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 总有出头的那一天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你说他们两个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现在看不明白了呢?”皱着眉头的宋轻笑脸上写着一个大大的问号,“郑婉儿当初被那么的打脸,后来又闹到了公司去,接着被二次打脸,这要是一般人,早就受不了,分分钟掀桌子不干了,可是现在,他们两个……又和好了?是这个世界太玄妙了,还是我跟不上潮流了?虽然我知道有句话叫‘打是亲,骂是爱’,但是应该不是这么个节奏吧?”

    毕竟郑婉儿也是堂堂的一个影后,虽然觉得这其中掺杂了不少水分,但她也是有着一定的实力和地位的,这么低三下气的去迎合别人,到底是出于什么心理?

    难道就真的这么喜欢吗?喜欢到连自尊都可以抛弃,都可以全然不顾了吗?

    这个问题,韩潮也不是很清楚:“按理说,以郑婉儿现在的社会地位,底气应该很足,不会做出什么屈尊降贵的事情,所以他们两个之间,应该是没有彻底的分手,恐怕是闹了什么别扭,所以才会有上次的事情,现在和好了,误会解除了,自然又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了。”

    “一家人吗……”

    听到这个词,宋轻笑脸上的笑容变得有些浅,抿着唇心情变得有些复杂。

    他们是一家人,自己已经是局外人了,是这个意思吗?

    明白这个道理,宋轻笑说不好自己是什么感觉,但是就是觉得一口气堵在胸口,吐不出来,咽不下去,十分的难受。

    韩潮察觉到她神色不对,心中了然一定是因为刚才那两个人,不由得心里也觉得十分的憋屈。

    自己努力了这么久,难道在她的心里,还是比不上那个男人重要吗?

    就算是已经离婚了,就算是被伤害了这么多次,仍旧是念念不忘,一点儿小事,都会引起心情的变化。

    真是……不甘心啊!

    咬了咬牙,韩潮心中生出了一个想法,毅然决然的问道:“笑笑,不如和我一起去洛杉矶吧?”

    “啊?”没料想到话题突然调转到这个方向,宋轻笑还有些懵,看着他,一脸的不解,“你说啥?”

    “我说,这一次颁奖典礼,你和我一起去吧,看看热闹,顺便也能散散心,怎么样?”

    面对着他充满希冀的眼神儿,宋轻笑却是没有丝毫犹豫的就拒绝了,“不行,我不能去。傅槿宴说过,我要是和你走,以后都见不到辰辰了,我不能冒这个险,所以很抱歉。”

    只是嘴上这么说,但是她的心里很明白,这不过是她的一个借口,她从心里上抗拒和韩潮单独在一个陌生的环境中,那会让她感觉浑身都不自在。

    或许是因为,在她的心里,始终都没有办法彻底的接纳他吧。

    似乎是心里一早就有了答案,所以此时听到她的拒绝,韩潮的失望的感觉并没有很浓郁,只是淡淡的,但是他的笑容也是淡淡的:“是啊,我差点儿都忘了这件事情了,确实,为了辰辰,你还是暂时先留在国内,再耐心地忍一忍,总有出头的那一天的。”

    耸了耸肩,宋轻笑的心情也有些受了影响。

    不过这种影响很快就被侍者端上来的菜赶走了。

    看着摆在眼前的一盘盘琳琅满目,散发着浓郁的香气的菜肴,什么坏心情都已经烟消云散,宋轻笑满脑子都是美食,美食,好吃的!

    望着她脸上抑制不住的欣喜,韩潮突然觉得,她这样的性格真好,令人羡慕,也有烦恼,也有忧愁,可是能够瞬间就换了心情,不会长久被一件事情影响,就算是再不开心,再难过,也能够扬起笑脸面对着接下来的每一天,多好啊。

    “吃饭吧,吃饭皇帝大,别的事情都不重要,谁都不能影响了我吃饭的事情。”说着宋轻笑带上一次性手套,毫不客气的朝着其中的一盘菜就下了手,来势汹汹。

    看着她面对着自己毫不做作的模样,韩潮心中又有了一丝希冀。

    她这样,是不是还是将自己当成了身边亲密的人,所以完全不在意自己的形象,怎么开心怎么舒服怎么来。这样的话,自己还是很有希望的,不是吗?

    ——毕竟女孩子都是十分的注重自己的外在的形象的。

    宋轻笑不知道自己的举动被他想象了那么多,依旧埋头苦吃,根本就没有闲心去理会别的事情。

    这个时候,除非是世界灭亡,否则谁都不能打断她进食。就算是世界还有十分钟要毁灭了,她还是要吃九分三十秒的。

    楼上的包厢之中,郑婉儿手中拿着菜单,但是她的心思却全然都没有在上面,而是都放到了对面坐着的男人的身上。

    很奇妙,完全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自己就接到了傅槿宴打来的电话,说是想要晚上一起吃个饭。

    原本因为之前的事情,郑婉儿已经恨透了他,可是听到他那么温柔的声音,眼前浮现的都是他俊朗的容颜,她的心又开始动摇,完全抗拒不住,便答应了。

    开始的时候,还以为傅槿宴会带着自己去一些高档的餐厅,品尝着芬香的美酒,身边有优美的小提琴在演奏,但她万万没想到的是,最后两个人竟然会来到一家海鲜店,虽然这里的档次也不低,但是和她心中期待的场景还是有着挺大偏差的,要是说不失望,那都是骗人的。

    但是一想到这顿饭是和他一起吃,郑婉儿又觉得,这样的感觉也不错,有种两个人已经开始一起过日子的感觉了,非常的甜蜜。

    “想吃什么就点,不用客气。”傅槿宴冷淡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闻言,郑婉儿眼眸转了转,沉吟一下,点了两道菜,随即将菜单还给了侍者,笑的十分矜持:“我随便点了两个,实在是不知道吃什么,你看着你的喜好来吧,我的口味和你差不多,也不挑的。”

    听到她这么说,傅槿宴眼睛都没有抬一下,看着菜单洋洋洒洒的点了几道菜,随即等着侍者去下单。

    包厢里面顿时就只剩下他们两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