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零八章 赔偿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瞥了瞥他手上的纱布,傅槿宴冷声问道:“伤口没什么事吧?”

    “没事,就是一些小伤,消消毒,贴个创口贴就行了,不过是医院的人大惊小怪,就包扎的有些夸张了。”说着,陈盛举起自己的手晃了晃,脸上布满了无奈。

    沉吟片刻,傅槿宴点了点头,淡声吩咐道:“把你刚才去医院所有的费用,交给财务,算工伤,然后这笔钱……我会找郑婉儿要回来。”

    “找她要?”

    陈盛听了,惊讶的瞪大了眼睛,眼眸之中写满了难以置信,“不用了吧总裁,这些不过是一些小伤,不碍事的,要是为了这件事,伤了彼此之间的和气……”

    “你觉得我和她之间的关系很好吗?”傅槿宴的一句反问,成功的堵住了他没说完的话。

    确实,要是关系好,又怎么会让她在众人面前出丑,一开始就是利用罢了,只不过怪她太异想天开,还自以为是,若是安分守己,等到事成之后,傅槿宴一高兴,给她的酬谢一定无比的厚重,能够让她一跃到众人之上。

    可是郑婉儿的智商不够,还没怎么样,就敢去耀武扬威,以为这里是她说一不二的娱乐圈,谁都要敬她三分,结果,翻船了。

    想起她之前在办公室门口张牙舞爪,疯疯癫癫的样子,陈盛突然有些后怕,幸好那个时候她没有一激动的扑过来咬自己一口,不然的话,自己就真的要去打狂犬疫苗了。

    想到这里,陈盛觉得,这笔损失还是要要回来的,只是……

    “总裁,这些加起来才几百块钱都不到,还不够辛劳费的。”

    “谁说我只要这些了?”

    抬起眼瞥了他一眼,傅槿宴扯着嘴角,露出一抹冷笑,“你的医药费,还有误工费,精神损失费,零零总总加在一起,也有不少,只要要回来了,都算作你的损失。我要让他们知道,我傅氏的大门不是谁都可以进来的,也不是谁都有资格在这里大吵大闹的,既然敢在我的地盘上撒野,就要担得起这个后果。”

    看着他冷酷的表情,陈盛缩了缩脖子,突然又有些心疼郑婉儿,多可怜,本来以为自己能够嫁入豪门,结果美梦瞬间破灭,这个时候还要被威胁,被警告,估计等她收到赔偿通知的时候,脸都要气歪了吧?

    所以说,招惹谁都不要招惹傅槿宴,不然后果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起的,这厮的阴招多得很,令人防不胜防。

    郑婉儿刚刚回到公司,还没有来得及喝口水,进听说傅氏集团来了电话,说要找她。

    一瞬间,她还以为是傅槿宴后悔对自己说了那么重点话,准备要给自己赔礼道歉——完全忽略了是公司的电话,而非是私人电话。

    于是,郑婉儿当即兴高采烈的接过电话,轻咳一声,姿态端的很足:“哪位?”

    她是真的生气了,就算现在要给她道歉,也要等她气消了才可以,不好好哄哄她,她是绝对不愿意的。

    郑婉儿还想着,无论一会儿傅槿宴说什么,自己都要摆出冷漠一些的样子,让他感觉到危机,这样以后就不会再欺负自己。

    结果满心的期待,甚至在脑海中已经演练了一遍过程之后,却听到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客气的女人声,咬字清晰,语气和顺,明明听起来感觉很是悦耳,却让她感觉气闷不已。

    “你说什么,让我赔偿!”

    大喜过后的巨大失望,使得郑婉儿难以控制自己的音量,对着电话尖声的吼了出来,“我凭什么要赔偿,他不过是被我挠伤了,能有多严重,你们居然为了这么一点儿小事,来让我赔偿,简直是不可理喻!傅槿宴呢,让他接电话,我倒要看看,他居然就这么纵容自己手下的员工如此胡作非为吗?”

    “郑小姐,您先别激动,这件事情,就是经过总裁的首肯,我们才会和您进行商讨。虽然只是挠伤,但是伤口很严重,陈特助又是总裁的贴身助理,责任重大,现在因伤不能工作,这会给公司带来很大的损失,所以我们也没有办法,还请郑小姐多多谅解。”电话那头的行政讲话十分的客气,有理有据,不急不缓,让人挑不出一点儿错来。

    但越是如此,郑婉儿就越觉得愤怒,感觉自己的自尊心已经被人踩在了脚下,用力的碾压。

    想着自己刚才还在欣喜傅槿宴会来哄哄自己,说之前的事情都是他的错,不是有意的,现在看来,自己才真的是异想天开,白日做梦啊。

    深吸了口气,郑婉儿忍住了想要破口大骂的冲动,冷笑了一声说道:“你说是我挠伤了,有什么证据吗?有证据再来找我要赔偿吧,不然的话,我会告你们勒索诽谤的。”

    说完就要挂电话,结果却听到行政人员忍着笑的声音传了过来,“郑小姐说笑了,要是没有证据,我就不会打这个电话了。郑小姐是不是还没有看到网上那段关于您在总裁办公室门口对着陈特助大打出手,大吼大叫的视频?若是没看到也没有关系,我们公司各个角落都是有监控的,三百六十度高清,连你的脸上刚刚冒出来的痘痘都能拍得一清二楚,所以……哦,对了,还有一个最关键的事情我差点儿忘了说,为了以防万一,我们打电话的时候都会录音,刚才你明明白白的说了,是你伤了陈特助,亲口承认的,这可比什么证据都来的更加直接,是不是呢郑小姐?”

    明明是如此客气舒缓的语调,但是其中嘲讽的意味已经顺着话筒传到了郑婉儿的耳朵中,就像是朝她的脸狠狠地抽了一巴掌,打得她头晕目眩,难以冷静。

    她倒是没有想到,对方居然还留了这么一手,完全就没有给她留下任何的余地。

    傅槿宴,你够狠!

    你是想要从此恩断义绝,老死不相往来是吗?

    既然你这么狠心,这么绝情,那就不要怪我了,我不能对你下手,但是别人,我就不需要有什么顾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