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九十章 我们走着瞧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韩潮闻言,虽然心中已经做好了准备,可是此刻见她没有丝毫犹豫的说出这个决定,他的心里还是十分不是滋味。

    酒店已经订好了,挨着海,风景非常美,一推开窗,就能感受到和熙的海风拂过面颊;准备去的地方的攻略都已经做好了,存在了手机里,去哪里都已经安排好了,不需要像无头苍蝇一样没有目的地;相机的内存都已经清空了,为了能够拍更多更好看的照片……

    已经准备好的一切的一切,甚至就连到时候要发的朋友圈和微博的文字都已经在心中打好了草稿,现在却被傅槿宴一条简简单单的短信,将一切都打破了。

    准备得再好也没有意义了,女主角不去了,剩下他一个人,面对着这一切,都觉得像是一个笑话一样。

    韩潮咬紧了牙关,心中生出了浓浓的恨意。

    他恨傅槿宴。

    明明都已经离婚了,协议书都已经签了,也已经有了新欢,现在竟然还不放过他们,屡次三番的想尽了办法折磨他们,甚至现在已经无耻到了用孩子作为要挟。

    这是一个男人能够做的出来的事吗?

    但是韩潮却也无能为力,他心中明白,宋轻笑有多看重傅孟辰,几乎是将他视为自己的生命,本来傅槿宴将孩子夺走,对她的打击就已经够大的了,若是以后连见面的机会都没有了,恐怕宋轻笑一定会崩溃的。

    深吸了口气,他在心中暗暗地告诫自己,一定要冷静,要淡定,没有什么事情是无法心平气和的解决的。

    “没关系,你不用太在意,本来这一趟就是为了带你出去散散心的,现在辰辰需要你,我们就先暂缓这个活动,等到了以后,我们带着辰辰一起去玩,现在最主要的是,想办法带回辰辰。”

    看着他脸上表情淡然,没有丝毫不悦的表情,宋轻笑这才长长的松了口气,悬在心头的一块巨石也终于平稳落地。

    她很担心韩潮会因为自己的临时变卦而心生怨恨,毕竟这件事归根结底,都是自己不对,所以从她说话开始,就是一种小心翼翼的感觉。

    但是现在看着他的样子,似乎并没有生气,宋轻笑也算是放下心来。

    “我会的,辰辰我一定会夺回来的,到时候我们三个人再一起出去玩,辰辰最喜欢你,一定会非常高兴的。”

    闻言,韩潮微微的笑了笑,只是笑意并没有到达眼底。

    但是宋轻笑心中还想着别的事情,所以也没有注意到他的神情。

    爱尔兰去不了了,韩潮便去将机票退掉,随即两人提着行李,原路返回。

    将宋轻笑送回到家里,韩潮罕见的没有想要进去坐一坐,道了别之后,转身就离开了。

    转身的那一刹那,他的脸上的笑容尽失,整个人看上去满满的都是沉郁的感觉,再也不见往日里阳光的样子。

    这一次,傅槿宴的这一招,真的是将他打了一个措手不及,连一点儿反抗的能力都没有,像个傻子一样任由他摆布。

    傅槿宴,算你狠,这一次是我输了,但是我绝对不会就这么轻易放弃的,不管怎么样,笑笑现在是我的女朋友,哪怕只是名义上的,但是俗话说的好,“近水楼台先得月”,我的机会还多得是,总有一天,我会邀请你来参加我们的婚礼的,希望到了那一天,你不要太激动,还能来参加!

    我们走着瞧!

    小区某个不起眼的角落里,停着一辆车子,里面的人默默地注视着韩潮驱车离开,继而将视线转向楼上,在某个房间的窗户处停留。

    傅槿宴痴迷的看着那个房间,明明距离自己并不是很远,仿佛一伸手就可以触摸得到,但他却始终都无法靠近。

    那里面的那个女人,曾经是自己最亲密的爱人,相依相偎,不离不弃,可是这才过了短短的时间,两个人就已经是落到了几乎形同陌路的地步,甚至都快要成为了仇敌。

    但是即便如此,傅槿宴仍旧不后悔自己的作所作为,面对刚刚的情景,即使是再来一次,他依旧会想尽办法将宋轻笑拦下来,威胁不管用,他就直接上抢,只要能达到他的目的,付出任何代价都在所不惜。

    笑笑,你怨我也好,恨我也好,只要能够在你的心里留下我的位置,不会被遗忘,我都无所谓。

    眷恋的看了一会儿,傅槿宴终于还是恋恋不舍的驱车离开。

    楼下发生的一切,宋轻笑并不知道,此刻的她坐在家中的沙发上,面对着面前放着的一个水杯,兀自发呆。

    不知道为什么,在机场说出自己不能够去爱尔兰的时候,她心中竟然有一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就像是自己其实根本就不想出去,但是真的无法拒绝,现在有了一个合理的理由,还不是源于自己的问题,感觉如释重负。

    宋轻笑知道自己这样的想法很不对,但是她没有办法,和韩潮出国去散心的这件事情,她真的打从心里抗拒,她担心在途中会不会真的会发生什么事情,她担心自己心情愁闷脆弱的时候做出来的决定都是冲动,不是心中原本确切的想法,所以一直到出发的时候,她的心里都是十分的不安。

    但是现在好了,烦恼已经解决了,傅槿宴的那条短信来的很是及时,解了她的愁闷,也给了她一个强有力的不能被拒绝的理由,使得她心中越发的安定,不会再觉得自己是在做一件违心的事情。

    长舒了一口气,宋轻笑将杯子中的水一口喝净,起身提着行李回了卧室,将东西一样样的摆好。

    收拾好了一切之后,她又开着车去了欧珊珊的家里,准备将元宝接回来。

    看到站在门口的宋轻笑,欧珊珊一脸的诧异,“我记得这个时候,你不是应该已经在飞机上了吗?怎么,难道你直接指挥着将飞机开到这里来了吗?”

    “净瞎扯,我能有那本事?”

    白了她一眼,宋轻笑越过她走进屋子,坐在沙发上,对着正在身边玩毛球的元宝拍了拍手,让她跳进自己的怀里,抱着轻轻地抚摸着,“我们不去玩了。”

    “不去了?怎么回事?”欧珊珊关上门,坐到她的旁边,一脸的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