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零七章 出气筒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你叫什么叫!这里轮到你出声了吗?一个做助理的,居然连这点事情都控制不好,任由其在网上发酵,不想着办法解决,居然还拿到我的面前让我看,你是不是觉得我活的太安逸了,所以想要找事情气气我,让我感受一下生活的不易?”

    越说越来气,郑婉儿随手拿起车座上的懒人枕,朝着她劈头盖脸的打过去,边抽边咬牙切齿恶狠狠的说:“我告诉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那些小心思!以为把我扳倒了,你就能平步青云吗?那你真是痴人说梦!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货色,成天奢望着不属于自己东西,我现在就让你好好地清醒清醒!“

    愤怒使人失去理智,她此时已经将自己的助理和宋轻笑混为了一谈,分不清眼前的这个人究竟是谁。

    但是不管是谁,都是她看了就觉得心烦,想要撒气的对象!

    小助理连连挨打,懒人枕虽然柔软,但是再柔软的东西,抡直了力气抽在身上,也是生疼的感觉,况且她又还是一个小女孩,细皮嫩肉的,根本就受不住这样的殴打。

    但是在车里,她没有地方躲,想要跳下车去,又怕被路人看到眼前的情景,所以只能咬紧了牙,硬生生的忍着,双手护住脸,至少脸上不受伤,自己一会儿还能见人。

    她忍着痛,连吭都不敢吭,默默地忍受着郑婉儿的肆虐,直到有人敲了敲车门,引起了郑婉儿的注意。

    下一秒,车门被推开,经纪人阴沉着脸上了车,坐在了她们身边。

    “婉儿,网上视频的事情……”显然她也已经看到了,只是话没说完,眼睛瞥到一旁缩在角落里面瑟瑟发抖的小助理,又扭过头,看了看正在轻抚着自己有些凌乱的头发,姿态十分慵懒的郑婉儿,蓦然沉下了脸,“你是不是又打她了?”

    “打?红姐,你在开什么玩笑,我是那样的人吗?”轻笑一声,郑婉儿斜着眼睛撇过来,眼神轻蔑,不屑一顾,“不过是她办事不利,我气不过,训了她两句,她自己觉得委屈,所以就摆出这么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要我说啊,竟然比我这个影后的演技还要好,还真的是后生可畏啊!”

    闻言,红姐顿时皱紧了眉头,想要说些什么,张了张嘴,却又不知该从何说起,最终只好无奈的摆了摆手,叹了口气,有气无力的说道:“我也不管你了,你自己多注意着点儿吧,但是做什么事情之前,都要好好的考虑清楚,不要再像今天这么冲动了,知不知道,为了你,公司又要付出多大的辛苦为你做危机公关,你就行行好,消停两天吧。”

    说完也懒得再看她,扭头看了看一直缩着肩膀垂着头的小助理,叹了口气,伸手想要拍拍她的肩膀,却明显地感觉到她瑟缩了一下,只好作罢,放柔了语气哄着她,“一会儿路过药店的时候,你去里面买点儿药,把你的这些伤处理一下,需要多少钱,公司报销,顺便会给你一些抚慰金,婉儿这两天遇到的事情太多了,心情不好,情绪失控也是再所难免的,你就多担待一些吧,别放在心上,好吗?”

    还没等小助理有所反应,一旁的郑婉儿就不屑的嗤了一声,摆弄着手上的水晶指甲,漫不经心的嘲讽着:“她就是一个助理,红姐你不用这么费心的哄她吧?她要是有什么不愿意的,随时可以走人,我绝对不拦着,既然上我这来工作,领着高薪,就要承受着相应的责任,这样才公平,不然上哪去找那么多天上掉下来的馅饼啊。”

    听到她这么说,如此的轻视自己,小助理恨得牙根痒痒,双手紧握成拳,手背上的青筋都爆了起来,整个人都在发抖,仿佛正处于极大的愤怒之中。

    见状,红姐越发苦恼,瞪了郑婉儿一眼,无声的警告她闭上嘴,继而拍了拍她的肩膀,微微用力,向她施压,语气轻柔,但是带着威严的语气在耳边响起:“萌萌,姐知道你受了委屈,但是工作向来都是如此,有付出才有回报,虽然婉儿的脾气不是很好,但是你在这里获得的,要比你在别的地方获得的好处多一万倍,这些你自己心里应该有数,若是离开了这里,以后能不能找到这么高薪又轻松的工作都难说,更何况,你还能见到这么多的明星,各种大人物,这都是别人梦寐以求都求不来的好事情啊。所以……换位思考,你就会发现,很多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糟糕。放宽心,你的付出,我们都记着,以后绝对不会亏待你,婉儿好了,我们大家才会好,不是吗?”

    听着她似劝解又似威胁的话语,萌萌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了口气,再缓缓的吐出,点了点头,声音还带着些许哽咽,“红姐,我知道了,我没有怪婉儿姐的意思,是我自己工作没有做好,才会惹得她生气的,以后我会多加注意,绝对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了。”

    “这就对了嘛。”红姐笑的志得意满,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语气越发的轻柔,“你年龄还小,处理事情肯定是有不完善的地方,但是没关系,我们继续努力,不完善的地方就多下些功夫,总有做好的那一天的。”

    “我记住了,红姐。”

    郑婉儿不经意的瞥了一眼,看着已经氛围十分和谐的两个人,撇了撇嘴,脸上露出明显的嘲讽。

    这种情况让红姐来处理就对了,不管是什么样的人,都能被她三言两语的安抚好,而自己,只需要坐在一旁歇着就好了,至于其他的……不在自己的担心范围内。

    安抚完这一个,红姐无声的松了口气,偏过头,看着郑婉儿脸上不屑一顾的表情,又是气不打一处来,但还是拼命地忍住了,只是指着她无声的警告了一番,就吩咐司机开车,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送”走郑婉儿之后没多久,陈盛敲了敲门,走进了办公室,手上的伤已经包扎好了,正站在傅槿宴的面前汇报工作。

    傅槿宴面色淡薄,偶尔回应一声,其余的时间,就像是一尊雕塑一样。

    “以上就是您今天的全部行程,若是有什么变动,我会再进行更改。”微鞠一躬,陈盛刚要转身准备离开,却又被他再次叫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