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九十八章 噩梦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你个傻子,为什么要这么折腾自己,就算是为了想要快点儿将辰辰抢回来,可是你也要顾及着自己的身体啊,万一孩子没带回来,你自己先累垮了,那个时候怎么办啊,得不偿失什么意思,难道你还不明白吗?”

    可惜她的碎碎念,宋轻笑一个字都听不见了,此刻,她已经全然睡了过去,不知今夕是何夕了。

    侍应生端着下午茶走过来,看到欧珊珊竖起手指在唇间,轻轻地“嘘”了一声,又伸手指了指趴在桌子上的“不明物体”,侍应生顿时了然,摆放东西的时候,动作都变轻缓了许多,小心翼翼的,十分谨慎,唯恐吵醒了她。

    “女士,需不需要拿一条毛毯来给这位女士披上,店里开着空调,这样睡着了容易着凉。”

    闻言,欧珊珊点了点头,对他露出一个和善的微笑,“若是有的话,那就真的是太好了,真的是麻烦你了。”

    “您客气了,为顾客服务是我们的义务。请稍等。”

    不一会儿,侍应生再次走了回来,手上捧着一条干净的毛毯,递到了欧珊珊的面前,“女士,如果还有什么需要,敬请吩咐,千万不要客气。”

    “好的,多谢。”

    抖开毛毯盖在了宋轻笑的身上,欧珊珊又坐回去,拿着一本杂志慢慢的看着,静静的等待着她醒来。

    宋轻笑睡得不是很安稳,她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中全是过往中熟悉的场景,一幕幕的都是和傅槿宴曾经经历过的场景。

    “笑笑,起来了,尝尝这个饭菜,合不合口味,是我亲手做的……”

    “笑笑,今天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我给你准备了礼物,看看喜不喜欢……”

    “笑笑,我知道你怀孕了很辛苦,我却不能为你分忧,我的心里真的是……等到你生下孩子,我会对你更好的,谁都不能逾越你在我心里的分量……”

    “笑笑,你真的要跟我离婚吗?我那么爱你,你忍心和我分开吗……”

    “笑笑……”

    脑海中全部都是傅槿宴对自己深情款款的说着那些情意绵绵的话,场景都是过往的温馨场景,令她充满了对往事的怀念,却也感到了浓郁的辛酸和悲伤。

    曾经这一切都是她亲手握着的幸福,但是现在却已经距离她远去,再也触碰不到了。

    心上像是破开了一个口子,她以为伤口已经痊愈了,但是只有在没人发现的时候,她才清楚地认识到,不过是上面结了一层浅浅的痂,只要轻轻触碰,伤口就会再次破裂,泵出汹涌的鲜血,将她逐渐淹没。

    ——淹没在自己亲手营造出来的悲伤痛苦之中。

    宋轻笑皱着眉头,低声嘟囔着一些梦话,模模糊糊的,却是听不清楚,紧闭着的眼睛之中,隐隐的似乎有晶莹的液体正在缓缓流出。

    欧珊珊原本正在百无聊赖的看着书,听到了她发出的声音,以为是她马上就要醒了,连忙放下了书,结果却发现她是在说梦话,并没有要醒来的意思,连姿势都没有换一下,不由得无奈的摇了摇头。

    “居然连梦话都说了,看来是真够累的啊。”

    突然之间,好奇心占领高地,欧珊珊拿起手机,打开录音,伸到了她面前,想要将她说的梦话录下来,这样一会儿等她醒来的时候,就可以调侃她一下了,一想到她纠结又不好意思的表情,欧珊珊就忍不住想要笑。

    录了一段之后,她将手机拿回来,戴上耳机,准备好好地欣赏一下,这样等下才有理由逗逗她。

    可是当欧珊珊戴上耳机,将音量放到最大,仔细辨别着她梦话的时候,脸上的笑容却一点一点的消散了,渐渐的变得严肃又凝重,看向宋轻笑的眼神充满了欲言又止。

    耳机中的声音还在循环的播放着:“槿宴,槿宴……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你真的不爱我了吗……槿宴,我们之间,就这样到此为止了是吗……我想你了……槿宴,我好想你,可是……我不敢告诉你,我不能……我心里,好愧疚……”

    “啪”的一下,欧珊珊按下了暂停键,然后有些急躁的扯下耳机,丢在一旁,看着依旧在沉睡的宋轻笑,紧抿着唇,神情晦暗不明。

    既然舍不得,为什么还要互相折磨呢?

    当初的那件事情,虽然傅槿宴是做的有些不太好,但他终究还是为了你好,将你放在了第一位,你明白,只是不能接受。

    可是你的坚持,换来的结果,却使得你更加痛苦,既然如此,那又有什么意义呢?

    摇了摇头,欧珊珊又拿起手机,想了想,终于还是将刚才的那段录音给傅槿宴发了过去,随后又发过去一段消息:“这个傻子出来跟我逛街,累到了,结果在咖啡厅睡着了,你们之间的事情我不会掺和,但是你也不要这么折磨她,她的承受能力没有你想的那么强大,若是逼急了,以后,你连反悔的机会都没有,万事适可而止,对你对她都好。”

    傅槿宴原本正在开会,收到她发来的消息的时候,眼眸蓦然冷了下来,抬起手制止住了刚准备发言的市场部经理,沉声说道:“稍等一下,会议暂停五分钟。”

    说完,起身匆匆忙忙的走了出去,留下一屋子的人面面相觑,不明所以。

    有人悄悄地点了点陈盛,悄声的耳语:“陈特助,总裁这是干什么去了?”

    陈盛虽然坐在傅槿宴的身边,但也没有看到他手机上的消息,此时被问及,也只是摇了摇头,无奈的说道:“我也不清楚,估计是有什么紧急的事情需要马上处理吧。没关系,趁着这个时候,各位也能松一口气,不要那么紧张。”

    闻言,众人心照不宣的笑了笑,没有再继续追问。

    傅槿宴匆匆忙忙的回到办公室,点开欧珊珊发过来的那条语音,屏气凝神的听着里面宋宋轻笑低声呢喃的梦话,握着手机的手慢慢的收紧,用力到手背上的青筋都爆了起来。

    笑笑,原来你不是对我这么的绝情,那么你为什么要做出那些事来伤我的心呢?

    咬紧了牙关,傅槿宴将录音关掉,看着窗外的明媚的天空,心中渐渐地坚定了一个想法。

    所有他失去的,都要再次夺回来!她的身边除了自己,再也不能站着其他的人!

    神挡杀神,佛挡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