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章 好好的‘修整’一下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没什么意思。”摆了摆手,郑婉儿一脸的淡然,仿佛对她都十分的不以为然,全然不放在心上,“我就是想要看看你究竟有什么本事,总是听到有人说你设计天分极高,做出来的衣服都会令人眼前一亮,所以我就好奇,趁着这次的机会,尝试一下,看看你究竟是不是名副其实,能不能担得起这个称号。”

    “我担不担得起,那也不是你能够决定的。”

    衣服的事情已经无力回天,宋轻笑便也不再纠结于此,借着两人的姿势,微垂下头,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轻哼一声,“郑婉儿,我知道你对我一直都有意见,但是我始终都搞不清楚,究竟是为什么。你和傅槿宴之间的事情,从头到尾我都没有掺和过,可是偏偏你一直都不依不饶,从一开始的借着我住院的事情,故意带动媒体传我和韩潮的绯闻,使得我们备受争议,后来又莫名其妙的找到我们家,和我耀武扬威,你究竟是什么意思?我和傅槿宴已经离婚了,难道还挨了你的眼吗?”

    “离婚了又如何,我就是看你不顺眼。”

    或许是因为在自己家里的缘故,郑婉儿说起什么来都是非常的有恃无恐,无所畏惧,“一想到我的男人的心里居然还有着另外一个女人,不管你们是不是已经离婚了,我都觉得膈应,恨不得你从我的眼前彻底的消失,永远的消失不见!你觉得你对我们没有造成影响,但是你知不知道,你的存在,就是对我最大的影响,让我一想到你,就从心里感到恶心,既然我不能明目张胆的将你赶走,那我就好心的帮帮你,为你和韩潮搭一把手,让你们有情人终成眷属,这样,才能解决一切的后顾之忧。”

    闻言,宋轻笑膛目结舌,看着她的眼神就像是在看着一个疯子一样:“郑婉儿,你的精神真的是不怎么正常,抱歉,我理解不你的思维。”

    转念一想,前几天闹得沸沸扬扬的新闻又在她的脑海中浮现。

    有的时候,一味地退让只会让敌人变本加厉,对自己就是一种侮辱,于是宋轻笑也不愿意再这样的忍气吞声,冷哼一声,语带嘲讽的说道:“是吗?你看我这么的不顺眼,做了这么多的事情,可是结果呢?真的就如你所愿了?我怎么记得前不久,你对傅槿宴求婚,结果却被他拒绝了,这是不是说明,你也是在一厢情愿,自以为是?既然如此,你又是哪里来的脸,居然好意思对着我趾高气昂,耀武扬威。”

    上次的事情一直是郑婉儿心中一个不允许触碰的伤疤,轻易地不允许别人提及,每每想起,都会感到自己像是被人朝着脸狠狠地打了一巴掌的感觉,十分的难堪。

    ——尤其是现在,竟然是被她最厌恶的宋轻笑提起,更是令她心生怨恨,简直无法容忍。

    深吸了口气,郑婉儿看着她,再也不是刚才似笑非笑的表情,而是带着一种明显的怨恨和憎恨,使人不得不怀疑,她会不会随时扑过去撕咬她。

    “宋轻笑,你是在嘲笑我吗?上次的事情,不过是因为我和槿宴闹了一点儿小别扭,他生气了,所以才没有顾忌我的面子,可是这不代表,他就对我没有了感情,有些事情,你看到的,并不是你所以为的,就像是槿宴,不久之前还给我发了消息,约我晚上出去一起吃饭,你觉得我们这样,像是已经分手了吗?”

    闻言,宋轻笑很是诧异,脸上带着明显的不解的神情。

    上一次的视频她看的清清楚楚,傅槿宴确实是干脆利索的拒绝了郑婉儿,甚至都没有顾及当时有那么多的媒体在场,这样打脸的行为,现在却又……和好了?

    究竟是郑婉儿太过喜欢傅槿宴,已经喜欢到没有自我了,还是其中有什么内幕,是她这个“局外人”无法了解的?

    但无论是出于哪一个目的,都已经不是宋轻笑所关心的事情了,她和傅槿宴之间,已经再也没有缓和的余地了,他喜欢谁,想要和谁在一起,都是他的自由,与自己无关。

    想到这里,宋轻笑突然有了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面对着咄咄逼人的郑婉儿,也觉得没有刚才那么的愤怒了。

    轻笑一声,她的表情变得很是坦然:“郑婉儿,你说了这么多,可是又有什么意义呢,我和傅槿宴已经结束了,你看不惯我,不过是因为我们曾经是夫妻,你是在嫉妒我,嫉妒我曾经拥有的他的那些岁月,可是没有办法,当初我们两情相悦,他心里有我,这不是我能拒绝的,而你,当时在哪里还不知道呢吧?为了这个嫉恨与我,你也真是有意思。难道你不应该反省一下自己为什么不能在那么多年以前,就引起他的注意呢?”

    “你——”

    宋轻笑说的每一句话,都像是在郑婉儿的伤口上撒了一把盐,令她又痛又恨。

    她也想要在当初,就能够引起傅槿宴的注意,让他喜欢上自己,而不是面前这个平庸至极,一无是处的女人。

    可是世事就是如此的无常,她的愿望,终究是没有实现。

    不过——

    “是吗?我嫉妒你?没错,有一点儿!但更多的是心疼,我心疼槿宴这么多年以来还要对你容忍,心疼他的艰辛。但是现在没有关系了,我会好好的对待他,让他再也不会感到羞耻。一开始拥有他又如何,能够笑到最后的才是赢家,不是吗?”

    “没错,你说的很对,只有笑到最后的才是赢家,那就祝你能够一直笑口常开。告辞,不用送!”

    轻嗤一声,宋轻笑转身离开。

    这一次,再也没有受到任何的阻拦。

    郑婉儿望着她已经离开的背影,气的脸都在抽抽,咬着牙冷哼一声,猛的一下子站起身来,对着局促不安的萌萌吩咐道:“我回房间休息一下,快要时间的时候记得提醒我。”

    “那婉儿姐,这个晚礼服……”

    看着她手指的方向,郑婉儿挑了挑眉,很是嫌弃的看着那个绑着蝴蝶结的礼盒,嗤笑一声:“庸俗的人,连东西都是庸俗的,简直幼稚的不堪入目。”

    “萌萌,拿上衣服,跟我回房间,好好的‘修整’一下。”

    闻言,萌萌咬了咬唇,却是不敢拒绝,连忙点了点头,看着她率先走上楼去,小心翼翼的摸了摸自己的口袋,按了一下,然后才赶紧抱着衣服追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