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章 要不……上楼去喝杯茶?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宋轻笑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又看了看周围,想起刚才在店里的情景,拉了拉他的衣角,悄悄地说道:“我们还是赶紧走吧,他们的车也停在这里,我不想看见他们,尴尬的要死。”

    虽然没有明说是谁,但是韩潮心中有数,点了点头,心里高兴得乐开了花。

    宋轻笑现在对傅槿宴如此的反感,对他来说,也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她越讨厌傅槿宴,就会越向自己的这边偏一些,到了最后,赢家一定还是自己。

    傅槿宴,你不要怪我,是你自己抓不住机会,让我有机可乘,所有的一切,都是凭着各自的造化,怨不得别人。

    两人坐上车,一个转弯,车子渐渐地驶离。

    他们走后不久,傅槿宴和郑婉儿才缓缓的走了过来。

    望着已经看不见踪影的街道,傅槿宴眸色发深,不知道心里在想着什么。

    一旁的郑婉儿反而是兴致勃勃的在他耳边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还真是没想到,他们两个的感情这么好,当街就敢搂搂抱抱,也不怕被拍到……不过想想也是,反正都已经公开了,还怕什么啊,就算被拍到,也可以说是情侣间的正常互动,谁也挑不出什么错来。你说是吧,槿宴?”

    问题问完半天都没有得到回应,她有些诧异的偏头看了看,傅槿宴微垂着头,看不太清他脸上的表情,但是能够明显的感觉出,他的心情,似乎有些不太好。

    好不容易“和好”了,郑婉儿可不想再因为一些无关的事情,影响了两个人之间的感情,于是聪明的没有再提这方面的事情,哈哈两声,就将这个话题揭了过去。

    两个人也坐上车离开,此时他们没有看到,角落里,镜头反射的光一闪而过。

    开着车将郑婉儿送到公寓楼下,一直沉默寡言的傅槿宴才淡淡的开了口:“回去早些睡,注意安全。”

    郑婉儿解开安全带之后,却是没有动,双手交握在小腹前,十个指头交缠在一起,拧成了一个白玉的小结,咬了咬唇,她才有些羞涩的说道:“现在时间还早,要不……上楼去喝杯茶?”

    女友提出邀请,正常人早就迫不及待的答应了,只是傅槿宴显然不是正常人,对此,表情淡淡,摇了摇头,开口婉拒:“不用了,我回去还有事情要处理,改天吧。”

    闻言,郑婉儿本来还想要再争取一下,结果看到他始终都没有看向自己这一边,目视着前方,刀削斧刻般的棱角崩成一条线,散发出一种不容拒绝的感觉。

    见状,她原本想好的劝说的词语都堵在了嗓子眼儿里,却是一个字都吐不出来了。

    又垂着头坐了一会儿,郑婉儿终于还是说了一声“再见”,磨磨蹭蹭的开了车门,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

    等到她身影消失在眼前,傅槿宴毫不犹豫的发动车子,迅速的消失在夜色中。

    回到清晓园的时候,看到门口停着的一辆车,他的眉角狠狠地跳了一下,有一种不是很好的预感在心里蔓延。

    等到他推开门进到屋子里,看到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的三个人,傅槿宴觉得,自己的预感果然是没有错的。

    ——今天可能就是自己的死期了。

    抿了抿唇,他走上前,对着坐在沙发上的两位长辈微鞠一躬,语气恭敬有礼:“爸,妈,你们怎么来了,也没有提前打个招呼,我就不出去了。”

    “提前打招呼干什么,让你有时间想好怎么应对我们吗?”傅军安看着他,语气明显的不善。

    只可惜,也仅仅维持了短短的几秒,在何秀雅警告的眼神扫过来的时候,瞬间就烟消云散,半点儿不悦都不敢再露出来了。

    媳妇儿疼儿子,自己疼媳妇儿,没办法,就属自己最没有地位了。

    看着自家老公总算是消停下来了,何秀雅才对着傅槿宴招了招手,安排他坐下,拉着他的手左看右看,脸上渐渐地浮现了心疼的神情:“槿宴,怎么瘦了这么多,最近都没有好好吃饭吗?”

    “吃了,只不过一直都没有什么胃口,所以吃的不是很多。”傅槿宴避重就轻的说道,他没有说自己每天都有吃饭,但是每次都不能按时吃饭,除非是陪着傅孟辰的时候,否则的话,就是随意的对付一下。

    就像今天和郑婉儿出去吃的这顿饭,对他来说,已经是久违的一顿吃的比较正经的饭菜了。

    闻言,何秀雅更是心疼,自己的儿子是什么性格,她这个当妈还能不知道吗,但是就算是知道了,她也不知道该劝些什么,这段时间发生的这些事情,实在是……

    “槿宴,你和妈说说,你和笑笑之间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我和你爸不过是出去玩了一段时间,回来之后,你们就离婚了呢?而且那个韩潮,还有那个郑婉儿,都是怎么回事,难道你们之间真的再也回不去了吗?”

    听到她提起这个问题,傅槿宴短暂了沉默了片刻之后,转而看着乖巧的傅孟辰,柔声的说道:“辰辰乖,让冯妈陪着你去房间里面玩一会儿好不好?爸爸和爷爷奶奶说些事情,很快就好。”

    “好。”傅孟辰没有丝毫犹豫的点了点头,跳下沙发,对着他们有礼的说了声“那辰辰先不打扰你们了”之后,转身去找冯妈。

    客厅里面只剩下傅家一家三口,依旧是沉默。

    轻哼一声,傅军安的语气还是很不高兴:“你说说这都是怎么回事?我和你妈好不容易出去玩一玩,顺带着还去看了看你姐姐他们,本来心情好得不行,结果一回来,就听到了这么一个消息,更厉害的是,从我们回来到今天,都过了多久了,你居然都没有来和我们解释一下事情的原因。槿宴,你从小就聪明,自己有主意,这是好事,毕竟我们省心不少,但是不是所有的事情你都可以一意孤行!今天你要是不给我们解释清楚,你看看我会不会让你体验一下家法的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