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八章 还请你们配合一下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看着他眼中的神情,傅军安轻哼一声,偏过头去。

    果然,臭小子,我就知道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居然还在你爸面前玩心眼儿!也不知道是瞧不起谁。

    何秀雅还没有明白过来,恍惚的看着他们两个,神情不解:“你们……说的是什么意思。”

    “妈。”傅槿宴唤了一声,将她的注意力转移到自己这边,低声的说道,“您放心好了,在我的心里,妻子这个位置,除了笑笑,不会再有别人的,就算我门已经离婚了,但是我也会想办法将她挽回来。”

    闻言,何秀雅眨了眨眼,慢慢的消化了他的话的意思,顿时明白过来。

    只是脸上的惊喜还没来得及绽放的时候,就听到一旁的傅军安凉飕飕的语气响起,带着明显的嘲讽:“你现在在这里说的倒是轻巧,好像一切都尽在你的掌握之中,殊不知变故多的你措手不及。据我所知,笑笑现在可是已经有了男朋友,感情好得很,你觉得你还有多少的把握呢?”

    “百分之百的把握。”

    傅槿宴好不谦虚的说道,眼眸中满是自信的光芒,“她若是真的对韩潮有意,早就动了心,也不至于到了今天,他们之间是怎么回事,我心里早就明白,韩潮我当初没有放在眼里,现在依旧不会放在眼里,只不过我不想太冲动,以免让笑笑更加的反感,将她推得更远,有些事情,只有好好地谋划一下,实施起来才能更加的有把握。”

    听到他这么说,二老对视一眼,此时眼中都是无奈,无话可说。

    儿子有自信是好事,但是在这样的事情还这么的自信,还要玩心眼儿,真的是……

    “你这么有把握,但是小心别到时候玩脱了,哭都没有地方哭去。”

    “不会,笑笑是我的妻子,她什么性格我心知肚明,所以绝对不会打没有把握的仗。您二位就放心好了。”

    傅军安瞪了他一眼,依旧是没什么好气:“反正这是你们的事情,我们不管了,也没有那个精力管。不过既然现在笑笑不在,你又要顾着公司,还要带着辰辰,是不是忙不开?这样吧,辰辰我和你妈带回去,先替你照顾一段时间,等到你最后将人带回来了,我们再把辰辰送回来。你们大人之间的事情,不要影响到孩子。”

    傅槿宴认真的思考了一下这个建议,缓缓的点了点头。

    确实,这段时间,公司里面的事情一大堆,他还要和郑婉儿纠缠,还要随时打探宋轻笑的动态,再照顾傅孟辰,已经是精疲力尽,有些力不从心了。所以这个建议,他还是很赞同的。

    “那好,那辰辰这段时间,就劳烦你们照顾了,我会尽快的解决我这边的事情。”

    “希望你说到做好。”

    看着两父子之间的“斗争”,何秀雅哭笑不得,站起身来,有些无奈的说道:“行了,你们两个继续吵吧,我上楼去看看辰辰,顺便将他的东西也收拾一下,既然是要住一段时间,要拿的东西也少不了。”

    说着转身走上了楼梯,留下他们父子二人大眼瞪小眼,谁也不说话。

    不久之后,一阵脚步声在身后响起,傅槿宴回过头看去,傅孟辰背着自己的书包,身后的何秀雅和冯妈一人拿着一个行李箱,正缓缓的走下来。

    他连忙站起来,快步走过去,将行李箱接过来,一手一个,轻轻松松的放在了玄关处。

    “老头子,时间也不早了,我们先回去吧,让槿宴好好地休息休息。”

    闻言,傅军安“嗯”了一声,缓缓的站了起来。

    傅槿宴将他们送到门口,蹲在傅孟辰的面前,摸了摸他的头顶,声音温柔:“辰辰,这段时间去爷爷奶奶那里住,一定要乖乖的,好好听话,不要惹他们生气,知道吗?”

    “知道。”用力的点了点头,傅孟辰看着他,十分认真的说道,“粑粑,刚才奶奶跟我说,我不在家的这段时间,你要去把麻麻接回来,是不是?”

    “没错。”

    “那粑粑你一定要加油!”傅孟辰举起手,给他加油打气,又凑到他的耳边,悄悄地说,“其实麻麻很好哄的,你给她买些好吃的就可以了,麻麻就会原谅你了。”

    傅槿宴被他的童言童语逗得忍俊不禁,点了点头,笑着应了下来:“好,到时候爸爸试试。好了,上车吧,乖。”

    说完,又揉了揉他的小脑袋,将他送到车上坐好。

    转过身来看着还没有坐上车的二老,傅槿宴踟蹰了一番,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爸妈,有件事情还请你们配合一下,我现在不允许笑笑看望辰辰,所以……”

    两人瞬间明白过来他的意思,抽了抽嘴角,表情一致的写满了无奈。

    “拿个孩子威胁自己的老婆,傅槿宴,我还真是小瞧你厚颜无耻的程度了啊。”傅军安气的不行。

    这一次,何秀雅也不想帮他辩解了,身为母亲,她自然知道骨肉分离的痛苦,没想到自己的儿子竟然也……真是没眼看他!

    傅槿宴自知理亏,垂着头没有说话,一副低头认错的模样。

    见状,二老反倒不好意思说什么了,摇了摇头,没再搭理他,转身上了车,方向盘一打,车子渐渐地驶离别墅,消失在夜色中。

    傅槿宴静静的看着车子驶去的方向,闭上眼睛长叹了一口气,脸上荡起了苦笑。

    这一桩桩一件件的事情,确实是令人无法容忍,就连身为当事人的他,也是如此。

    苦笑一声,傅槿宴转身回了别墅里面。

    偌大的别墅,少了傅孟辰之后,显得越发的冷清。

    傅槿宴进到书房里面,打开电脑,继续处理公务。

    只有将注意力都投入到工作当中,才能抵御那阵阵袭来的寂寞和空虚。

    接到宋清蓝的电话的时候,宋轻笑还在一堆设计图里面苦苦挣扎,感觉自己分分钟就有要窒息的感觉。

    “喂,姐,怎么想到给我打电话了?”

    “当然是有事找你,不然谁会闲的无聊的给你打电话。”电话那头的宋清蓝依旧是傲娇的姿态,一句话差点儿把她给噎死。

    闻言,宋轻笑忍住了想要翻白眼儿的冲动,没好气的说道:“这样啊?那不好意思,我现在忙的很,忙的要死,没时间帮你解决任何事情,真是非常抱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