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九十五章 熬夜加班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看着她脸上的表情,韩潮张了张嘴,却是什么都不好再说了,生怕自己的关切没有起到效果,反而引起了她的厌烦。

    无声地叹了口气,韩潮装作不以为然的笑了笑,“好吧,是我关心则乱,你别生气。快吃饭吧,凉了味道就不好了。”

    宋轻笑轻轻地“嗯”了一声,拿着筷子继续专心致志的吃着饭。

    吃过饭后,韩潮主动揽过了刷碗的工作。

    宋轻笑心系自己刚刚画了一半的图,不想要脑子中的灵感流逝,也就没有和他客气,道了声谢之后,就颠颠的跑回到客厅,继续工作。

    等到韩潮收拾好一切,顺便切了一盘水果出来的时候,发现宋轻笑一直保持着原本的动作没有动,埋首苦画。

    “休息一会儿,省得手腕疼。”韩潮说着,将手中端着的盘子递了过去,“来,我刚切的水果,吃一点儿。”

    宋轻笑头都没有抬,只是摆了摆手,“先放在一边吧,我这张马上就要画好了,等画完了再吃吧。”

    闻言,韩潮也没有办法,只好将东西放在一边,然后坐在她的身旁,玩着手机陪着她。

    无聊刷微博的时候,看到了那个路人偷拍的事情,他眼眸中闪过一抹光,想了想,敲着屏幕发出去一条微博:“有些话我只说一次,下次不想再有同样的事情发生……照我就照我,能不能拍的好看一些,难道我不要面子的吗?那照片上我的脸都已经扭曲了,确定是真爱粉吗?保持怀疑g~”

    微博发出来没多久,底下的评论就已经盖了起来,大致的看了一眼,基本上都是“嘻嘻嘻哈哈哈”之类的调侃。

    “hhh,我的天,我看到了什么,我粉了这么久的爱豆,居然还是注重自己的面子问题了,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

    “天要下红雨,潮哥,别闹了,你什么时候要过面子,当初也不知道是谁说的,要凭实力,不拼脸的。”

    “是不是因为恋情曝光,所以潮哥为了女票,不想再这么颓废了?”

    “楼上好像是真相了,但是这个真相令我感到十分痛心,相当的难过。算了,不忍心取关,我去闭门思过一会儿。”

    “找了一个别人不要的二手货,居然还当成好东西,真是土的不行,垃圾到了极点。”

    ……

    看到一片欢快的评论中出现这么扎眼的字眼,韩潮顿时脸色一黑,十分的不虞,只是还没等他有所反应,那条评论就已经被粉丝大军踏平,举报拉黑,十分的干脆利索。

    对此,韩潮很是满意,在心里默默地决定,下一次再有粉丝活动的时候,自己要准备多一些的福利,犒劳一下这些可爱的小天使们。

    他们简直就是下凡来给人间播种爱和希望的存在啊。

    又刷了一会儿,给看着顺眼的评论点了个赞之后,韩潮看了看时间,又看了看微信里面经纪人催命一般的要求他不许在外面过夜的警告,无声的嗤笑。

    “搞得像是我可以在外面过夜一样,也没人愿意收留我啊。”

    摇着头叹了口气,韩潮站起身来,身旁的宋轻笑也因为他的动作,稍稍的回过神来,不解的看着他。

    “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去了,你记得锁好门窗,早点儿睡觉,不要太累了,知道吗?”

    面对着他的叮嘱,宋轻笑缓缓的点了点头,久未开口,一说话,声音还有些哑:“好,我知道了,你路上也注意安全,开车速度不要太快。”

    “嗯,放心好了,晚安。”摆了摆手,韩潮转身离开。

    宋轻笑回了一句“晚安”,目送着他离开,随着房门关闭,她伸了伸懒腰,拿起杯子喝了一口水之后,继续埋首画图。

    等到她终于决定要休息的时候,放下手中的画笔,看了看时间,吓得口水都呛到了气管中。

    居然已经三点了!

    三点啊!

    自己竟然画了一夜,而且完全都没有感觉到。

    伸了伸手臂,听着耳边传来的“咯吱咯吱”的声音,就像是年久失修的门窗,推开的时候发出的腐朽的声音。

    舒展了一下身体之后,感觉舒服了不少,宋轻笑将东西收好,站在窗前,看着窗外还是一片漆黑的夜空,微微笑了笑,伸手将窗帘拉上,转而回了自己的房间,准备休息。

    脑中响起来的时候,宋轻笑有一种想要破口大骂的冲动,但终究还是被她给忍了回去,揉着脑袋,认命的从床上坐了起来,双眼放空的看着前方,大脑一片空白。

    就这样呆呆的不知道坐了多久,直到闹钟声再次不甘寂寞的响了起来,就像是一记重锤一样砸醒了她。

    宋轻笑手忙脚乱的将闹钟彻底关闭,深呼吸了一口气,终于还是认命的掀开被子起床去洗漱。

    安逸偷懒的生活是留给成功人的,像自己这样的,还需要更努力更勤劳才可以。

    去到工作室的时候,萱萱和小纯已经到了,见到她,笑着打了招呼,然后就一脸惊恐地看着一摞文件丢在了自己面前。

    大致的翻看了一下,两个人都是目瞪口呆,一脸的惊讶,“我的天呐,笑笑姐,你昨天拿过去的那些都弄完了?这是什么效率啊。”

    “这不是效率的问题,这是时间的问题,”摆了摆手指,宋轻笑眼底的黑眼圈都掩盖不住,“我一直画到了今天早上三点,才把这几份弄完,睡了总共不到五个小时,又从床上爬起来了,感觉整个人都是头晕脑胀的。行了,不说了,我继续回去处理那一些,小纯,一会儿给我送杯咖啡上来,记得要浓一些,谢谢了。”

    说完转过身子,便摆手便向楼上走去,脚步怎么看怎么感觉发虚。

    萱萱和小纯看着她走上楼,对视一眼,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担忧和不安。

    “笑笑姐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这么的奋发图强,勤劳得让我心里发虚。”

    “我也不知道,”摇了摇头,小纯皱着眉头,神情严肃,“感觉好像是自从辰辰被带走之后,笑笑姐的精神状态就不是很好,仿佛是在刻意的让自己忙起来,估计是为了让自己没有时间去想辰辰,就不会太伤心难过了吧。”

    “是这样吗?”萱萱咬了咬唇,脸上似懂非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