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一十三章 宋轻笑的杰作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福气吗……”喃喃的重复了一句,傅槿宴忍不住笑出了声,只是笑声中充满了凄厉和痛苦。

    笑着笑着,他突然垂下头,直视着宋轻笑,眼眸中充满了冰霜,冷的令人心中发寒:“既然如此,那我就祝你幸福好了,只是以后,再也见不到辰辰,希望你不会太难过。不过我想你也不会觉得很难过吧,毕竟你马上就会有新的孩子,到时候,辰辰对你而言,就不再是独一无二的,你自然对他也不会有现在这么深的感情了。是我想的太多了。”

    “你——”

    宋轻笑没想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刚才的那些什么结婚生子,不过是为了刺激他,为了激怒他而随便说的,她和韩潮之间,原本就是假的,她对韩潮有感谢,但是没有爱情。

    可是现在,傅槿宴竟然用她说过的话来堵她,令她毫无招架的能力,顿时她就再也维持不了表面上的淡定,变得十分的慌乱,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注意到她脸上的淡定似乎正在瓦解,傅槿宴眼眸中闪过一抹疑惑,瞬间明了一切,心中升起了巨大的欢喜。

    一切都是假的,是吗?

    她刚才说的那些,都只是为了气气自己,根本就不是真的,自己差一点儿就要被她蒙混过去了。

    想通了这一点之后,傅槿宴的心情瞬间变得非常的好,眼眸中也不复刚才的伤痛,变得一片清明,若是仔细观察,甚至还能在他眼底看到浓浓的欢喜。

    ——那是一种劫后余生的欣喜。

    宋轻笑正沉浸在自己的郁闷之中,自然是无瑕理会他,也就没有注意到他的表情,不知道自己的心思已经全部都被看穿,兀自握紧了双手,咬紧了牙关,心中愁闷,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最后,她终于还是气愤地一拍桌子,瞪着眼睛看着傅槿宴,咬着牙,每一个字都像是从牙缝儿里面蹦出来的一样,带着浓浓的怨恨:“傅槿宴,算你狠!但是你也别太得意了,现在的我确实是没有和你抗衡的能力,但是为母者强,为了辰辰,我一定会咬着牙忍下来的,总有一天,我会将辰辰夺回来的,到时候,我在近日所受到的屈辱,都会加倍的奉还回来!”

    说完,宋轻笑拿着外套,转身离开了包厢,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从始至终,傅槿宴都没有开口挽留她,任由她消失在拐角处。

    良久之后,他掏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出去,沉声说道:“给我拿一套衣服来,送到圣地亚023包厢。”

    接到电话之后的陈盛丝毫都没敢耽误,连忙开着车先去了清晓园取了一套干净的衣服,又马不停蹄的送了过去。

    路上的时候他还很庆幸,幸好已经过了晚高峰,不然自己今天就甭想这么顺利了。

    站在包厢门口,陈盛深吸了口气,曲起手指敲了敲门,就听到里面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进来。”

    推门而入,当看到傅槿宴现在的模样的时候,他着实惊讶了一下,倒吸了一口凉气,瞪圆了眼睛:“总裁,你这是怎么了,被谁给围攻了吗?”

    傅槿宴今天穿的是一套浅色的西装,那杯红酒泼过来,将他的胸前全部都染红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胸口受伤了,正在流血。

    开始陈盛也差点儿以为是这样,但是在看到他脸色红润有光泽,完全都没有失血之后的虚弱苍白的模样,他就知道,应该是没有什么大事。

    听到他的疑问,傅槿宴只是瞥了他一眼,一句话都没说,拿过他手中的袋子,转身就进了一旁的卫生间。

    陈盛这时候才想起来,这个包厢是不久前自己帮着订的,来的是……宋轻笑!他的前任老板娘。

    这么看来,这一切的杰作,应该都是她干的了?

    想想就觉得……好刺激啊。

    这个世界上,能够对着傅槿宴又打又骂,还能毫发无损的,除了这一个女人,应该是找不出来第二个了。

    美人笑,英雄冢啊!

    正在感慨的时候,卫生间的门被打开,重新收拾了一番,焕然一新的傅槿宴走了出来,看着他一副沉思的模样,皱了皱眉,语气不怎么耐烦的说道:“发什么呆呢?走了。”

    陡然惊醒的陈盛连忙点了点头,跟在他的身后走了出去,离开了餐厅。

    跑出餐厅之后,宋轻笑漫无目的的走了不知道多久,最后在一个街边的长椅上坐下,看着依旧人来人往街道,静静地发着呆,渐渐地,有泪水从眼底蔓延出来,再也隐忍不住,倾流而下。

    这个时候,面前没有傅槿宴,她也不用再克制自己的情绪,捂着嘴,任由泪水放肆的流淌,似乎只有这样,她心中的悲痛才能够减少一些,才不会那么的难过。

    哭了好久之后,感觉眼睑处已经干涸的发涩,似乎再也没有眼泪能够流出来,她才伸手随意的在脸上抹了一把,随即站起身来,看了看周围的环境,虽然有些陌生,但是她还是认得出来是哪里。

    竟然是不知不觉走到了这边的酒吧一条街。

    看着周围的灯红酒绿,门口都是来来往往的高谈论阔的人,宋轻笑的心中也起了悸动。

    借酒消愁……喝醉了,是不是就没有心情去想那些令她难受又难堪的事情了?

    想到这里,宋轻笑打定主意,挑了一家看起来还算正规的酒吧,径直走了进去。

    被酒保招待着喝了两杯酒之后,她就感觉有些头晕目眩,快要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不过,宋轻笑来这里是为了发泄,所以为了避免自己喝醉了出现什么无法挽回的事情,趁着还清醒,她掏出手机给欧珊珊发了一条微信,告诉她自己现在的位置,让她来陪陪自己。

    发完消息之后,她就没有什么好顾虑的了,端着杯子一杯接一杯,喝的不亦乐乎。

    酒虽然苦,但是没有她心里的感觉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