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零四章 劲爆与更劲爆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就在众人屏气凝神的等待着傅槿宴回答的时候,只见他微微一笑,笑容比刚才还要明媚一些,低沉的声音透过话筒,传得无比清晰,“婉儿,我今天过来,是因为我记得之前你曾提过一次,希望杀青的时候我能来,这样你会很开心,所以我今天才会过来,我以为你还记得,现在看来,似乎已经忘记了。”

    闻言,郑婉儿表情有些怔然,显然没有想到,他竟然会说出这么一番话,当即就觉得有些脸热,但还是强装着淡定,只是嘴角的笑容有些不自然了。

    傅槿宴并没有在意她的表情,继续自顾自的说着:“至于你刚才说的,不好意思,似乎和我理解的有一些出入。当初我们相识,确实是相谈甚欢,但是并没有一见钟情,而且我一直都觉得,你是一个非常不错的朋友,看着你如此的努力,我一直都非常钦佩,所以每次你有所要求的时候,我都尽量的不去拒绝你,因为我觉得,努力的人有权利获得自己想要的一切。但是今天看来,你似乎对我的举动存在着误解,为了避免让误会变得更加严重,今天当着在场的媒体朋友的面,我要解释清楚,我对你,是出于朋友之间的欣赏,而不是男女之情。”

    傅槿宴举起自己被她握住的手,另一只搭在她的手背上,缓缓的,但是不容拒绝的一点一点的推开,“很抱歉,给你造成了误会,但是现在解除误会似乎还为时未晚。”

    此番话一出来,全场寂静,众人全都屏气凝神,大气都不敢出。

    谁能想到,剧情竟然会发生这样的翻转,简直就是打了所有人一个措手不及。

    郑婉儿更是隐藏不住脸上的震惊和惊讶,瞪圆了眼睛,有隐隐的红血丝在眼球上蔓延,表情僵硬,身体还在微微的发抖。

    “槿,槿宴……”她找了好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充满了难以置信和惊慌失措,“你在说什么,为什么我听不明白呢,什么叫做我误会了?明明事实就是我以为的那样子的啊!为什么你要这么说,为什么!”

    情绪受到了太大的震惊,郑婉儿已经无法控制自己,吼得撕心裂肺,险些破了音。

    原本在发呆的众人,也被她这么突如其来的一嗓子吓得回了魂,连忙举着相机“咔嚓咔嚓”的拍个不停。

    原本以为影后主动求婚就已经是很劲爆的新闻了,没想到,更劲爆的还在后面,一向被众人追捧的女神居然直接就被拒绝了。

    这个消息不得不说,已经是将众人的注意力全部都集中到了一起,每个人的眼中都闪烁着兴奋的光芒,不轻易放过任何一个细节。

    这个时候,郑婉儿已经无暇顾及他们的想法,她的心里全都是刚才傅槿宴说的话,慌乱得不知所措,急切的想要得到一个解释。

    可是傅槿宴似乎是不想再和她说什么,扔下一句“多保重”之后,转身便离开了。

    媒体原本想要追上去,却被周围突然出现的一群黑衣保镖拦住了去路。

    这个时候他们才想起来,傅槿宴的身份,不是他们轻易的就可以造次的。

    当事人走了一个,但另一个还没有走,于是众人纷纷调转方向,围攻郑婉儿,七嘴八舌的想要再问出什么来。

    郑婉儿心态几乎已经要崩溃了,面对着咄咄逼人的长枪短炮,她深吸了口气,终于还是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大吼了一声“滚开”之后,由助理搀扶着,跌跌撞撞的逃走了……

    视频到了这里就结束了,下面依旧是议论纷纷,说什么的都有。

    “天啊,这是什么见鬼的反转,傅槿宴居然拒绝了郑婉儿?他是眼睛瞎了吗?”

    “什么意思,合着这么长时间以来,都是闹着玩的?靠,当谁是傻子吗?”

    “哎哟哟,说什么影后,像是有多大能耐一样,结果还不是被人家玩腻了就抛弃了,以为自己高人一等,不过是异想天开。”

    “世风日下,什么事情都能看到啊,再也不相信爱情了。”

    “为什么我没明白是什么意思呢?傅槿宴说两个人是朋友,朋友之间能够这么亲密?我也是信了你的邪!”

    ……

    宋轻笑面色凝重,眉头紧锁,显然也有着和他们相似的疑问。

    当初郑婉儿找上门来的时候,气势汹汹,若是没有足够的底气,她绝对是说不出来那些话的,由此可见,她和傅槿宴之间一定是确定了关系。

    可是现在傅槿宴当着媒体的面,又矢口否决,这说明他确实没有承认这层关系,否则的话,他不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落她的面子。

    可是他这么做的意义是什么呢?

    当初做的那一切,让所有人都以为他是真的喜欢上了郑婉儿,没有一个人怀疑,甚至就连自己,还为此偷偷地哭了好久,现在一切都成为了误会,像是笑话一样,这让她显然是无法理解。

    思前想后,宋轻笑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心中却有一丝丝窃喜。

    傅槿宴不喜欢郑婉儿,甚至当众拒绝了她,完全就是给她报了当初的仇,虽然这一切都是她自己联系到一起的,没有具体的根据,但是有的想就不错,何必事事都要去较真呢。

    关掉网页,宋轻笑突然觉得心烦意乱,不想再去理会他们之间的事情。

    真的也好,假的也好,都与自己没有关系了,不是吗?

    自嘲的笑了笑,宋轻笑调出画了一半的设计图,继续专心致志的工作,完全一副不被外界的琐事打扰的模样,专心的模样令偷偷上楼来查看情况的萱萱都感到汗颜。

    笑笑姐这么专心,居然没有情绪失控什么的?简直是太不正常了吧?

    蹑手蹑脚的回到楼下,她将自己观察的结果告诉小纯,结果得到她一个嫌弃的白眼儿,“难不成你到笑笑姐精神崩溃,又哭又闹的样子才开心吗?”

    “那怎么可能。”瞪大了眼睛,萱萱摇头否认,“只是笑笑姐表现的有些太冷静了,这样的新闻对于她来说,应该还是比较有冲击力的吧?”

    “有没有又能怎么样,你不要忘记了,笑笑姐现在可是韩潮的女朋友,两人关系好着呢,笑笑姐不会再因为别人影响自己的感情,那样对谁都不公平。既然已经离婚了,那么过去的就已经过去了,早就该放下了,看到这些事情呢,就当个乐子,看了,笑笑,就抛诸脑后,不想那么多,生活才不会觉得那么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