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一十九章 郑婉儿,你究竟是什么意思?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宋轻笑点了点头,并没有放在心上。

    快步的跑上楼,就看到郑婉儿正坐在镜子前面,慢慢的描摹着自己的眉眼。

    透过镜子看到呼吸有些急促的萌萌,她不悦的皱起了眉,语气不善:“你看看你慌张的那个样子,生怕别人不知道你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是不是?毛手毛脚,真不知道你是怎么长到这么大的。”

    “婉儿姐,是我的错,我下次一定会注意的。”萌萌又是鞠躬又是道歉,红着一双眼睛,委屈的不行。

    见状,郑婉儿越发的觉得烦闷,皱紧了眉头挥了挥手,不想再听到她说话。

    “宋轻笑已经在楼下等着了是不是?”

    “是。”点了点头,萌萌又忍不住提醒她,“刚才我说你在忙,宋小姐就要走,被我连劝带说的才肯留下来,但是听她的意思,不想要等的太久。”

    郑婉儿嗤笑一声,看着镜子中自己脸上浓浓的嘲讽和轻蔑,神情越发的不以为然:“她说不想等就可以不等了吗?笑话!也不看看这里是谁的地盘,她有没有这个资格。”

    话虽然是这么说,但是郑婉儿也担心时间拖得太久,宋轻笑没了耐心,先走了,那自己的计划就要白白的浪费了。

    于是她丢开手中的眉笔,冷哼一声,站起身来,微眯着眼睛,像是一位高傲的女王一样,对着萌萌冷声吩咐:“告诉宋轻笑,就说我马上就要下去了,让她做好准备。”

    “是。”

    低声应下,萌萌转身下了楼,对着坐在沙发上的宋轻笑扯出一抹笑说道:“宋小姐,请稍等,婉儿姐马上就下来了。”

    “多谢。”微微颔首示意,宋轻笑悠闲的等待着,直到听到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她连忙站起身朝后看去,结果却惊讶的瞪大了眼睛,“怎么是你?”

    看着她充满了不可思议的眼神,郑婉儿很是满意,微扬着下巴,缓步从楼梯上慢慢地走下来,一步一步的到了她的面前。

    因为她穿着高跟鞋的缘故,硬生生的比穿着平底鞋的宋轻笑高出一头,所以气势上有些居高临下的压迫感。

    “怎么就不能是我,看到我很惊讶吗?”

    嗤笑一声,郑婉儿转身坐在沙发上,接过萌萌双手递上来的一杯现榨的果汁,捏着吸管缓缓的吸了一口,继而微挑着眉梢看着她。

    因为是在家里,所以郑婉儿的身上只穿着一身真丝睡衣,轻薄,透亮,包裹着她的好身材,看上去也是诱人无限——可惜宋轻笑是个女人,对她提不起兴趣来。

    “确实是很惊讶,只是既然是你,那又何必整出这些名堂来,弄得这么神秘,很有意思吗?”

    “当然有意思。”郑婉儿掩唇轻笑,姿态妩媚,却又带着不容忽视的嘲讽,“毕竟能够看着你像个仆人一样尽心尽力地为我效劳,什么怨言都不敢有,就是为了让我满意,然后施舍给你那些钱,你说有没有意思?”

    听着她话语中的冷嘲热讽,宋轻笑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冷哼一声,拿起衣服,漠然的说道:“是吗?在你心里原来是这么想的,那真是不好意思了,可能要不能如你所愿了。这次的买卖,我不做了,这件晚礼服,我也不会卖给你了,你还是另请高明吧。”

    说完,她气势汹汹的转身就要离开,结果却听到身后郑婉儿有些尖锐又带着得意的声音响起:“你想要终止买卖?那你想的也未免实在是太天真了,是不是忘记了我们之间可是签了合同的。萌萌,把合同拿过来。”

    “是。”

    随着一阵脚步声的去而又返,宋轻笑转过身来,就看到她的手里捏着一张纸,笑的越发的得意:“你看,这可是当初我们之间签订的协议,上面可是明确的标明了,若是双方其中一方无故违约,那么赔偿金,则是当初酬劳的十倍。宋轻笑,你若是真的愿意因为自己的一点点小情绪,就付出这么大的代价,那我也无所谓,一件衣服,我还没有穿过,却能换回来这么高的价格,对我来说,也不算是一笔赔本的买卖。至于衣服,大不了我去买一件高定,你赔给我的价钱也是足够的了。”

    闻言,宋轻笑愤恨的咬紧了牙,不想让自己因为情绪失控,而做出什么有失颜面的事情。

    郑婉儿确实懂得她的弱点在哪里,十倍的违约金,对于现在的她来说,真是是一笔难以承担的重担,她可以赔出来,但是一旦赔了,自己这段时间以来辛辛苦苦努力所挣来的钱,就几乎全部都打了水漂。

    没有了资金作为保障,工作室运转都会出现问题,更不要提,她还要提升自己的价值,去把傅孟辰接回来。

    到这个时候宋轻笑才明白,“钱不是万能的,但是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这句话的道理所在,真的是一分钱难倒英雄汉。

    “宋小姐。”

    接到郑婉儿的眼神的指示,萌萌踟蹰的上前,柔声的劝说她:“你和婉儿姐之间没有必要这么剑拔弩张的,不过是之前有些误会,但若是因此就结下仇怨,那岂不是因小失大?这次你若是执意毁约,不仅要赔付大量的违约金,到时候你们工作室的名声,也会受到一定的影响,试问谁会愿意选择一家无端端的就要违约的工作室呢,你说是吗?换位思考一下,宋小姐不要因为自己的个人原因,影响了未来的发展。”

    萌萌的话给了她会心一击,她现在,确实是没有能够任性的本钱了。

    这一次,会被郑婉儿摆上一道,也是她自己倒霉,因为高昂的酬劳就盲目的答应了,现在见到了幕后者,才想到后悔,但是为时已晚。

    深吸了口气,宋轻笑扯出一抹苦笑,点了点头,语气充满了无奈:“好,很好,郑婉儿,算我这次是栽倒了你的手上,这套晚礼服,你拿去,我们合约结束,以后互不相欠。只是我不明白,有那么多的工作室可以供你选择,为什么你就偏偏只挑上了我?你究竟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