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一十七章 三生有幸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闻言,宋轻笑轻哼了一声,看都懒得看她,抬脚朝着沙发走过去,和坐在一旁的安德烈父子打了一声招呼,一屁股坐了下去。

    “笑笑干妈。”安越洋迟疑了一下,才怯生生的喊了一声,伸手指着她的眼睛,好奇地问道,“你的眼睛是怎么回事?我记得之前你的眼睛又大又漂亮,现在怎么会……”

    “哈哈哈哈哈……”

    话没说完,旁边的欧珊珊已经忍不住疯狂的笑了出来,一边笑,一边搂着安越洋,上气不接下气:“哎呀儿子呀,你可要小心一点,你笑笑干妈的眼睛现在可是一个禁忌,轻易不要提,不然她不乐意了,揍你怎么办?到时候我可是拦不住的,毕竟我这么的柔弱,看着就没什么战斗力。”

    “欧珊珊。”宋轻笑冷漠的开了口,顺便瞪了她一眼,警告的意味十足,“脸是个挺重要的东西,所以你最好还是带着点,不要轻易地舍弃。”

    结果没想到欧珊珊全然不以为然,摆了摆手,语气十分的不在意,“没关系,就凭咱俩这关系,对着你的时候我完全可以不要脸。”

    面对着如此厚颜无耻的回答,宋轻笑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如何应对了,最后只能长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哭笑不得,“行,算你狠,你赢了,我甘拜下风。”

    取得胜利的欧珊珊很是兴奋,拉着一脸懵逼的安越洋来了个击掌,高兴地简直想要蹦到地上跳一段老年迪斯卡。

    对于她这么疯疯癫癫的状态,宋轻笑已经无言以对,只能靠着翻白眼来纾解自己郁闷无比的心情。

    “拿着冰块儿敷敷眼睛吧,这样会好一些。”一道温润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闻声,宋轻笑扭过头去,就看到一个白色的鼓鼓胀胀的毛巾伸到了自己面前,顺着手臂看上去,正好对上安德烈柔和的笑脸。

    见状,宋轻笑连忙道了声谢,将裹着冰块儿的毛巾接了过来,一边敷眼睛,一边感慨,意有所指:“明明是一家人,可是这个处事风格相差的真的是太多了,简直就是天差地别啊。这世道,还能说些什么呢,真是很无奈了。”

    “少在那阴阳怪气的,”撇了撇嘴,欧珊珊伸手在她的头上敲了一个爆栗,没好气的说道,“我老公那也是受到我的指示,不然才懒得搭理你呢,所以你应该好好地感谢我,而不是阴阳怪气的在那里损我。”

    宋轻笑轻哼一声,不以为然。

    敷了一会儿,就听到佣人走过来,态度恭敬地说道:“先生,太太,午饭已经准备好了,可以开饭了。”

    “知道了。”

    应了一声,众人站起身来,朝着餐厅走去。

    吃过饭后没多久,宋轻笑就提出了告辞:“时间不早了,我先走了,工作室那边还有事情等着我处理呢,已经荒废了一上午了,再不去,到时候她们两个估计要拿着大砍刀追杀我了。”

    “可是你……”欧珊珊还是有些不放心她的精神状态,毕竟昨天受了那么大的打击,现在就又要去工作,不知道能不能承受得住。

    宋轻笑知道她对自己的关心,笑了笑,摇了摇头说道:“放心好了,我已经没事了,昨天虽然是喝醉了,但是该说的话,该发的牢骚,也都向你倾诉过了,所以我现在已经一身轻松,什么事情都难不倒我了。你放宽心,我已经老大不小了,不是当初那个遇到事情就慌张的不知所措,只会找你求救的宋轻笑了。”

    看着她笑容浅浅,不像是心中有愁闷的样子,欧珊珊便也放下心来,叹了口气,颇有些无奈:“你自己能够想通,那是再好不过的了,生活中的痛苦磨难多得是,若是因为这么一件事,你就萎靡不振,以后的日子还要怎么过?不过你也放心好了,只要有我在,就不会让别人欺负到你的头上。”

    闻言,宋轻笑轻轻地笑了笑,眼眸中却是有泪水浮现。

    不管两人平时怎么斗嘴,怎么打闹,但是在彼此的心中,都视对方为自己最珍贵,最无可替代的朋友,能够遇到这样的朋友,才真的是三生有幸。

    挥了挥手,宋轻笑转身离开,打车去了工作室。

    看到她回来,萱萱和小纯还有些惊讶:“笑笑姐,你今天居然这个时候才来?”

    她看了看时间,“已经快要下午了,这太不符合你的性格了,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麻烦了?而且你的眼睛……”

    听到她提起自己的眼睛,宋轻笑就觉得颇有些难为情。

    之前虽然已经冰敷过,但是因为眼睛肿的实在是太厉害了,效果甚微,而且临从欧珊珊家里走的时候,她还找了几贴双眼皮贴,想要在最后拯救一下自己的眼睛,结果不出所料的以失败告终。

    无可奈何之下,她只好顶着这一双性感迷人的小咪咪眼睛来上班了。

    想想也是挺丢人的了。

    “我的眼睛……没啥事,就是昨晚没有睡好,结果就成了这个样子,上午之所以没来,也是在和我的眼皮作斗争,可惜最后还是惨败了。”

    闻言,两人对视一眼,齐齐的捂住了嘴,拼命地忍着不让自己笑出来。

    这个理由简直是太搞笑了!

    看着她们两人忍笑忍得脸都红了的样子,宋轻笑嫌弃的翻了个白眼儿,摆了摆手,边向里走边说:“行了,想笑就笑,有什么好怕的,再怎么说,姐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还会在乎你们的嘲笑吗?笑话,太瞧不起人了。”

    说话间,她已经走到了楼梯上,随后就听到了她们放肆的,不要掩饰的笑声,不由得黑了脸。

    让笑还就真的笑啊?这么不给面子,月末奖金全部扣光!

    回到办公室之后,宋轻笑还是一副郁闷满满的样子,打开电脑想要工作,却发现自己的头还是有些疼,想到应该是酒劲儿还没有过,便决定暂时缓一缓,反正手头现有的这几个任务也不是很着急,迟一些也没有关系。

    闲着无聊,她打开邮箱想要清理一下没有用的邮件,结果这个时候,电脑突然响了一下,提示她有新的邮件送达。

    宋轻笑点开邮件看了看,挑了挑眉,有些诧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