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零九章 五十七秒的通话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很好,打一棒子给一个枣的事情你们做的很厉害,我技不如人,甘拜下风,这一次我认了,但是回去转告傅槿宴,这次的事情我也给他记下了,以后,毕竟加倍奉还!”

    说完,她再也没有丝毫犹豫的挂断了电话,力气大的电话都差点儿裂开了缝隙。

    转身一屁股坐在沙发上,郑婉儿手臂搭在额头上,气的肺都要炸了,咬紧了牙关,在心中将傅槿宴骂了个遍,一副有着不共戴天的仇怨的模样,令人看了心中发寒。

    傅槿宴,你这么对我,我们走着瞧,这件事情不会就这么算了的,我郑婉儿闯荡了这么多年,不是随便一个人就可以戏耍的!

    “求婚”的事情已经过去了好几天,网上的热议渐渐消退下来,众人的注意力很快就被新鲜的事情引走,没有太多的人再去关注这件事。

    娱乐圈之中鱼龙混杂,什么事情都可能会发生,想要找到真爱简直比登天还难,看过了热闹之后,也就不会再放在心上了。

    这段时间,宋轻笑总是在偷偷观察着这件事情的进展,看着傅槿宴和郑婉儿之间似乎是真的一刀两断了之后,心里不知道是个什么感觉,总有种庆幸,却又不仅仅是庆幸的感觉。

    她对郑婉儿的印象实在是太差了,就算傅槿宴重新结婚,她也希望他找一个性格温婉的女人,而不是像郑婉儿一样做作又势力,这样的人表面纯良,内心泛着黑水,非常容易在背后下黑手,欺负她的辰辰。

    不过现在好了,两人之间已经再无可能,所以也就不用在意那么多了。

    想到这里,宋轻笑拿起日历看了看,才发现傅孟辰已经被傅槿宴带走快一个月的时间了。

    这么长的时间里,自己再也没有见过他,也没有听到过他的声音,连一个电话,或者是一条语音消息都没有发来过,傅槿宴完完全全的想要断了她们母子之间的所有联系。

    思念如同滔滔江水,绵绵不绝,宋轻笑捂着胸口,觉得自己已经痛苦得快要窒息了。

    思前想后,她终于还是鼓起勇气,给傅槿宴打了一个电话。

    电话响了很久才被接起,传来一个冷漠至极的声音:“喂,你好,哪位?”

    哪位……连自己的电话都已经删除,并且不记得了吗?

    想到这种可能,宋轻笑心中泛起了苦笑,难过的想要哭,却还是拼命地忍住了,不想让他发现自己的软弱,也绝不能让他看了自己的笑话!

    “我是宋轻笑。”轻声地说出自己的名字,宋轻笑害怕自己一用力,就会率先忍不住哭出声来,“我想要和你谈谈,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

    “谈谈?我们不是已经离婚了吗,还有什么好谈的?”傅槿宴的语气依旧十分的冷漠,即使面对的是她。

    闻言,宋轻笑咬着下唇,用力的握住手机,深深地吸了几口气,调整着自己的心绪,努力使自己的语调听起来很正常,“傅槿宴,我是真的想要和你谈一谈,不是和你吵架,你能不能……就算我们已经离婚了,但是没有必要成为仇人吧。”

    “说的很有道理。”傅槿宴慢条斯理的应了一声,“那好吧,看在你这么卑微的恳求我的份上,我给你一点儿时间。今天晚上八点,圣地亚餐厅,不见不散。”

    说完,没有给她任何反应的机会,便挂断了电话。

    “等一下……喂,喂!”宋轻笑对着电话喊了好几声,却始终也得不到任何回应,她才不得不相信,通话已经结束了。

    五十七秒。

    两个人隔着这么久之后的第一次通话,竟然只有短短的一分钟都不到的时间,说出去还真是会让人笑话的啊。

    看着已经进入锁屏模式的手机,宋轻笑扯着嘴角露出一抹苦笑,眼中心中全都浸满了苦涩,苦得令她难以忍受。

    可就算是难以忍受,也要咬紧牙关忍着,这一切,都是自己作出来的,既然如此,就要勇于承担一切责任,绝对不能有任何后悔的想法,很多事情,根本就没有后悔的余地!

    咬紧了牙,宋轻笑放下手机,重新拿起画笔,继续画图,不再去理会这件事。

    另一边,傅槿宴干脆利落的挂断电话之后,却是望着手机久久的发呆。

    他刚才是故意的,故意装出一副不认识她号码的样子。

    可是……怎么可能不认识呢,电话打来的时候,上面的备注明晃晃的“亲爱的老婆大人”几个字,触目惊心,仿佛是在嘲笑他一般,而且就算他将号码删除了,可是那简单的十一个数字,他也已经牢记于心,想忘都忘不掉了。

    刚才的冷漠,不过是傅槿宴自己的伪装,他害怕自己若是不这样,会忍不住冲过去,紧紧的抱着她,死也不让她离开。

    若是那样的话,恐怕会将她吓得离自己更远了。

    所以他必须拼命地压制自己,不能轻举妄动,以免一个不小心,便将她吓跑了。

    距离两人见面还有两个小时左右,傅槿宴特意重新换了一身衣服,打理了一下发型,看起来十分的帅气。

    收拾妥当之后,他早早的开车过去,却没有下车,而是静静地坐在车里,耐心的等待着。

    七点半,一个俏丽而又熟悉的身影出现在视线里。

    宋轻笑穿着一身简单的小西装,头发盘起,插着一根古典的发簪,有几缕秀发垂落下来,修饰着脸型越发的柔美,微风吹过,扬起她的发梢,明媚动人。

    默默地看着她走进餐厅,傅槿宴垂下头,看着自己紧张的握紧了双手,缓缓的松开,手心中满是潮湿的感觉,已经激动得出了汗。

    自嘲的笑了笑,抽出两张纸巾擦了擦手心,他推开车门,缓步走了出去。

    随着侍应生的带领,到了一早就定好的包厢,推开门进去,宋轻笑已经坐在了里面。

    “来的还挺早啊。”

    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男人,已经是记忆中俊朗的模样,可是眼眸中的深情此刻已经是荡然无存。

    最熟悉的陌生人,说的就是他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