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章 清明节顺便给你上柱香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不是这样,可是照着你这样继续不眠不休的工作下去,用不了多久,你就未老先衰了。”瞪了她一眼,欧珊珊满心满眼的都是心疼,“笑笑,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有些事情不能急在一时,辰辰现在在傅槿宴那里,谁能确定他就一定会受到委屈?傅槿宴当初有多疼爱他,我们大家都是看在眼里的,你不能凭着郑婉儿那个女人的三言两语就相信了她,不管怎么说,傅槿宴也是你多年的丈夫,你们相处了这么久,他是什么性格的人你还不了解吗?怎么可能轻易地被那个女人蛊惑。所以要我说,你就放宽心,辰辰在他那,只会过得很好,不会受到任何委屈——除了没有完整的亲情,但这是你们的选择,他也没有拒绝的余地。”

    听到最后一句,宋轻笑的心猛地揪紧,十分的疼,痛彻心扉。

    不能给傅孟辰一个完整的美好的家庭,是她心中永久的亏欠。

    虽然她知道,就算是在单亲家庭中,按照傅孟辰的性格,也一定能够生活的很好,但是终究是有着缺陷。

    就像她自己,当初父母分开的那些年,她和爷爷生活在一起,爷爷对她宠爱有加,可是有些感情,却还是无法体会到,即使后来到了宋家,算是家庭的另一种圆满,可是她的心里,始终有一处空缺,这么多年都难以填平。

    自己当初经历过的一切,现在又要在自己的孩子身上再次经历,这对于宋轻笑来说,也是一件十分残忍的事情。

    但是……她也是无能为力,只能对傅孟辰抱有满满的亏欠,今后有机会,再想办法弥补吧。

    而且宋轻笑心里也明白,傅槿宴对傅孟辰,只会越来越好,绝对不会亏欠,更不会将对自己的怨气发泄到他的身上,这一点,她是绝对相信的。

    可是有些事情,她相信是一回事,心里却始终都有一道坎,难以跨越。孩子不在自己的身边,做父母的就永远都不会安心,心中始终有事情记挂着。

    “珊珊,你说的这些我也都知道,可我就是心里不安,我现在这么拼命,就是想要将辰辰夺回来,我要让傅槿宴知道,我虽然是个女人,可是他能给辰辰的,我也可以。而且就算傅槿宴对待辰辰一如既往,可他终究还是要再结婚的,等到他娶了别人,又生了孩子之后,那该怎么办?到那个时候,辰辰在那个家里,就会像个外人,妈妈不是亲妈妈,弟弟妹妹也不是亲的弟弟妹妹,他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婴儿,现在的他已经明白很多事情了,到那个时候,他就会知道自己和他们之间的隔阂,是他无论如何都难以融合进去的。那个时候,他该多么的伤心多么的孤单,所以我绝对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可是就算是这样,那你呢?”欧珊珊皱着眉头,语气有些急,“你以后也是要结婚的,也要生下其他的孩子,对于辰辰不也是一样的结果吗?”

    “不一样的。”

    摇了摇头,宋轻笑的笑容显得十分苦涩,透着一股难言的悲凉,“当时辰辰被带走的时候,我跟傅槿宴求情,曾经说过,就算我再结婚,也不会再生孩子了,我这一辈子,只要辰辰一个孩子,其他的,都没有可能。所以刚才的那些情况,在我这里是绝对不会发生的。”

    闻言,欧珊珊猛然瞪大了眼睛,脸上写满了难以置信,“你、你说什么?宋轻笑,你是疯了吗,这种事情你都想的出来,我看你的脑子确实是出了问题。不生孩子?你以为现在的丁克那么好找吗,你知道这样男方要承受多大的压力吗?况且这还和普通的不生孩子的情况不一样,你这是要求别人帮着你养孩子,怎么可能?宋轻笑,做人绝对不能这么自私的?”

    “这是自私吗?我并不觉得啊。”扯着嘴角笑了笑,宋轻笑一脸的坦然,丝毫不为所动,“假如我有了想要结婚的对象,这些情况,我一定会事先就和他说明,让他提前有个心理准备,能接受,我们就结婚,不能接受,那就一拍两散,谁也不耽误谁,也挺好的。”

    “你——”

    平生第一次,欧珊珊被她如此理所当然的态度逼得毫无还嘴的能力,只能瞪着眼睛干生气,完全拿她没有一点儿的办法。

    看着她鼓着腮帮子生闷气的模样,宋轻笑感到十分的抱歉,叹了口气,放柔了语气,“珊珊,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为我着想,但是有些事情,你没有经历过,不知道内情,所以你体会不到我的心情。我们不要说这件事了好不好,今天好不容易能出来聚一聚,不要破坏了气氛。”

    “要破坏也是你破坏气氛,不是我。”欧珊珊瞪了她一眼,一脸的傲娇。

    宋轻笑哭笑不得,连连点头,宠溺的不行,“好好好,都是我的错,让女王大人生气了,真是罪该万死,还请女王大人千万不要和我一般见识,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我这一次吧。”

    每次她一耍宝,欧珊珊就拿她没有丝毫办法,现在也是一样,本来还想要绷着点儿,结果看到她眼巴巴求饶的模样,顿时就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看着她终于笑了,宋轻笑也默默地松了一口气,对她眨了眨眼睛,得意的神情在眼眸中流转。

    “你少嘚瑟,我可还没有消气呢。”瞪了她一眼,欧珊珊没什么好气的说道,“别的我不管,我也管不着,但是你绝对不能再这么折腾自己了,我可不想明年清明节祭祖的时候,还要顺便给你也上柱香。”

    “呸呸呸,你就不能盼着我点儿好吗?”宋轻笑翻了个白眼儿,感觉自己会被她气死。

    轻哼一声,欧珊珊十分理直气壮的摇了摇头,“不能。反正我话已经给你放在这里了,你自己照量着办吧,到时候真的出了什么事,你才是哭都没地方哭去,不想让我们担心,那你自己心里就好好的琢磨琢磨该做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