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成人的世界,向来都是这么残酷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深吸一口气,宋轻笑强忍着眼泪,对着他微微一笑,点了点头,声音哽咽:“没错,你说得对,成人的世界,向来都是这么残酷,没有付出,怎么会有回报。你当初那么强硬的带走辰辰,丝毫没有给我拒绝的机会,自然也是不会轻易的让我再见到他,我也是傻了,太想他了,所以天真的以为会有奇迹出现,现在看来,还是我异想天开了。但是没有关系,你不想让我见他,那我就不见。辰辰早晚有一天会长大的,我就算在他的身边,也不能一直陪着他,若是能够让他早些认识到现实的残酷,也是挺不错的。”

    说着她话题一转,瞥着傅槿宴,扯着嘴角露出一抹讥讽,眼眸中是掩饰不住的憎恶,相对于当初他强行带走傅孟辰的时候还要浓烈,像是一团黑墨,浓的化不开。

    “至于你刚才说的,抱歉,请恕我不能同意,毕竟……我现在已经有了男朋友,为了他,我也不能做出这种事情,这是对他的一种背叛。我们说好了,要对彼此忠诚,所以你的提议,我不会有任何的考虑的。”

    说到“男朋友”的时候,傅槿宴的眉角狠狠地跳了一下,看着她,语气硬的像是冰块一样:“男朋友?是说的韩潮吗?可是我记得刚刚你说过,你和他只是演戏,为的不过是骗我。”

    “当时确实是如此,但是现在不一样了。”

    看着他明显的不悦的脸色,宋轻笑心中生出了一丝报复的快感,这种感觉就像是罂粟一样,令人上瘾,欲罢无能。

    突然之间,她想要见到傅槿宴更加难看的脸色,看着他愤怒,看着他失控,看着他双目瞪得狠狠地,像是暴躁的想要杀人一样!

    宋轻笑咬紧了牙关,轻呵一声,眼神轻佻,不以为然:“我确实是说过,但是我也说了,那是在当初我们要离婚的时候,可是现在不一样了,经过了这么多的事情,他一直陪在我的身边,为我遮风挡雨,跑前跑后,我很感动,心中一直记着他对我的好,日久生情可能就是这个意思吧。我们当初公开,不是意气用事,也不是为了躲避什么,只不过是我们觉得,既然相爱,那就让所有人都看到我们幸福的样子,况且这一切,还要拜郑婉儿……哦,就是你的前女友所赐,如果不是她在一旁的‘帮助’,我们也没有勇气走到这一步,以后若是有机会,记得帮我谢谢她,感谢她的推波助澜,让我找到了真正的幸福。”

    不得不说,当一个女人狠下心的时候,她说的每一句话,都像是淬了毒药的刀子一样,扎在心上,一刀就可以毙命。

    傅槿宴知道宋轻笑也算是伶牙俐齿,平时对上别人的时候,唇枪舌战,基本上就没有吃过亏。但是她面对着自己的时候,却是撒娇娇嗔的时间居多,两个人互相说说闹闹,无伤大雅。

    可是风水轮流转,傅槿宴真的没有想到,有一天,自己会成为她攻击的对象,而且来势汹汹,令他毫无招架的能力。

    所以说,是真的没有感情了吗?所以这么伤人的话说的如此流畅,没有丝毫的犹豫。

    看着他明显的已经阴沉下来的脸色,宋轻笑心中除了报复的快感之外,还有着浓浓的心疼。

    明明曾经那么相爱的两个人,却走到了如此的地步,像是有着不共戴天的仇恨一样,彼此之间互不相让。

    但是——

    这一切都是他逼的!

    捂住了隐隐作痛的胸口,宋轻笑嗤笑一声,继续在他的胸口上撒盐,一下一下,毫不犹豫:“对了,忘了告诉你,我应该很快就要结婚了,到时候,还希望你能来参加我们的婚礼,能够得到你的祝福,我们应该还是很高兴的。以后若是我生了孩子,或许……”

    “你要为他生孩子!”

    傅槿宴再也忍不住,猛地低吼出声,眼眸瞪得滚圆,红血丝密布,像是一头受了伤,十分暴躁的猛兽一样。

    宋轻笑从来没有见过他如此失控的模样,当初在雪山受困,在国外被绑架,他也是这般的疯狂,可是那个时候她已经昏迷,没有看到,只不过是听身边的人讲述,现在亲眼所见,果然是十分的骇人。

    但是即便如此,她还是咬紧了牙关,倔强的与他对视,丝毫不服软,点了点头,毫不心虚的承认了:“没错,我们既然相爱,结婚生子是再正常不过的流程了,有什么问题吗?”

    “有什么问题……你当初明明说过,为了辰辰,你不会再和别人生孩子,你要给他独一无二的爱,现在你却……所以你一直都是骗我的,是不是?就像当初你告诉你,你对韩潮没有感觉,可是转身你就和他在一起了,是不是!”此时的傅槿宴已经愤怒的几乎快要失去理智。

    他的心中越发的惶恐,不知道自己所做的这一切究竟是对是错,他发现,无论自己做了什么,都像是将她往更远的地方推,推的越来越远,越来越远,几乎就要触摸不到的远方……

    闻言,宋轻笑忍住心中的悲痛,不以为然的撇了撇嘴,“是我骗你还是你骗我?当初你也答应过,会让我抚养辰辰,结果呢,你却蛮横的将他夺走,完全都不顾及我的感受,现在你居然还好意思来质问我。没错,我确实是说过不再生孩子,但前提是辰辰还留在我的身边,现在他在你那里,你却连见一面都不允许,你想过我的心里会不会好受吗?”

    “所以你就用这样的方法来报复我,不惜赔上自己的一生吗?”傅槿宴渐渐地冷静下来,声音有些弱,有些低,不复他往日里的沉着冷静。

    或许在他对上宋轻笑的时候,就已经无法再冷静了吧。

    听到他宛如困兽一般的痛苦嘶鸣,宋轻笑狠狠地咬住唇,不想自己被心中的伤痛所牵引,硬着心肠“嗯”了一声:“没错,但是有一点你说错了,我没有赔上我的一生。韩潮喜欢我,爱我,对我好,这么多年始终坚持着没有放弃,他这样的好男人,能够和他在一起是我的福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