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九十七章 累趴下了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闻言,宋轻笑知道反抗无效,叹了口气,认命的将衣服拿起来,换上,又被她按坐在化妆镜前,仔仔细细的上了一个精致的妆,才算是满意的收了手。

    “看看,果然是没有丑女人,只有懒女人,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再想想你之前开门的时候那个邋遢的样子,我都难以想象,竟然是同一个人。笑笑童鞋,算我求求你了,做个人吧,不要再这么颓废下去了,像个黄脸婆一样。”

    宋轻笑虽然不服气她的嫌弃,但是心里也知道,她说的都是事实,自己最近真的是太邋遢了,像是四十多岁的大妈一样,拎个匡都可以出去菜市场买菜了,别人见了她叫声阿姨都不带犹豫的。

    “今天呢,你就不要想你工作的事情了,就和我好好的出去散散心,放松一下心情,再说了,不是说你最近赚了很多钱了吗?赚钱不花多难受!姐姐今天就带着你出去败家去。”

    说完,扯着她就出了门,脚步快速又平稳,完全看不出来脚上还穿着一双十几公分的高跟鞋。

    ——都是熟能生巧啊!

    宋轻笑也知道自己反抗无能,便也任由她去了,正好她最近也感到十分疲惫,今天能够休息就休息一下,不能将自己逼的太狠了。

    两个人一路奔到了市中心的商场,从一楼开始扫货,到处转,不一定买,但是务必要每一间店都好好地看一看,如此逛下来,等到了楼上餐厅的时候,正好是中午。

    宋轻笑趴在桌子上,感觉饥肠辘辘,分分钟都要饿的元神出窍了。

    果然相比起来,自己还不是一个正经的女人,正经的女人逛街都是不会累的,穿着高跟鞋也能面色如常的走上一天,而不是像自己,现在感觉两条腿都不是自己的了,明明是在坐着,偏偏还在不停地抖啊抖,像是得了帕金森。

    欧珊珊正在看菜单,突然将菜单甩在了桌子上,手杵在桌子上,没好气的说道:“我说大小姐,你能不能把你的腿停下来,抖得我一直都在哆嗦,你是踩到了电门吗?”

    “我累得腿酸啊,控制不住嘛。”宋轻笑委屈的瘪着嘴,手还一边捶着腿,累的不行,“我可能真的是岁数大了,以前逛街的时候,上下楼跑个十遍八遍的都没有问题啊,可是现在,才走了不到一个上午,我就感觉自己已经要灵魂出窍了。”

    “岁数大的屁,你这是拐弯抹角的在说谁呢?”

    和她岁数相当的欧珊珊很是不留情面的瞪了她一眼,忍着想要将菜单呼到她头上的冲动,磨着牙说道,“据说每一个抖腿的人心中都藏着一台缝纫机,看样子,你也是一样,你要是不老实的坐着,我就把你的缝纫机卸了你信不信?”

    闻言,宋轻笑吓得连忙坐正了身体,双手放在膝盖上,一副好学生准备要上课的姿势,标准的简直与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

    没办法,大魔王发话了,自己要是想要好好地活着,就最好识时务一些,不然会死的很惨的。

    见状,欧珊珊也很满意,点了点头,拿起菜单继续点餐。

    吃过饭后,两人继续逛街——宋轻笑是打算再休息一会儿的,结果欧珊珊愣是不同意,还告诉她,刚吃完饭的半个小时是最容易发胖的,所以一定要运动运动,这样还有助于消化。

    于是宋轻笑纵使百般的不情愿,还是无法抗拒的被她“拖”走,继续出去血拼。

    不知道又逛了多久,宋轻笑觉得自己的脚步都已经是悬空的了,深一步浅一步的,走的异常艰难。

    欧珊珊也发现了自己手上的重量正在逐渐加大,扭过头来,看着她这么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深吸了口气,劝自己要冷静。

    “你有这么累吗?”

    宋轻笑毫不犹豫的对着她点了点头,水汪汪的眼睛中充满了祈求和渴望,就差抱着她的大腿哭一会儿了,“我不仅是累,我已经没有了生的希望了!我现在感觉我的眼前全都是小星星,一闪一闪的,还对着我眨眼睛。珊珊啊,我们可是好姐妹啊,你不能因为嫉妒我的美貌就对我下如此毒手,还让不让我活了呀?”

    听着她的鬼哭狼嚎,而且还是站在商场的正中间,欧珊珊已经能够感受到周围的人向她们投来的好奇的目光,不由得黑了脸,无奈到了极点。

    ——怎么就忘了她有这个毛病,一旦想要耍赖的时候,向来是不分时间地点的。

    为了防止成为别人看热闹的源头,也是不想再继续丢脸下去,欧珊珊环顾了一周,发现了一家咖啡厅,连忙说道:“那有个咖啡厅,你不是累了吗?那我们过去喝杯下午茶,休息一下,正好也能聊聊天。”

    宋轻笑一听可以休息,马上就闭上嘴不再嚎了,脚下生风的朝着咖啡厅冲了过去,看速度,完全不像是一个已经累得要驾鹤西去的模样。

    “我是不是又被这个丫给骗了?”

    等到欧珊珊走进去,找寻一圈,最后在一个角落看到那个已经没有任何形象的趴在桌子上的人影时,打消了自己刚刚生出来的想法。

    无奈的笑了笑,她走过去坐在宋轻笑对面,曲起手指,在桌面上轻轻地敲了敲,“喂,你是准备在这里睡个午觉吗?起来,好歹也要顾及一下形象嘛。说说,想要喝什么?”

    “随便你,你看着来就好,我没有意见,”宋轻笑依旧是趴着的姿势,动都没有动,声音从垫着的胳膊缝隙中传出来,有些发闷,“我先趴一会儿,就一会儿,马上就好……”

    后面再说了什么欧珊珊已经听不清楚了,显然某人已经失去了知觉。

    见状,欧珊珊也是十分的无奈,脸上满满的都是心疼。

    以前两个人一起出去玩的时候,无论是怎么疯,宋轻笑都是最有活力的那一个,就像是一个成了精的猴子,有时候都要担心她会不会一个激动就直接窜到树上去了,完全的活力满满。

    可是今天,两个人看似逛了很久,但是算算时间,其实真的没有多久,再刨除吃饭的时间,所以现在她会累成这个样子,完全就是前一段时间的超负荷工作,精神一直紧绷着,现在突然松懈了下来,精神度也就随着降了下来,才会绷不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