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 不是心大,就是脸皮厚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看着她手中的头发,韩潮张了张嘴,却是有苦难言,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了。

    拜托,我就是客套一下,夸张一下下,不能当真的啊!

    看着他一脸的菜色的表情,宋轻笑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手,手一歪,头发掉在地上,找寻不到了。

    “让你说大话,结果又解决不了,打脸的滋味很好受吗?”

    “我……”

    瘪了瘪嘴,韩潮委屈得像是一只被遗弃的大金毛,此时若是他身后有尾巴的话,也一定是无精打采的垂在地上的。

    见状,宋轻笑踮起脚尖,伸手在他的头上揉了揉,很是敷衍的安慰了他一下,又退回到刚才的位置,笑眯眯的说道:“乖啊,千万不要因为一次的打击就丧失了生活的希望,要知道,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明天和后天的苟且。”

    “你安慰人的方式,还真不是一般的特别啊。”韩潮哭笑不得的说道,得到她一个得意满满的表情。

    摇着头轻叹了口气,韩潮宠溺的扯了扯嘴角,柔声说道:“行了,别耍嘴了,事情是不是已经办完了?要是办完了,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能够邀请小仙女一起共进晚餐呢?”

    “这个嘛……”故作沉吟之后,宋轻笑摆出一副很是为难的样子说道,“原本我这个人是很矜持的,轻易不会答应的,但是看在你诚意满满的份上,那就……答应吧。”

    韩潮一听,已经习以为常了,表情十分的坦然。

    什么时候她要是不耍宝了,那才是不对劲儿呢!

    来的时候,韩潮是直接打车过来的,所以回去的时候,就直接开着宋轻笑的车,先回去工作室,处理一下收尾工作,今日事今日毕,绝对不能拖沓到明天。

    他们没有注意到,在一个角落,停着一辆车,里面始终有一道视线投向他们的方向。

    看着他们举止亲密,欢声笑语,傅槿宴紧紧地握住了拳头,手背上青筋暴起。

    他早就知道了郑婉儿找宋轻笑定做晚礼服的事情,也知道今天是她们交接的日子,所以特意给郑婉儿打了电话,约她一起吃晚饭。

    傅槿宴知道,这个消息,一定会被她传达到宋轻笑的耳中,到时候……

    他已经说不清自己这么做的原因是什么了,单纯的为了让她嫉妒?还是故意的就是为了气她?这些都已经混成了一团乱麻,分离不开了。

    但是无论如何,傅槿宴始终都清楚地一点就是,他放不开,所以,哪怕是不择手段,也要将她夺回来。

    不过在将人抢回来之前,有必要让她尝些苦头,只有这样,她才能体会到被自己护在身后的感觉有多么的好。

    笑笑,我不是心狠,我只是想要让你知道,你是离不开我的。

    傍晚时分,路上有些堵车,速度也慢了不少,到了工作室的时候,已经临近了往日要下班的时间。

    一进门,宋轻笑还没来得及说话,就看到萱萱朝着她扑了过来,脸上满满的都是好奇的表情:“笑笑姐,笑笑姐,怎么样,客户是不是特别的满意我们的作品?还有那个蝴蝶结,是不是也是很受欢迎?”

    “满意?欢迎?恐怕你要失望了。”

    闻言,萱萱愣了一下,神情充满了不解:“怎么,她不喜欢吗?可是衣服你也没有拿回来啊?发生什么事了吗?”

    摆了摆手,宋轻笑接过小纯递过来的水,轻声说了声谢谢之后,喝了一口,润润嗓子,接着说道:“衣服满不满意我不知道,毕竟之前出了成品之后,我就给她发过照片了,而且从我去,到我离开,她都没有打开盒子,也不知道感觉如何。但是以我对她的了解,她要是能喜欢了,那才是奇了怪了。”

    “嗯?”越说萱萱越迷糊,连小纯也凑了过来,两个人四只大眼睛,扑闪扑闪的盯着她,等着她为自己解惑,“笑笑姐,你先说定衣服的那个明星是谁吧,你在娱乐圈应该没有啥结仇的人吧,只要不是那个郑婉儿,那就没啥事。”

    说完,她就看到宋轻笑的表情充满了意味深长,十分的耐人寻味,不由得抖了抖肩膀,不相信的说道:“不会……这么巧吧。”

    “就是这么巧啊。”点了点头,宋轻笑的表情已经无法用言语来形容了,“当我看到郑婉儿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已经决定终止这一次的合作了,这件衣服就算是废了,我也不想让她穿,可是……她用之前签的合同威胁我,没办法,我只能同意将衣服给她,现在想想都觉得好气哦。”

    其余几个人听了,彼此对视一眼,表情也都是满满的无奈。

    在场的人都知道,郑婉儿和宋轻笑之间基本上就是水火不容,毕竟郑婉儿对宋轻笑的敌意,就是瞎子都看得出来,这一次居然主动找到她设计晚礼服,这其中要是没有点儿猫腻,打死他们都不相信。

    “笑笑姐,那她到底是想要干什么,是不是要趁机黑你?毕竟你们两个之间的关系……她找你做衣服,脑袋确定没有被门挤过。”

    “我也真不清楚啊。”

    摊了摊手,宋轻笑一脸的无奈,充满了对生活的疑惑和惆怅,“不过她人虽然不咋地,但是也没有这么的没品吧,我们之间也没有多大的仇恨,我去的时候,她曾经说过,就是享受这种被我服侍的感觉,恐怕就是想要借着这次机会恶心恶心我吧。要是这样,其实也没有什么,反正我是为了挣钱,只要没有触及到我的底线,那就全都不是事,我心大。”

    闻言,众人更是哭笑不得。

    萱萱上前一步,手搭在她的肩膀上,语重心长的说道:“笑笑姐,别自欺欺人了,你这不是心大,就是脸皮厚,顺带着还是个财迷,为了钱,可以抛弃原则,承认吧,大家彼此之间都是心知肚明的。”

    此话一出,其余两个人连忙捂住了嘴,结果却还是没有忍住,一下子就笑了出来。

    在如此欢快的笑声之中,宋轻笑的脸一点点的变得越来越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