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九十一章 嫉妒我的腿比你的白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宋轻笑踟蹰了一番,最后还是决定将事情的原因说出来,反正坐在她身边的是自己最好的姐妹,两人之间基本上是无话不说,没有什么秘密的。

    “原本我们已经到了机场的,结果傅槿宴给我发了一条短信,”说着,她将手机掏出来递给欧珊珊,“他都说的这么明白了,我要是再去,那我以后就真的再也见不到辰辰了,所以没有办法,我们两个就又返了回来。”

    闻言,欧珊珊目瞪口呆,一脸的惊讶,她表示从来都不知道还有这样的操作,真的是涨了姿势。

    “傅槿宴什么时候变成了这个样子,居然连这种事都做得出来,还真是人不可貌相啊。”看着人模狗样的,怎么最近做的事情一件不如一件了呢?

    “我也不知道,他的脑子可能是被驴踢了,精神错乱,所以变得像条疯狗一样乱咬人……不对,他没有乱咬人,从始至终,他咬的都只是我一个人。不是都说分手后还是可以做朋友的吗?就算不是朋友,做个陌生人也挺好的,为什么就发展成仇人了呢?”

    耸了耸肩,宋轻笑一脸的无奈和惆怅,像是迷途的羔羊,不知道前方的路该怎么走。

    见状,欧珊珊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虽然她已经知道了内幕,但是对于他们现在的情况,真的是无法解决。

    清官难断家务事,而他们现在的这个状况,别说是清官了,就是天皇老子来了,也是一脸懵逼,无从下手。

    ——就像是一团乱麻一样。

    “对了,你临时变卦,韩潮没啥想法吗?”

    提及韩潮,宋轻笑又是一声长长的叹息,表情无奈到了极点,“他也看到了傅槿宴给我发的那条短信,所以并没有说什么,还说这一次虽然没机会,但是以后等到我接回辰辰,我们三个可以一起出去玩。他越是这么说,我的心里就越是愧疚,欠他的事情真的是太多了,想要弥补都无从下手。”

    欧珊珊听了,心中冷笑不止。

    什么想法都没有?那怎么可能呢,恐怕是憋在心里,不敢轻易地表露出来吧,毕竟现在他的身份还是很尴尬,一个不小心,就有可能前功尽弃了。

    现在的人呐,一个两个的都心机深沉得可怕。

    “笑笑啊,你说说,就以你这个脑子,是不是就是活该被骗被忽悠的命?”

    宋轻笑:“……”

    什么鬼,莫名其妙的说的这些都是什么?

    看着宋轻笑一脸懵逼的样子,欧珊珊却觉得心情大好,拍了拍她的肩膀,表情别有深意:“没事,我知道你听不懂,毕竟智商在那里摆着呢,但是没关系,相信我,有我在,谁都不能欺负了你,韩潮不行,傅槿宴也不行。”

    虽然不明白她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但是其中对自己浓浓的维护,宋轻笑还是能够感受得到的,一时之间感动的无以言表,也就忘记了她说自己智商不行的事情。

    好姐妹之间,向来是不计较这些的。

    “行了,不跟你扯没用的了,我把元宝带回去,既然不能出去玩了,那我就还是继续好好地工作吧,现在挣钱是首要任务,只有挣到了钱,我才能有底气去和傅槿宴抗争。”

    听她这么说,欧珊珊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凡事量力而为,注意休息,不要再熬出病来,不然的话,我就把你的腿打折,听见了吗?”

    “哎呀,你竟然要打折我的腿,果然是因为你嫉妒我的腿比你的白,比你的细,还比你的长,是不是?”宋轻笑捂住嘴,做出一副受到了明显惊吓的模样,语气意味深长,“珊珊啊,不是我说你,有些事情是勉强不来的,为什么你不能学着心胸宽阔一些,这样我们都会活的很轻松的。”

    “我、嫉、妒、你、个、大、西、瓜!”

    几乎每一个字都是从牙缝儿里面挤出来,欧珊珊微眯着眼睛,眼眸中有隐隐的火苗在跳动着,分分钟就要烧出来的感觉。

    见状,宋轻笑顿时提高了警惕,嘿嘿一笑,伸出手摆了摆,笑容谄媚得令人不忍直视,“哎呀,开个玩笑,活跃一下气氛,千万不要当真哦。好了,我真的要走了,不用送了哦。”

    说着,将元宝放进笼子里面,挥了挥手,转身离开了。

    欧珊珊送她到门口,便也没有再送,看着她进了电梯之后,转身回了屋子,关上了门。

    第二天,宋轻笑起了一个大早,洗漱一番,又给元宝准备好了足够的猫粮和清水,蹲在它的面前,轻抚着它毛茸茸的头说道:“元宝,妈妈去工作了,你自己在家要乖乖的哦,妈妈晚上回来给你准备好吃的。”

    原本这些话都应该是和傅孟辰说的,可是他现在不在自己身边,宋轻笑只能将目标转移,省得把自己憋出病来。

    去到工作室的时候,还没有开门,黑漆漆的一片。

    宋轻笑掏出钥匙,打开门,走进去将灯打开,又煮了咖啡,端着杯子坐在休息区放空自己。

    再一次看到工作室的门没有关上,萱萱和小纯一脸懵逼,什么都来不及想,连忙走进去,大当看到坐在沙发上的那个熟悉的人影的时候,很是惊讶。

    “笑笑姐,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不在这里,我应该在哪里?”宋轻笑故意做出一副不明所以的样子。

    “你不是昨天和韩潮飞爱尔兰的飞机吗?按照时间算,你现在应该在爱尔兰,而不是这里啊。”萱萱一头雾水,显然还是没有明白过来。

    “原本是要去玩的,但是一想到你们还在辛勤的工作着,而我竟然出去玩,就觉得十分的于心不忍,所以我毅然决然的决定回来和你们一起努力,发家致富。”

    一番慷慨激昂的话语,可惜可信度几乎为零。

    看着她们两个脸上相似的莫名其妙的表情,宋轻笑忍不住笑了出来,“好了好了,不逗你们了,原计划出现了一些意外,所以临时取消了,我也就只好回来继续劳苦的工作了,唉,看来我就是一个天生的劳累命,轻快不得。”

    闻言,萱萱和小纯对视一眼,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不解和诧异,不过她们并没有将心中的疑问问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