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零五章 最后一点希望击碎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闻言,萱萱顿时双手交握在胸前,眨了眨眼,双眼不断地冒着小星星。

    “哎哟小纯纯,没看出来啊,你居然还有这样大彻大悟的想法,真是令我刮目相看啊。”

    “那是你没见识。”小纯轻哼一声,“我这个人可是十分有内涵的,不像你这么的庸俗。”

    被嫌弃庸俗,萱萱的小暴脾气顿时就忍不住了,扑过去和她打闹在了一起。

    傅氏集团总裁办公室。

    看着站在面前一脸气愤难耐的郑婉儿,陈盛欲哭无泪。

    自家老板惹下来的风流债,为什么要让他来承担后果?

    冤不冤?!

    “你让开,我知道傅槿宴在里面,我要找他问个清楚。”郑婉儿一张脸都已经气的扭曲了,双眼还有些红肿,明显能够看出来,已经是哭了很久。

    陈盛一脸的为难,“郑小姐,不是我不让你进,但是见总裁事先都要预约的,就算没有预约,你打个电话也可以,接到通知,我马上就放行,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助理,可千万别难为我啊。”

    “打电话?要是打得通的话,我也不会找到这里来了!”郑婉儿不顾形象的大声吼着,引来周围人纷纷侧目,甚至还有人悄悄地举起了手机。

    陈盛察觉到了周围的目光,犀利的眼神扫过去,将一群蠢蠢欲动的人都按了回去。

    “郑小姐,我们公司有我们必须要遵守的规矩,谁都不能破坏,否则以后还怎么管理手下那些人。我知道你心情不好,但这里毕竟是公司,是公共场合,你这样大吵大闹的,有损自身的形象,是不是?终究还是要为自己多多考虑呀。”

    “形象?呵!”

    冷笑一声,郑婉儿简直都要疯了,双手大力的一挥舞,指着他的鼻子几乎要破口大骂,“我的形象,我的脸面,都已经被傅槿宴踩在了脚底下,我还顾得了什么。今天我一定要见到他,他若是不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我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你给我让开!”

    说着,郑婉儿扑上去就想要硬闯。

    毕竟面对的是一个女人,还是一个知名的明星,陈盛也不敢下手太狠,只能尽全力的防护着,结果冷不丁的脸上就被她长长的指甲狠狠地抓了一下,顿时感觉火烧火燎的疼。

    这个女人,简直就是一个疯子!

    就在陈盛险些要招架不住地时候,身后办公室的门终于打开,傅槿宴长身林立,面容冷峻:“找我?进来说吧。”

    转而看向一脸狼狈的陈盛,皱了皱眉,脸上有着明显的不悦,“你抓紧时间去把伤口处理一下,然后打针破伤风或者是狂犬疫苗,省得麻烦。”

    陈盛一听,顿时满头黑线。

    打这两个干什么!

    不过这是自家老板的指令,他也不敢不听从,连忙点了点头,转身快步的走了。

    傅槿宴看了一眼涨红着脸的郑婉儿,面无表情,转身又回了办公室。

    见状,郑婉儿连忙跟了上去,随手关上了门,上前几步,从背后将他抱住,瞬间泪如雨下,“槿宴,这到底是为什么啊,你为什么要说出那些话?我们明明之前那么好,我不相信你对我没有感情,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惹得你生气了?要是的话,你告诉我,我一定改,绝对不会再犯了,只要你不生我的气就好,好吗?”

    无论是多么强势的女人,在心爱的人面前,都会收敛起自身的锋利,变得像小绵羊一样温顺,只希望得到他的一丝垂怜。

    可惜注定是要让她失望了。

    傅槿宴握住她环在自己腰际的手臂,不容拒绝的拉开,转身看着她双眼通红的模样,声音冷漠得像是数九寒冬的冷风,刺得人骨头发疼,“你确实是做了让我非常不开心的事情,但是我当时说的那些,却不仅仅是因为我生气,我对你,从始至终,都没有过喜欢,让你误会我很抱歉,但是除此之外,原谅我无话可说。”

    闻言,郑婉儿仿佛是承受不住这样的打击,脚步趔趄,向后退了一步,满脸的不可置信,难以想象,“怎么,怎么会是这样……我不相信!你说我做了让你不高兴的事情,那你告诉我,是什么,你说啊!”

    “当初笑笑住院的事情,还有和韩潮所谓的恋情,全都都是你指使人爆出去的,是吧?”

    听到他冷漠的声音,郑婉儿原本还歇斯底里的声音突然像是被按了暂停一样,顿时就哑口无声,说不出话来。

    她万万没想到,居然会是因为这件事,而且更没想到的是,傅槿宴竟然也查到了她的头上。

    握紧了拳头,郑婉儿下意识的就想要否认,但是话还没有说出口,就听到他冷漠的声音再次响起,“你不要想着否认,我既然能够说出这样的话,那就说明我手里有着足够的证据。是不是选择说谎,希望你想明白了再回答。”

    傅槿宴的话,将她心里最后一点希望击碎了。

    原本以为自己设计的天衣无缝,却没想到,一举一动都早就被发现的彻彻底底,根本就毫无秘密可言,枉费自己还在沾沾自喜,以为自己不着痕迹的就扫平了障碍,现在看来,完全是自己在异想天开。

    郑婉儿呆呆的看着他,片刻之后,突然爆发出了一阵疯狂的笑声,声音尖锐刺耳,听了只觉得浑身不舒服。

    傅槿宴皱着眉,看着她如此癫狂的样子,抿着唇没有说话。

    笑了好久之后,郑婉儿才渐渐地停缓了下来,瞪着眼睛,满是怨恨的看着他,咬牙切齿的说道:“傅槿宴,你是在逗我吗?你和宋轻笑已经离婚了!你们之间没有任何关系了,我就算是曝光了又如何,对你没有任何影响,看着自己的前妻有了好的归宿,难道你不开心吗,你不为她感到幸福吗?你现在居然因为这件事来和我算账?傅槿宴,你的脑子是不是病?”

    “我和笑笑离婚是我们之间的事情,外人没有资格插手。”傅槿宴瞥了她一眼,眼眸中的寒意足以冰冻人心,“笑笑如果有了喜欢的人,想要新的开始,那我自然是不能够阻拦,也不会有任何的意见,但是现在,她和韩潮之间,全都是被你逼出来,不得不承认的,而且因为这件事,我的儿子也受到了影响,被有心之人肆意抹黑侮辱。这一切都是因为你的私心所起,你觉得我应该是什么态度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