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九十三章 你丫的才会骨折脱臼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宋轻笑将手中拿着的一盒巧克力丢进购物车,然后掏出手机看了看,接起,放在了耳边:“喂,韩潮,怎么了?”

    “我刚才去接你下班,可是已经关门了,去你家也没人,你又跑到哪去玩去了?”电话里的韩潮笑着问道。

    “这个……”宋轻笑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面前的成果,顿时吓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韩潮正在认真的等着她的回答,突然听到她这样的反应,当时就吓了一跳,语气变得又急又快,“笑笑,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没,没什么大事,就是,就是为我自己的行为感到可耻和羞愧。”

    “……”韩潮:“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明白了呢?你现在到底在哪啊?”

    “我在超市。”宋轻笑十分沮丧的说出了自己的所在地,“我在这里,完全控制不住我寄几了。”

    闻言,韩潮哭笑不得,连忙说道:“我刚刚差点儿被你吓死……在超市?是不是就是你家附近的那个连锁超市?那你等着,我现在就过去找你,乖乖的待在原地不要动哦。”

    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宋轻笑看着已经没有声音的手机,长长的叹了口气,重新塞回到口袋中,推着车子找到一个休息的长椅,坐下来等着他过来。

    韩潮果然没有走太远,没有几分钟,就找到了她。

    看着面前的一大车的食物,塞得摇摇欲坠的模样,韩潮惊讶的瞪圆了眼睛,“你这是要准备逃荒吗?还是世界末日要来了,你要提前储备粮食?”

    “什么呀。”瞪了他一眼,宋轻笑双手搭在购物车上,委屈巴巴,“我原本就是想要来买点儿菜,然后看见零食了,我就想着买一点零食,省的晚上心情烦了,没东西吃,可是谁知道,我一走进去,就刹不住车了,那些东西仿佛是带着魔力一样,在对我招手,勾引我说‘买我呀,买我呀’之类的,你也知道我这个人心软,经不起它们这么的诱惑,所以就……”

    “所以就大开杀戒了?”韩潮忍着笑,接着她的话说道,看着面前的一座山,摇了摇头,神情颇有些无奈,“你说你买了这些东西,要是我没来,你怎么搬回去?就你那个小胳膊小腿的,还不得累个脱臼骨折啥的……”

    话没说完,一拳头已经朝着他的胸口砸了过来,只是力度不大,砸在他的身上,和挠痒痒没什么差别。

    挑了挑英气的眉,韩潮看向刚刚“行凶”的某个人,扯着嘴角,笑得意味不明,“干什么,你这是要杀人灭口吗?”

    “你丫的才会骨折脱臼呢!”宋轻笑瞪圆了眼睛,鼓着腮帮子,像是一只生气的河豚一样,圆滚滚的,“会不会说话?你这不是找揍是什么。”

    韩潮摆了摆手,笑的无奈,“好好好,是我口误,小仙女这么厉害,这么有本事,这些东西完全不用在意,都是小意思,就是再来十车……”

    “我也搬不动!”宋轻笑连忙说道,瞪着眼睛,依旧是气鼓鼓的,“你今天是不是准备气死我?来吧,我们决斗吧,今天要是不把你打死了,就当我没说过这句话。”

    韩潮:“……”

    还可以这么操作的吗?

    摸着鼻子笑了笑,韩潮将购物车推在手里,伸手在她的头顶揉了揉,笑着说道:“行了,再来十车,那也得我帮你拎,不能累到我们的小仙女。走吧,仙女,我们回家了。”

    回家……

    宋轻笑被这个词闪到了心,下意识的抬头看了他一眼,抿了抿唇,没有再说什么。

    为什么一定要将气氛弄得那么僵呢,有些事情,不说破,但是彼此之间还是心知肚明的,不是吗?

    没有人注意到,他们的身后,有人在捂着嘴原地跳脚,一脸激动的拉着身旁女伴的手叽里呱啦说个不停:“天呐,我居然会在这里看到韩潮!一定是我转的那个锦鲤有用了,真的是太灵了!不行,我马上就要上微博还愿,好好地炫耀一番!”

    于是短短的几分钟之后,“韩潮陪女友逛超市,姿态亲密,羡煞旁人”的消息传遍了整个互联网。

    傅槿宴看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刚刚下班回到家,换过衣服,准备和傅孟辰一起吃饭。

    拿着手机看着上面的推送,他的眼眸微微眯了起来,透出一抹危险的光。

    当他将微博上面的粉丝拍到的照片全都看了一遍之后,整个人的感觉都不好了,总有一种心中憋气,却又无从发泄的感觉。

    尤其是照片上,韩潮伸手揉宋轻笑发顶的那个动作,更是令他气愤难耐,疯狂的想要去摧毁一切。

    就在不久前,这还是他们两人之间的专属动作,傅槿宴甚至还有感觉,自己的手触碰到宋轻笑发顶时那种柔软的触感,可是现在,她身边的人已经不是自己了,那种感觉,除了残余在掌心的这一些,基本上就没有再剩下什么了。

    嫉妒令人发狂!

    “粑粑,你心情不好吗?”不知道什么时候,傅孟辰已经走了过来,正站在他的面前,歪着头,好奇的问道。

    目光触及到他纯真的脸庞,傅槿宴下意识的摇了摇头,拍了拍他的肩膀,笑容浅浅,“没事,爸爸就是工作得有些累了,休息一会儿就好了。我们先吃饭吧。”

    傅孟辰不疑有他,点了点头,坐在一旁,两父子沉默的吃着饭。

    “最近这几天在学校感觉还好吗?有没有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情?”

    将傅孟辰接过来之后,傅槿宴就和他谈了一下,确定他还是想要回到原来的学校,便找了校长,谈过之后,便又继续回去上课。

    此时听他问起,傅孟辰顿时化身小话痨,喋喋不休的讲着学校中发生的事情:“没有,周围都是我认识的朋友,感觉真的是太好了,而且……”

    听着他语气欢快的讲述着,傅槿宴也不由得露出了些许笑容。

    自己儿子的性格倒是不像自己,很活泼,就像是……他妈妈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