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一十一章 陪我几天,你想看多久都可以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为了不想他继续误会,不想他因此而阻拦自己见孩子,宋轻笑咬了咬牙,终于还是将实情说了出来,“当初我们刚要离婚的时候,为了让你能够痛快的签下离婚协议书,所以我们联手在你面前演了一出戏,让你以为我已经移情别恋,那个时候,我不过是拜托他帮我找一个暂时的住处,并没有和他在一起……”

    因为她说话的时候是低垂着头的,所以没有看到在自己说出来的时候,对面的人眼眸中闪过的一抹精光,还有隐隐的欣喜。

    这个答案,虽然傅槿宴曾经也设想过,但始终无法确定,可是现在听着她亲口承认,心中的欢喜更上一层楼。

    轻咳一声,掩饰住自己的欣喜,他依旧是一副冷漠的姿态,颇为玩味的“哦”了一声,十分的意味深长,“原来是这样。宋轻笑,看来我真的是小瞧你了,居然这么有心计,会耍心眼,很可以啊。”

    听着他言语中的嘲讽,宋轻笑皱紧了眉,忍着心中的不悦,冷声说道:“你说话不用这么阴阳怪气的,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再提起来也没有意思。我只想要见见辰辰,别的什么都不要,希望你不要为难我。”

    “为难?我怎么舍得为难你。”

    看着她恨不得和自己划分清楚界限的样子,傅槿宴突然就气不打一处来,冷哼一声,勾着唇角,突然露出一抹坏笑,压低声线,带着明显引诱的感觉,“你想要见辰辰,可以啊,不过你要先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被他的表情吓到,宋轻笑下意识的向后躲了躲,浑身竖起了戒备。

    见状,傅槿宴玩味一笑,意有所指的说道:“你知道的,我和郑婉儿已经分手,现在身边没有合适的女伴,之前又太过洁身自好,况且我还有洁癖,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近我的身。我是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有需求很正常,如果长时间的忍着不纾解出来,恐怕对身体会造成很大的影响,所以……想要看辰辰,可以,没问题,你陪我几天,你想看多久都可以。”

    闻言,宋轻笑当时就愣在了原地,瞪大了眼睛看着他,脸上布满了难以置信,不相信自己刚刚听到了什么。

    这种事情,这种话,竟然会是从他嘴里说出来的,这简直就是……

    开玩笑吗?

    “不,不好意思,你刚才说的,说的什么,我有些不太明白……”

    “我的意思很简单,只要你愿意陪我几天,我就同意让你见辰辰。”傅槿宴面带微笑,说出来的话却像是带着刀子一样,“毕竟我们同床共枕这么多年,对彼此的身体很熟悉,知道对方喜欢什么,这样一来,岂不是省了很多麻烦?最主要的一点是,至少你,还算干净。”

    最后四个字,仿佛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顷刻之间,所有的理智,全部倒塌。

    宋轻笑看着面前微笑自若的男人,却觉得,他是这样的陌生,陌生到令她感到害怕,那些伤人的话,那些令她难堪地话,从他的嘴里说出来,却没有丝毫压力,简直,简直是……

    心中的悲愤就像是决堤的洪水,汹涌澎湃,再也隐忍不住。

    猛然站起来,宋轻笑端起面前的酒杯,毫不犹豫的朝着他的脸就泼了过去,随后用力的将杯子甩到一边,伸出手指着他的鼻子,眼眸中满是屈辱的泪水,“傅槿宴,我一直以为,就算我们离了婚,也不至于成为仇人,当初的事情,我怨你,可是我自己也有责任,所以我也在惩罚我自己。可是现在看来,我错了,我真的是太异想天开了,你就是一个禽兽,没有人性的禽兽!你今天这么的侮辱我,如果能够让你感到快乐,那么恭喜你,你成功了,我今天来求你,你却将我的自尊、我的骄傲踩在脚底下,无情的碾压,什么一日夫妻百日恩,都是屁话!”

    面对着她的嘲讽,傅槿宴不为所动,拿起餐巾擦拭着自己头发上脸上正在滴落的红酒,轻笑一声,抬眼看着她,表情说不出来是嘲讽还是什么:“惩罚?没错,你确实是在惩罚我,因为我对你的疼爱,对你的在意,因为我不想你受到伤害,所以我瞒着你流掉了孩子,可是我也是为了你,你不理解我,怨我,恨我,我都默默地承受住了。可是宋轻笑,有一点你要记住,我们彼此之间平等!不是你想要如何就如何!之前既然你决定要离婚,为了让我签订协议不择手段,我如了你的愿。可是这个世界上不是事事都能随心所欲,你在这里得到,就一定会在某一个地方失去。”

    将已经被清香的红酒浸湿的手帕丢到一旁,傅槿宴看着站着自己对面,愤怒得身体都在轻微发抖的宋轻笑,心中的疼痛翻江倒海,但他还是咬紧了牙关,强忍着,不愿意轻易泄露出一点点的情绪。

    很多时候,一味的退让和容忍,只会将她推得越来越远。

    最先动心的人就已经输了,不是吗?

    被偏爱的人才有恃无恐,才能如此的肆意妄为。

    “你想要见孩子,我就一定要同意你见他吗?宋轻笑,从我们离婚的那一刻起,你和我之间,就再也不是以前的亲密关系,所以你对我提出的要求,我有权拒绝,也有权索取相应的回报。你不愿意,我无可厚非,不过你的愿望,只怕也要落空了,于情于理,我不吃亏,所以你自己想想清楚,觉得是我在侮辱你,还是你自己在自取其辱!”

    宋轻笑自打认识了傅槿宴,这么多年以来,从来没有见过他这个模样。

    当初两个人阴差阳错的结了婚,开始的时候是为了彼此利用,没有动感情的时候,傅槿宴对待她,也是宠着的时候比较多。平日里总是和她斗斗嘴,吵吵闹闹,但都无伤大雅,甚至在自己作死想要拉拢他和邱嘉茗的时候,他知道了,虽然也生气,但最终却是连训斥都不舍得,只是不痛不痒的说了她两句,顺便还表了一下自己的真心,两人却是水到渠成。

    可是现在,他对着自己说出来的话,句句扎心,完全都不在意她的感受了。

    说来也对,为什么要顾及她的感受呢,当初要离婚的时候,就已经是恩断义绝了,自己亲手将一切的后路都斩断,现在迎来的这个局面,一点儿都不奇怪,万事万物,都是因果循环,报应不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