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 少一根头发丝都不行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走出郑婉儿的家的时候,宋轻笑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只觉得在那里面,自己连呼吸都是被压制的,难受的令人想骂三字经。

    好在现在已经出来了,那种令人浑身难受的感觉已经随着门一起被关了进去,现在是浑身轻松。

    看了看时间,宋轻笑正在犹豫着是回去继续工作,还是顺道偷懒回家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吓了她一跳。

    幸好也是眼疾手快,不然手机分分钟就要飞出去,然后和她说再见了。

    “喂,韩潮,找我有什么事吗?”

    “瞧你这话说的,没事就不能给你打电话了吗?”电话那头的韩潮声音听起来很是无奈,带着一丝丝的委屈,像是被主人遗弃的大金毛一样。

    听着他故意用这么委屈的语调说话,宋轻笑也忍不住笑了出来,举手投降:“好好好,是我错了,韩大明星给我打电话,这是天大的恩情啊,我应该感恩戴恩一些,怎么能嫌弃呢,真的是太不应该了。不过呢,你现在周围有没有别人啊?要是有的话,你还是要注意一下,毕竟也是个有名的人物,要是被人看到你这么傲娇的一面,小心人设崩塌,到时候想哭都没地方哭去。”

    “笑笑。”

    听出了她言语中的调侃,韩潮的声音听起来隐隐有些咬牙切齿的感觉,隔着电话甚至都能听到牙齿交错之间“咯吱咯吱”的声音,“皮这一下你很开心吗?看来我们确实是应该好好地聊一聊了,身为你的男朋友,我是不是应该做些什么,让你重视一下我的地位?”

    听着他明显郁闷的语气,宋轻笑笑的更是肆意,心中刚才的烦闷又消散了不少。

    幸好此时电梯里面只有她一个人,不然被别人看到她对着手机哈哈大笑的模样,还不得以为她是中了邪,或者是犯了病,吓得贴到墙壁上去。

    “别扯没用的了,到底找我有什么事?有事启奏,无事退朝,我这一天天忙的不行,一秒钟几百个亿上下呢,耽误不起。”

    “这么厉害?”韩潮装出一副惊讶不已的模样,“大佬,求包养。请问还需要腿部挂件吗?就是那种会暖床,会逗你开心,自己也能自给自足的。”

    闻言,宋轻笑忍俊不禁,装出一副深思熟虑的模样,认真的思考了一下,有些为难的说道:“你说的确实是挺吸引人的,但是……我有点儿嫌弃你,怎么办?”

    “嫌弃我?”

    显然这个答案超出了韩潮的想象,他的声音都不自觉的拔高了许多,明显的一副受到了惊吓的模样。

    不过也幸好他还是个歌手,有一个好嗓子,就算是如此惊讶,也没有破音,不然再搭配上电流声,那该多难听,多刺耳啊。

    宋轻笑也被他突如其来的这一嗓门吓到了,随即反应过来,煞有其事的点了点头,也不管两人隔着电话,根本就看不到彼此的动作,很是一本正经的说道:“对呀,嫌弃你。不可否认,你长得是不错,不然网上也不会有那么多女孩子天天哭着喊着要给你生孩子,唱歌也好听,还会演戏,可是……我也是个普通人,也会审美疲劳,总是看你,都已经没有了那种惊艳的感觉,就觉得越来越普通,越来越平凡,久而久之,就有些嫌弃你了。”

    韩潮:“……”

    电话那头久久的都没有说话,连他的呼吸声都变得很轻很弱,若不是紧贴着手机仔细的聆听,宋轻笑都要怀疑,他是不是一气之下,直接将电话给挂了?

    “叮”的一声,电梯到了一层,门向着两侧滑开,宋轻笑脚步轻快的走出来,边走垂着头整理着衣服边缘的褶皱,边说:“喂?韩潮,你还在听电话吗?没有我就挂了哦,电话费可是很贵的,我现在穷的不行,一般五毛钱以上的活动都要经过一番深思熟虑才可以。”

    “我记得是我给你打的电话吧,你费的哪门子的话费?”

    突然响起来的声音有些不对劲儿,是韩潮的声音,但不仅是从手机的话筒里面传出来,似乎还从……前面也传出来了。

    想到这里,宋轻笑原本有些低垂的头猛地一下子抬了起来,微张着嘴,眼睛瞪的滚圆,看着站在距离自己不远处的那个男人,显然还处于懵逼的状态。

    谁能告诉她,明明还在和她打电话的那个男人,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她的眼前?

    是因为还没有吃晚饭,所以已经饿出了幻觉了吗?

    下意识的伸手揉了揉眼睛,结果手还没来得及放下来,就又听到他含笑的声音响起:“别揉了,我是真的,不是幻觉。”

    闻言,宋轻笑缓缓的放下手,轻皱着眉头走到他的面前,不解的问道:“你怎么会来这里?不对,应该是你怎么会知道我在这里?”

    “因为我聪明啊。”他的表情十分的臭屁。

    可惜宋轻笑并不买账,双手抱着手臂,微扬着下巴,警告的意味十足——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见状,韩潮摸了摸鼻子,权衡利弊之后,决定还是坦白一切,“我刚才去了你的工作室,萱萱她们告诉我,你来送礼服来了,我一听,顿时就担心的不行,万一你被人骗了怎么办?毕竟你那么傻,脑子又不太好使……”

    后面的话,在宋轻笑的眼神压迫下,声音变得越来越小,渐渐地模糊的听不清了。

    轻咳一声,他继续不遗余力的表示着自己的衷心:“身为你的护花使者,保护你的安全责无旁贷,于是我要到地址之后,就赶了过来,势必要让你平平安安的,怎么进去的,还要怎么出来,少一根头发丝都不行。”

    “要是出了什么事,那你准备怎么办?”

    “要是真的出了事,那我就准备血洗这里了!”韩潮抿着唇,表情不能更严肃了,“欺负我的人,就要做好承担最残酷的后果的准备。”

    宋轻笑听了,缓缓的点了点头,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既然如此,那你就去吧,最近我脱发比较严重,这一路上也不知道掉了多少根头发了,完全给了你足够的理由了。你看,说着说着就来了。”

    伸手在发尾轻轻地拽了一下,一根柔软的秀发悄然落在了手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