眼,锁上手机,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憋屈的样子,“新欢旧爱欢聚一堂,感觉怎么样啊,是不是特别的酸爽?”

    “老刺激了。”宋轻笑咬牙切齿的挤出几个字,脸上表情纠结得像是一朵盛开的菊花一样。

    闻言,宋清蓝嗤笑一声,扬了扬下巴,示意她,“先开车回去,到了家之后我们在好好地聊一聊这件事情,没办法,我实在是太好奇了,你们四个聚在一起的场景,那还不得是天雷勾动地火一样的波涛汹涌。真遗憾当时我怎么就没在现场呢。”

    说着,还很是可惜的摇了摇头,脸上布满了惋惜。

    宋轻笑正在发动车子,听到她的话,冷笑一声,没好气的说道:“你要是去了,再带上姐夫,那就真的是欢聚一堂了,到时候和姐夫好好地讲一讲当初你为傅槿宴做过的疯狂的事情。”

    “有必要这么狠吗?”宋清蓝皱起了眉。

    “互相伤害嘛,玩的就是刺激。”耸了耸肩,宋轻笑一脸的挑衅。

    见状,宋清蓝又好气又好笑,伸手点了点她的头,笑骂道:“你就嘚瑟吧,赶紧开车,我都饿了……不对,是你外甥都饿了,你忍心看着他这么小就挨饿吗?”

    “那我肯定是不忍心。”宋轻笑轻哼一声,“可怜我的小外甥,怎么就成了你的孩子,也是可怜,等到他出生,我一定要对他特别好,弥补他的缺憾。”

    “……”深吸一口气,宋清蓝皮笑肉不笑的从牙缝里面挤出来一句话,“想要挨揍就直说,别拐弯抹角的。”

    回应她的是宋轻笑伸过来的一个鬼脸。

    车子在路上平缓的行驶着,拐过几个弯之后,终于回到了家里。

    进到屋子里面,两姐妹坐在沙发上,佣人已经端上了鲜榨的果汁,一杯加冰,一杯不加冰,分的清清楚楚的。

    喝了一大口之后,宋轻笑很是舒爽的长舒了一口气,就差点儿吼出来一个“爽”了,不过考虑到自己岌岌可危的形象,她还是拼命地忍住了。

    “姐夫什么时候回来?”

    “估计要晚上了。”叹了口气,宋清蓝表情有些无奈,“这一次出差,他差点儿就不想去了,就为了陪着我产检,但是这个会议没有他又不行,我好说歹说劝了好久,才不情不愿的去了,真的是愁死我了。”

    宋轻笑听了,嘴角止不住的抽搐,呵呵冷笑了两声,表示了自己的嫌弃:“对着我还要秀恩爱,你真的是越来越没有人性了。”

    “有恩爱才能秀,没有恩爱,你让我秀我也没有什么可秀的啊。”宋清蓝耸了耸肩,语气很是无奈,但是脸上的表情却和她所表达的不是一个意思。

    见状,宋轻笑认真的考虑了一下,以后有没有必要和她一刀两断,老死不相往来。

    简直太过分了!

    轻哼一声,宋轻笑背靠着沙发,悠哉的喝着果汁,决定再也不和她进行这种没有营养的交流了。

    只是她不想进行,宋清蓝却没有打算就这么放过他。

    毕竟有些事情,她知道了一些相关的内容,若是不问个明白,她心里总是不得劲儿。

    即使韩风已经跟她说过,不要太详细的追究,但她还是不想继续忍下去了。

    沉吟片刻,宋清蓝轻咳一声,缓声问道:“笑笑,有件事情我一直想不明白,你能告诉我实情吗?”

    “什么事情啊?”

    “就是……”咬了咬唇,宋清蓝却是有些犹豫了。

    若是自己的猜想是对的,那么接下来的话,对于宋轻笑来说,可能就是一个严重的刺激,或许会将她好不容易调养愈合的伤口,再一次揭开。

    但是有些事情,若是一直糊里糊涂,不明真相,那么后面更加的难过。

    所以虽然很残忍,但是若是能够弄清楚一切,将事情说明白,或许就不会感到那么的难过了。

    有些事情,总是要找个机会放肆的倾诉过之后,才能够解开心结,或许难以释怀,但是终究是能够有所缓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