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七章 那个郑婉儿,我是真的喜欢不起来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当初沈心愿因为不能生育,和霍子桦离了婚之后,心灰意冷,毅然决然的出了国,傅思因为担心她的安全,和沈建北商量了一番之后,一家人直接都移了民。

    国外不比在国内,想要见上一面也不是那么的容易,这一次,二老难得的想要出去旅游一番,散散心,顺道就去看了自己女儿一家,结果却在沈心愿的口中得知了这件事情。

    沈心愿还是对宋轻笑颇有怨言,所以转述这件事的时候,幸灾乐祸的情绪居多。

    当时二老已经被这个消息镇住了,对于她的行为,也就没有多余的精力去注意。

    说到他说要将家法请出来的时候,何秀雅顿时有些慌了,刚想要劝一劝,结果就被他一眼瞪了回去:“这一次你不能再护着他了,无伤大雅的事情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算了,这次的事情实在是太过分了,要是不说清楚,我这心里实在是不得劲!”

    闻言,傅槿宴缓缓的抬起头,看着他们,眸色微深,看不清他的真实的想法,但是他无声中表现出来的难过,却是被他们捕捉的一清二楚。

    见此两夫妻对视一眼,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相似的探究的神情。

    看来这其中一定是有着别的原因,至少不会是简单的不喜欢了就分开了这样的原因。

    想到这里,何秀雅又握住了他的手,轻轻地拍了拍,柔声的劝他:“槿宴,有什么事情是对着我们都不能说的吗?我们是你的爸妈,总是为你好的,不会害你。你和笑笑的感情我们都看在眼里,明明感情那么好,怎么可能说离婚就离婚了呢?所以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告诉妈妈,别让妈妈一直担心好不好?”

    傅槿宴犹豫了片刻,看着他们脸上不加掩饰的担忧,长叹了口气,终于还是幽幽的开了口;“我们离婚,确实是有原因的,因为……”

    语气平缓的将事情的经过大致的讲述了一番之后,傅槿宴已经垂下了头,紧握成拳的手,无声的显示着他与语气并不相符的内心。

    这件事情,对于他来说,就是一道永远都难以愈合的伤疤,不触碰还好,一旦触及,就血流不止,痛彻心扉。

    “……笑笑难以释怀,心中有怨恨,觉得愧对那个孩子,始终都过不去心中的那一关,所以提出了离婚,是为了惩罚我,也是惩罚她自己。”

    闻言,二老脸上都是一副愕然的神情,显然没有料到,事情的真相竟然是这样的。

    原来,他们差点儿就又有了一个孙子或者是孙女,但是,还没有见到,就已经永远的离开了……

    “这件事情……”

    何秀雅想要说些什么,可是话到了嘴边,却是什么都说不出来,毕竟这件事情真的是太出乎意料了,完全超出了他们想象的范围。

    不过到底是傅军安阅历丰富,很快就反应过来,冷着一张脸,神情无比的严肃:“糊涂!就算你心疼笑笑,想着是为她好,但是这种事情,是随便就能如此对待的吗?那不仅是你的孩子,更是她的孩子,你却让她连一点儿知情权都没有,就这么瞒着她做了决定。现在笑笑闹着要离婚,简直太正常不过,要是我,我也不会和你过下去,一看见你,就能想到那个无缘的孩子,这样的事情谁受得了。”

    “没错。”

    点了点头,何秀雅也是眉头紧锁,一脸的不赞同,“夫妻之间最忌讳的就是隐瞒,善意的谎言,也是谎言,你这样对她,她意识不到你对她的关怀和维护,只能记得是你一意孤行,没有征求她的同意就拿走了孩子,这对于一个女人,尤其是一个母亲来说,简直是晴天霹雳。当初我怀着你的时候,胎息不稳,差点儿就流掉了,那个时候我都慌张的不行,抓着你爸哭了好几天,就是担心会保不住你,将心比心,你觉得笑笑能够理解吗?”

    傅槿宴沉默的听着,没有言语。

    这些道理,他都明白,他一直都很清醒,但是有很多事情,不是清醒就能够的。

    当时摆在面前的选择,令他难以抉择,所以他自作聪明的选择了一个以为对宋轻笑最好的选择,结果却是一步错,步步错,终究走到了现在的局面。

    傅槿宴明白,自己当时若是能够将事情提前告诉她,哪怕她心软想要试一试,自己再强硬的要求医院手术,或许都会比现在的情景要好的多。

    但是世上没有后悔药可以卖,所以他的后悔,无处倾诉。

    看着自己的儿子沉郁的样子,傅军安也是不忍心。

    傅槿宴从小到大,基本上就没怎么让他费过心,所有的事情都能处理的井井有条,带着不符合他年龄的成熟和稳重。

    可是谁能想到,一直这么完美的儿子,居然会在这样的事情上犯浑,简直是……

    无奈的叹了口气,傅军安也不知道应该摆出一副什么样的表情,也不忍心再训斥他。

    在这件事情上,两个人都没错,但是其实又都有错,只是要真的较真的论起来,也没有了个所以然,无谓之争,不争也罢。

    “槿宴。”何秀雅轻声唤了一声,“那你和笑笑之间,就真的要这么结束了吗?”

    平心而论,她对宋轻笑这个儿媳妇很是满意,长得漂亮,性格活泼,还没有坏心眼儿,最主要的是,她能看得出来,自己的儿子是真的喜欢她,所以对于他们两人离婚的事情,老夫人还是有些难以接受。

    只是还没等傅槿宴说什么,一旁的傅军安就冷哼了一声,语气不善:“不然呢,难道这段时间的新闻你都忘记了吗?咱们儿子虽然离婚了,但是桃花可停不了,不是已经和别的女人打得火热了。”

    闻言何秀雅也想起来了,网上爆出来的那些有关他和影后郑婉儿之间的绯闻,真真假假,说不清楚。

    但是——

    “槿宴,不是妈妈说什么,但是那个郑婉儿……我是真的喜欢不起来,心机太重,功利心强,这样的人陪在你身边,对你的影响还是太大了,不适合你。若是你和笑笑之间真的没有回转的余地,那我也不会再说什么,你们年轻人之间的事情,我们做长辈的,可以提建议,但是不能帮你们做决定。但是无论如何,郑婉儿我是看不上,她那样的要是真的进了咱们的家门,只怕以后连辰辰都要受委屈,那我更不愿意了。”

    “妈,你想多了。”

    “秀雅,不至于。”

    两父子不约而同的同时发声,说完诧异的对视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