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五章 疑似狗仔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抿了抿唇,郑婉儿捏着嗓子,声音显得比原本的声音要柔媚娇嫩一些,但是听起来也更加的感觉做作,“槿宴,你今天突然找我,我真的是非常的惊喜,我还以为,你已经不要我了呢。”

    “怎么会,我们不是一直很好吗?”傅槿宴抬起头看着她,表情十分的淡然,“之前的事情,是因为我们之间闹了一些小误会,你应该知道我这个人的,向来不喜欢事情超出我的掌控范围之内,你那次的行为让我很不高兴,所以我才会对你有些冷淡。”

    郑婉儿听了,顿时垮下了一张脸,眼角都有些下垂,可怜兮兮的解释:“槿宴,那次的事情是我不对,我不知道……我当初也是太激动了,又被那些媒体围攻,一时得意忘形,就说了不该说的话,但我并不是故意的,你要相信我。”

    “我当然相信你,不然的话,今天我们也不会坐在这里了。”

    看着他脸上似乎并没有生气的表情,郑婉儿才算松了口气,心中的一块儿大石头也算是稳稳的落了下来。

    不多一会儿,点的菜肴陆陆续续的送了上来,两个人动起手来,慢条斯理的吃着。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吃到你亲手为我做的菜。”郑婉儿装作不经意的提起来,“总是听说你做菜好吃,我却一直都没有机会尝到。”

    此时,若是宋轻笑听到了她说的话,一定分分钟被气得炸毛。

    你这个骗子,明明没吃过,居然骗我!凑不要脸!

    郑婉儿的意思已经表达的没明显了,可是傅槿宴却是不为所动,只是语气淡淡的说道:“传言不切实际,没必要当真。”

    碰了一个不软不硬的钉子。

    郑婉儿满心期待着他会和自己说:“这还不简单,找个时间,去家里,我亲手做给你尝尝。”理想和现实的差距简直大的令人想哭。

    笑容在脸上僵硬了一下,但毕竟是当影后的人,这么一点点小尴尬的场面还是可以应对的。

    微微一笑,郑婉儿的表情看起来非常的温婉和善解人意:“确实,好多人都没有经历过,偏偏还要说的头头是道,像是真的有这么一回事一样。不过对于你的本事,我还是比较相信的,所以期待着日后有机会能够好好地品尝一下咯。”

    “再说吧。”依旧是不咸不淡的回答。

    幸好郑婉儿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所以也没有太过失望,笑了笑就跳过了这个话题。

    一段饭,吃的有些沉默,结束的也较快。

    好巧不巧,出门的时候,正好遇上韩潮和宋轻笑也结账准备离开。

    来的时候郑婉儿并没有看到他们,所以这个时候看到他们也在,颇为惊讶,但是也是稍纵即逝,脸上已经换上了得体的……假笑。

    “这么巧,你们也来这里吃饭呐,还真是缘分啊。”

    看着郑婉儿笑的一脸的假样,宋轻笑懒得搭理她,扭过头去,当做没有听到她说话的样子。

    见状,郑婉儿眼眸中闪过不满,贱人,居然还敢在这里和我甩脸子,等着吧,你得意不了几天了!

    宋轻笑不给面子,但是韩潮不能不给面子,于是颔首笑了笑:“是啊,还真的是巧,没想到能在这里遇到。你们这是已经吃完了吗?”

    “是啊,正准备回去,你们呢?”

    “我们也刚刚吃完。”韩潮表现的落落大方,丝毫挑不出错来,“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先走了,改日有机会再好好的聊一聊。”

    郑婉儿笑着点了点头:“好,路上注意安全。”

    走出店门之后,宋轻笑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一手做扇,在脸上轻轻地扇了扇,满脸掩饰不住的嫌弃:“真是晦气,居然临走了和她打了一个照面,要不要这么倒霉。看来我今天的黄历上面一定写着‘不宜出行’,不然的话,怎么会诸事不顺,刚有的好心情都要被她败光了。”

    听着她接连不断的碎碎念,韩潮哭笑不得,伸手捏了捏她的脸颊,柔声的说道:“不喜欢她,那就不要搭理她就好了,做人最重要的是要自己开心,其余的都不需要考虑太多。”

    “说的很有道理。”点了点头,宋轻笑很是赞同他的观点,“千金难买爷乐意,我开心就好了,管别人干什么,当做看不见她,自然也就影响不到我的心情了。果然我还是太嫩了。”

    说话间,突然感觉到旁边有闪光灯闪过,很快的一瞬。

    韩潮最先反应过来,伸手将宋轻笑拉进怀里,挡住了她的脸,但是闪光灯再也没有亮起来,环视一圈,也没有发现疑似狗仔的人存在,应该是刚刚偷拍完就已经离开了。

    “我们明天是不是又要上新闻了?”宋轻笑缩在他的怀里,悄声的问道。

    “也不一定。”韩潮起了逗弄的心思,“说不定今天晚上,新闻就要出来了,标题我都想好了,‘新晋绯闻情侣浪漫晚餐,深夜放毒意欲为何?’这个标题怎么样,是不是有一种会心一击的感觉?”

    宋轻笑听了,忍不住笑了出来,推开他的怀抱,退后一步,灯光照耀之下,眉眼弯弯,温柔似水:“这个标题确实是不错,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这是准备改行当美食主播去了呢。好了,我们还是赶紧走吧,不然说不定一会儿又要被偷拍,到时候更麻烦,虽然我知道我天生丽质难自弃,但是我的性格还是很低调的,所以出风头的事情,能避免就避免吧。”

    “……”韩潮:“到底是什么给了你错觉,让你觉得你自己低调内敛的?是不是还没有睡醒,可怜的孩子,都开始说胡话了。”

    闻言,宋轻笑轻哼一声,伸手拍了他两下,不服气的说道:“我一直都是这么认为的,难道你觉得不对吗?”

    “不敢不敢,您老说啥是啥,小的哪里敢有不同的想法啊。”

    对于宋轻笑偶尔对自己使的小性子,韩潮向来是照单全收。

    在他的心里,总是觉得,这是一种对自己的认可,若不是因为心中的地位不一样,又怎么会随随便便的就对着一个人撒娇卖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