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 和鬼片也差不多了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听着她阴阳怪气的语气,宋清蓝感到又好气又好笑,啐了她一口,笑骂道:“你少在那里和我耍嘴皮子。我今天找你,是要让你陪我去产检,你姐夫出差了,现在不在家。”

    听说是要去产检,宋轻笑也不矫情了,连忙问道:“这个事情啊,那我必须得去了,不能让你一个孕妇孤苦伶仃的医院里面,那样实在是太可怜了,我也不忍心啊。”

    “你是不是更年期提前了,还是内分泌失调了,怎么废话这么多?”对于她的插科打诨,宋清蓝丝毫不买账,语气不善,“你现在赶紧来我家里来接我,然后去医院,趁着时间还早。”

    “好好好,我现在就开车过去,你耐心的等一等我哦。”

    挂断电话之后,宋轻笑嫌弃的撇了撇嘴,在那里碎碎念:“真是的,这是求人办事的态度吗?要不是我脾气好,分分钟就炸毛给你看信不信?就知道欺负天真善良又柔弱的我,真的是太没有人性了。”

    抱怨归抱怨,脚下的速度却是丝毫都没有耽误,出门嘱咐了萱萱和小纯之后,连忙开车就赶了过去。

    到了韩风家中,接上宋清蓝,又一路风驰电掣的奔去了医院。

    因为是一早就已经预约好的,所以不需要再去排队等着叫号,省去了很多的时间。

    看着宋清蓝躺在床上,上衣掀开,露出已经有了些许弧度的肚子,宋轻笑没忍住手痒痒,伸出手指轻轻地点了一下。

    不是很软,有一点儿硬,和自己当初怀着傅孟辰的时候的触感差不多。

    看着医生抹了一些东西在她的肚子上,宋轻笑连忙掏出手机,一边录像,一边笑嘻嘻的说道:“为了弥补姐夫不能陪着你来的遗憾,我把这个场景录下来,给他发过去,他一定会非常的感谢我吧?”

    躺在床上的宋清蓝用一个白眼儿表示了自己的想法。

    录完之后,宋轻笑直接就给韩风发了过去。只是屋子里面信号不太好,她知会了一声,跑出去找了个信号的强的地方,将视频发了过去。

    返回去的时候,身边走过一对年轻的情侣,女孩子面色苍白,没有一丝的血色,而她身旁的男孩则是一脸的不耐烦,嘴里嘟嘟囔囔的说个没完:“不就是做个流产手术吗?至于这么夸张吗,就不能走的快一点儿?你知不知道,为了陪你来医院,我连和兄弟开黑都推后了,你还在这里矫情。当初让你吃药你不听,现在的罪不都是你自找的,还浪费我的钱……”

    彼此之间擦肩而过,宋轻笑回过头,看着他们渐行渐远的背影,握着手机的手越发的用力。

    凭什么这些男人就能够这么坦然的对待流产的事情,觉得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真的是……垃圾!

    咬紧了牙,忍住了想要冲过去,将那个男孩子暴打一顿的冲动,宋轻笑扭过头来,连忙快步走回了彩超室。

    进去的时候,检查已经结束了,宋清蓝正在擦拭着肚子,见到她进来,理所当然的将纸巾递了过去。

    宋轻笑也没有拒绝,仔仔细细的擦干净,又将衣服为她盖好,这才扶着她坐起来,听着医生的悉心的叮嘱,牢牢地记了下来。

    回去的路上,宋清蓝偏过头看了看她,突然问道:“怎么感觉你心情不好?刚才出去的时候遇到什么事了吗?”

    愣了一下,宋轻笑咬着唇,也没有隐瞒,将自己在走廊上遇到的事情大致的说了一遍,随后又气愤不已的吐槽:“你说现在的人怎么都是这种心态,想要爽,又不想负责,天下的好处都让他一个人占去了?正常人都知道,避孕药总吃对身体不好,那个人居然还能这么坦然的说出那样的话,要不是我打不过他,当时我就踹他了。”

    闻言,宋清蓝挑了挑眉,语气淡淡:“这种事情确实是挺让人生气的,但是我觉得,那个女孩子也有问题。既然知道会怀孕,又不愿意吃药,为什么不拒绝呢?只要不发生关系,她还能自己平白变出一个孩子出来?所以啊,这样的事情,都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说不出来谁对谁错,当然了,显然是那个男孩错的更多一些,不过也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

    宋轻笑听了,皱着眉头深思片刻,缓缓点了点头:“你说的也有道理,不愿意拒绝了不就好了嘛,女孩子一定不能爱的太卑微了,这样容易被轻视,容易被糟践,喜欢可以,但是绝对不能让男人占据自己的全部生活。”

    “说起来简单,做起来难。”叹了口气,宋清蓝语气幽幽,“想当初我迷恋傅槿宴的时候,不也是如此吗,太喜欢一个人,就会迷失自己,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熟悉的名字乍然出现,宋轻笑抿了抿唇,没有再说话,继续专心致志的开着车,毕竟身旁坐的可是一个孕妇,珍贵程度不亚于国宝大熊猫,要是出了什么事,自己就可以以死谢罪了。

    宋清蓝坐着无聊,掏出手机随意的看了看,当看到一个标题的时候,一下子没忍住,“这特么的是怎么回事”若口而出。

    这一声不要紧,宋轻笑本来就是高度紧张的状态,吓得一脚刹车狠狠地踩到底,车子发出一声刺耳的声音,随即狠狠地停在了路边。

    幸好有安全带拦着,不然她们两个都要和挡风玻璃来一次亲密接触了。

    “笑笑,你干什么,要谋杀吗?”宋清蓝瞪大了眼睛,捂着胸口惊魂未定。

    宋轻笑一脸的愧疚,摆着手道歉;“我不是故意的……主要是你刚才那一嗓子,太吓人了,我没反应过来。不过你刚才叫什么,看见鬼片了?”

    “没有,但是……”轻嗤一声,宋清蓝的脸上带着意味不明的表情,“和鬼片也差不多了,你自己看吧。”

    说着,将手机递到了她的面前。

    宋轻笑不明所以,接过来看了看,一下子就皱紧了眉,表情十分的不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