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九十九章 毁容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打完“小报告”,欧珊珊觉得自己的人生价值突然得到了升华,心情都变得好了许多,继续看着杂志,等着某个口是心非的女人醒过来,继续对自己扯淡!

    临近下午十分,宋轻笑终于从睡梦中醒来,张开眼睛,茫然的看了看眼前的景象,似乎有些迷茫,不知道自己身处何方,刚想要动一下,却觉得自己的肩上和手臂酸疼的难以忍受,像是有几万根针同时扎着自己一样,令她忍不住发出一声痛苦难耐的嘤咛。

    “哟,觉主,醒了啊,真不容易。”头顶传来一个熟悉的充满了玩味的声音,“我还以为你要一觉睡到明天早上,都在考虑要不要直接把你丢在这里不管你了呢。”

    闻声,宋轻笑挣扎的坐了起来,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欧珊珊,还没来得及说话,就看到她拿着手机对着自己照了一张相,速度快到她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

    “哎哟,这张照片照的真的是绝了,完全可以称作你这一生最大的黑历史了,哈哈哈哈……”欧珊珊捧着手机,笑得几乎要抽过去了。

    见状,宋轻笑仍旧是不明所以,呆呆的看着她,喃喃的问道:“珊珊,你怎么了,什么黑历史,我的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她一边说着,一边就要伸手朝着脸上摸去,结果还没有碰到,就被欧珊珊紧急喊停:“等会儿,你别动!千万不要破坏案发现场,我给你拿镜子照一照,你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等到她掏出镜子,伸到宋轻笑面前的时候,明显的可以看到宋轻笑的表情从一开始的茫然到惊讶,再到惊恐,面部表情异常的丰富,简直可以去唱戏了。

    “我靠!我的脸怎么变成这样了?是不是趁我睡着了,你揍了我一顿?”

    欧珊珊:“……”

    嫌弃的翻了一个白眼儿之后,她撇了撇嘴,上下打量了宋轻笑一番,就差在脸上写上“你在逗我吗”几个大字了。

    “我要是想要揍你,还用等着你睡着了,那你还真的是太瞧不起我了,正面刚我都不带怕你的。你那个脸,就是被你趴着睡觉给弄得,怨别人没用,得怨你自己。”

    闻言,宋轻笑拿起镜子又照了照,皱紧了眉头,自我嫌弃已经到达了顶峰。

    出来的时候她是化了妆的,毕竟最近的脸色不是很好,既然是陪着欧珊珊出来,总不能给她丢了面子。

    可是她当初因为觉得卸妆费劲,买的彩妆都是不防水的,刚才自己睡梦中似乎是哭了,眼泪将眼妆全都晕染开了,底妆也脱掉了一大半,口红更是蹭得脸上胳膊上都是,最关键的是,因为一直是趴着的姿势,所以她白皙的额头上有一个十分明显的红印,长长的一条,几乎是要贯通南北了。

    现在自己这个形象,几乎和毁容没有什么差别了。

    吞了吞口水,宋轻笑后知后觉的捂住脸,从指缝中透出一点点缝隙来,悄声问道:“珊珊,快点儿,带没带化妆品啥的,给我补一补,不然这个样子,我一会儿还怎么见人啊。”

    “这样挺好的啊,多有冲击力,走出去绝对回头率杠杠的。”欧珊珊忍着笑,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别扯!”宋轻笑瞪圆了眼睛,语气悲愤,“我可是个要面子的人,绝对不能让别人看到我这个样子,不然以后我在社会上还怎么混啊。珊珊,珊珊女王,女王大人,你快点儿帮帮我吧。”

    受不了她黏黏歪歪的哀求声,欧珊珊连忙搓了搓手臂,从包包里面掏出一个小巧的化妆包,丢到了她面前,“拿去拿去,赶紧弄,可别用这么恶心人的语调和我说话了,鸡皮疙瘩都要吓掉了,你不觉得恶心人,我还承受不住呢。”

    宋轻笑对着她吐了吐舌头,扮了个鬼脸,连忙打开化妆包,对着镜子细细的补起妆来。

    收拾完毕之后,呈现在欧珊珊面前的终于又是那个光鲜亮丽的宋轻笑——毁容之前的模样。

    “总算是有点儿人样了。”欧珊珊点着头,默默地感慨了一句。

    宋轻笑听了,满头黑线:合着我之前都不是人了吗?这样的好姐妹还需要留着吗?

    将东西装好还给她,宋轻笑单手托着腮,端起面前已经放了许久的果汁,缓缓的喝了一口。

    “你刚才做梦梦到什么了,我好像听见你哭的声音了?”

    欧珊珊突然问了这么一句,宋轻笑完全没有防备,当即愣在了原地,看着她眼神有些发呆。

    自己刚刚在梦中,梦到的全都是傅槿宴,他开心的时候,伤心的时候,难过的时候,愤怒的时候,冷漠的时候,还有他……搂着别的女人笑得一脸幸福的时候,就是在梦到那个场景的时候,自己才忍不住哭了出来,心中的悲痛几乎要将她淹没了。

    但是这一切,她都不敢说出来,这是她心中最最脆弱的地方,绝对不能轻易地展现出来,即使面对着的是自己最好的好姐妹,也不可以。

    想到这里,宋轻笑装作不以为然的样子,笑了笑说道:“啊,你说刚才我睡着了的时候啊,没什么,就是梦到我还在画设计图,但甲方就是一直不满意,让我改了一遍又一遍,我气得不行,想要撂挑子不干了,但是他又拿着违约金威胁我,我只能继续忍辱负重,最后实在是委屈的不行了,就边画边哭了。”

    闻言,欧珊珊顿时目瞪口呆,表情十分的惊讶:要不是刚才听到了你的梦话,我就真的信了你的邪!

    “我的天,宋大小姐,你真的已经变成一个工作狂人了,居然连睡梦中都是这样的内容,简直是太可怕了。”

    既然她不想说出来,自己也就要当做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这样彼此之间才不会感到尴尬,欧珊珊无语的说道:“笑笑,不是我说你,你是真的打算不要命了吗?”

    “没有啊,我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呢?”宋轻笑看着她,有些哭笑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