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九十四章 工作狂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想到宋轻笑,傅槿宴又不由得想起了刚才看到的消息,他们一起逛了超市,一起回家,是不是还要一起吃饭?那是谁做饭,是她吗?她已经能够为别的男人洗手作羹汤了吗?

    想到这里,傅槿宴就觉得胸口更加憋得慌,仿佛一瞬间屋子里面的氧气都不够用了,呼吸变得有些艰难起来。

    ——像是被人掐住了脖颈,窒息的感觉扑面而来。

    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将这股感觉压下去,傅槿宴继续全神贯注的听着傅孟辰欢悦的声音,偶尔出声附和一下,以免他一个人说的单调。

    “……我今天还吃了小美带来的饼干,她说是她麻麻做的,粑粑,麻麻什么时候回来啊,我也想吃麻麻做的东西了,想要带去送给他们吃。”

    闻言,傅槿宴的表情微微的有些怔然,想了想,扯着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轻声说道:“很快了,爸爸正在努力,你也知道你妈妈的性格,有些倔强,所以需要多费一些时间,才能将她带回来,辰辰乖一些,不要着急好不好?”

    “好,辰辰会很乖的。”点了点头,傅孟辰埋首继续吃饭。

    见状,傅槿宴轻轻地扯了扯嘴角,拿着筷子也继续吃饭了。

    这一边父子两个相处融洽,另一边的两个人气氛也很不错。

    因为韩潮来找她的时候开着车,所以结过账后,两人开着各自的车到楼下汇合。

    一共四个大袋子,全都装的满满当当的,感觉随时都有可能会爆开。

    原本宋轻笑是准备两人一人拿一半,再不济,她拎一个袋子也可以,总不能全都让韩潮一个人拿这么多东西。

    结果还没等她上手,韩潮一手两个袋子,拿的那叫一个迅速,动作相当的麻利,完全没有给她反应的机会。

    宋轻笑:“???”

    “你那个小胳膊小腿的,还是别上手了,再说我一个大男人,拎点儿东西竟然还要你帮忙,说出去都会被人取笑的,难道我不要面子的吗?”

    闻言,宋轻笑哭笑不得,只好摆了摆手,不再准备勤快了,抱着之前拿回来的文件,率先走进去,准备去给他开门。

    “咣”的几声沉闷的声音响起,韩潮将东西放在地上,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不得不说,这些东西还真的是挺沉的,女人只要是买东西,不分场合,不分地点,都是这么的疯狂啊。

    摇着头笑了笑,韩潮将东西从袋子中掏出来,分门别类的放好。

    等到宋轻笑走进厨房的时候,东西都已经收拾完毕了,韩潮正系着围裙,站在水池前面洗着青菜,看到她走出来,笑道:“晚上想要吃什么?我看你买了排骨,想不想吃糖醋排骨?”

    “糖醋排骨……”手指点着下巴想了想,宋轻笑缓缓的点了点头,“完全可以,糖醋少一些,排骨多一些,谢谢。”

    韩潮:“……”

    眼睛瞥到她忍着笑的模样,也是无奈的不行,想要伸手送给她一个爆栗,“你当是在外面点菜呢,这种要求都提得出来。干脆给你上一锅排骨,其余的什么都没有,好不好?呐,就在那里,自己过去吃吧。”

    宋轻笑顺着他示意的地方侧头看过去,只见之前买的排骨正泡在水里,隐隐地泛着浅粉色。

    “看,还有汤可以喝,去吧,不用客气。”

    “我又不是野人,才不要吃生肉。”哼了一声,宋轻笑拍了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年轻人,接下来就靠你努力了,我就不来给你捣乱了,就等着吃了,辛苦了。对了,一会儿记得把我买的鸡胸肉用白水煮一煮,什么调料都不要放,那是给元宝的加餐。”

    面对着她理所当然的指使,韩潮并没有丝毫不适的感觉,笑着应承下来。

    能够这样宠着她,也是挺不错的一件事,难道不是吗?

    不用自己动手做饭,宋轻笑乐的清闲,想了想,直接将东西拿到客厅,摊开在桌子上,拿着笔开始描描画画。

    因为低着头,额间的碎发散落下来,垂在耳侧,透过微光,看上去温顺柔媚,十分恬静。

    韩潮走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岁月静好的画面,心抑制不住的跳动了一下。

    眼前的场景,就是他梦寐以求的。

    沉吟片刻,韩潮终究还是打破了眼前的美好景象,“笑笑,饭做好了,准备吃饭吧。”

    听到声音,宋轻笑缓缓的抬起头,与他对视了几秒,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什么,点了点头,神情还有些茫然,“哦,知道了。”

    见状,韩潮哭笑不得,走上前去,伸手在她的头顶轻轻地敲了一下,笑着说道:“现在有没有清醒一点了?都忙傻了啊。”

    这一下虽然不疼,但确实是令宋轻笑反应了过来,她揉着头,笑得颇有些羞涩,“嘿嘿,脑子里面全是设计图,有些晕。等我一下,我去洗洗手,马上就过来。”

    说完手撑着桌子,从地上坐起来,一步一挪的“奔”向了卫生间——坐的时间太长了,脚已经麻了。

    韩潮目送着她离开,笑着摇了摇头,扭过头来看着摊在桌子上的图纸,抿了抿唇,眼眸中神色晦暗不明。

    以前什么时候见过她这么辛劳,居然将工作带回了家里?

    “笑笑,你今天在工作室,没怎么工作吗?”

    宋轻笑正准备将一块排骨塞进嘴里,听到他这么问,眨了眨眼,放下筷子,一脸茫然,“没有啊,我今天忙了一天,累的要死,感觉像是要挂了一样。”

    “这么忙……那你怎么还将工作带了回来,任务这么多吗?”韩潮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这时,宋轻笑才反应过来他问的是什么意思,笑了笑,解释道:“没什么,不是很忙,就是很多,我又不想看着它们摞成一摞,心烦,想着反正回来之后也没什么事做,还不如抓紧时间将这个处理一下,早解决早省心啊。”

    “那你这样也太累了,”韩潮皱着眉头,很不赞同,“你的身体本来就不是很好,当初出院的时候,医生也千叮咛万嘱咐要你注意休息,可你现在……”

    “哎呀,你别说了。”

    话没说完,就已经被宋轻笑不耐烦的打断,她脸上带着不耐烦的表情,很是不满,“我们好好的吃个饭不好吗?成天在我耳边说这些,我的身体什么状况我自己心里清楚,没有问题的,况且我也不傻,该休息我就休息了,总不能为了挣钱连命都不要了,你就不用操那个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