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一十五章 他变了,他早就变了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没有错,没有错,你这是天经地义的,是最正常的想法。”

    欧珊珊拉着她,以免她因为情绪激动而摔倒在地,皱紧了眉头,试探性的问道:“不过你这么伤心,是不是……傅槿宴不同意你们见面?”

    “不同意?岂止是不同意,呵!”

    了冷笑一声,即使已经喝醉了,可宋轻笑依旧没有忘记当时傅槿宴所说过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他的表情,他的嘲讽,都深深地刻印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你知道当我提出这个要求的时候,他和我说什么吗?那个时候,我以为是我的听觉出现了问题,或者是我的脑子出了问题,否则的话,又怎么能够相信,那样的话,竟然是从他的嘴里说出来的……”

    “那他到底是说了什么了?”欧珊珊急的不行,想要寻求她今天如此反常的原因,究竟是怎么回事。

    宋轻笑抽了抽鼻子,随手在脸上抹了一把,哽咽着说道:“他说,他说,我要是想要见辰辰,可以,只要我愿意陪他几天,他高兴了,自然就会让我们母子相见……”

    “什么?!”

    这个答案显然超出了欧珊珊的承受范围内,她瞪大了眼睛,眼眸中写满了难以置信。

    一旁一直沉默寡言的安德烈闻言了之后,也是一副十分惊讶的样子,显然这个消息都不是他们能够想象得到的。

    “我的天哪,笑笑,你确定你不是喝多了胡言乱语吗?傅槿宴,傅槿宴怎么会提出这样的要求呢,他是不是疯了?”

    “我胡言乱语?我可没有这么大的想象力,能够说得出这么厚颜无耻的话!”愤怒的宋轻笑抓起一个酒杯狠狠地摔在了地上,发出一声清脆的玻璃破碎的声音。

    只是酒吧中的音乐的声音太大了,所以根本就没有引起任何的惊慌,只有周边临近的人听到了,但也只是随意的瞄了一眼,随即又将视线移开,完全没有放在心上。

    看着她紧紧地咬着牙,瞪着眼睛,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欧珊珊的心里也十分的不自在,搂着她的肩膀,轻声安慰她说:“笑笑,别难过了,你也是了解傅槿宴的为人的,他一定也是受了刺激,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并不是真的要羞辱你或者是什么。你生气归生气,但是也不能因此而折腾自己,本来你的身体就不好,又来买醉,喝了这么多的酒,倒时候胃病要是犯了怎么办,得不偿失是不是?”

    “珊珊,我不了解他,我真的是不了解他。”宋轻笑靠在她的怀里痛哭流涕,泪如雨下,“他变了,他早就变了,他才也不是当初我认识的那个傅槿宴了,他变得冷酷又无情,绝情的令我心底发寒,我害怕,我真的是好害怕……”

    搂着她的肩膀,欧珊珊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了,只能拍着她的肩膀,轻声地劝慰着她,任由她哭诉。

    眼泪不是解决任何的问题,但是能够将心中的苦闷宣泄出来,这样,才不会觉得生活中缺少希望。

    哭了不知道多久之后,宋轻笑终于渐渐地缓和了心情,眼中也已经流不出泪水。

    她缓缓的坐直身体,看着欧珊珊,有气无力的说道:“珊珊,我好难受,我的胃像是有一把火在里面燃烧一样,我的头也好疼,好累,我想睡觉,想要好好地休息一下,你带我回家吧好不好,我想跟你回家。”

    闻言,欧珊珊顿时心疼的不行,连忙点了点头,搀扶着已经烂醉如泥的她站了起来,走了两步,她的脚下一软,两人险些摔倒在地。

    幸好安德烈一直跟在她们的身边,眼疾手快的扶住了她们,才使得她们没有和大地来一次亲密的接触。

    “我背着她吧,这样方便一些。”

    欧珊珊想了想,确实是个好办法,便点了点头,扶着宋轻笑趴在了他的背上,三个人穿过人群,向着外面走出。

    走出大门的那一刹那,两人齐齐的松了口气。

    许久不来这种地方,还真的是享受不起里面的氛围,感觉耳膜分分钟都要被震破了。

    小心翼翼的将宋轻笑放进了车里,欧珊珊也跟着坐在了后面,陪着她,安德烈坐在前面,车子开得又稳又快,丝毫不会让人感觉到难受。

    回到家里面的时候,安越洋已经在自己的房间里面睡着了,佣人听到声响,连忙走出来,帮着将宋轻笑扶到了客房,轻轻地放躺在床上。

    “老公,今天我在这里陪着笑笑,不然她这个样子,我实在是有些不放心。”

    闻言,安德烈心中闪过一种“果然又是这样”的想法,只要宋轻笑来这里,自己就要独守空房,这已经是不能更改的铁定的事实。

    叹了口气,他伸手在欧珊珊的脸上轻轻地捏了一下,笑着说道:“我知道,没关系,你在这里好好地陪着她,有什么需要就赶紧叫人,别自己扛着,喝醉酒的人力气都比较大,你这个小胳膊小腿的,恐怕都弄不了她。”

    “我知道的,放心好了。”笑了笑,欧珊珊踮起脚,在他的唇上重重的亲了一口,发出“吧唧”一声,十分的响亮,“这是晚安吻,剩下的,我以后补给你。”

    安德烈一听,顿时眉开眼笑,深邃的眼眸中燃起了两团小小的火苗,“珊珊,这可是你说的,千万不能耍赖啊。”

    “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欧珊珊肯定的点了点头,也不管自己说这么深奥的中文他是否听得懂。

    送走安德烈之后,她转身看着躺在床上,双眼紧闭,一副非常难受样子的宋轻笑,叹了口气,叫佣人端了杯温热的蜂蜜水来,哄着给她喂下,又帮着她擦了擦脸和手,换了一身睡衣,这才放心的将她塞进了被子中,看着她紧锁的眉头渐渐舒展,终于平静的睡了过去。

    折腾完这一切之后,欧珊珊也累的只喘粗气,起身进到浴室里面洗漱了一番之后,走了出去,掀开被子,躺在了她的身边。

    “睡觉吧,不管有多么大的痛苦和难过,睡醒一觉,又是崭新的一天,事情总会过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