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八十九章 我不能和你一起去了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那怎么可能,只要是与你相关的事情,我都会牢牢的记在心里,永远都不会忘记的。”

    听着韩潮深情款款的话语,宋轻笑的笑容有一瞬间的僵硬,但是很快就恢复如常,并没有接过他的话题,而是顺着自己的话继续说道:“当时米朵可喜欢你了,还觉得你在酒吧唱歌,完全是耽误了你的才华,现在你成了大明星,有更多的人喜欢你,支持你,欣赏你的才华,这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

    “不过米朵被欧宫越送出国去专研设计,短期内都不在国内,我都已经好久没有见过她了,也只是偶尔视个频,或者是聊聊微信,却没有以前能够天天见面,出来约着一起逛街的自由自在的日子了。”

    看着宋轻笑脸上挂着怅然若失的表情,韩潮抿了抿唇,语气淡淡的说道:“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这些都是太正常不过的事情,你也不必太过感性。她能够被欧宫越送出去,说明她自身就有这方面的才华,不担心泯于人群,想要凭借着自己的本事闯出一片天,你应该为她感到高兴才对。”

    “我是挺高兴的。”无声的叹了口气,宋轻笑的表情看上去有些无力,“只不过……你不是女人,所以你体会不到那种好朋友不在身边,有什么事情都不能当面通知的感觉。算了算了,还是不说了,你专心开你的车吧,不要走神,我可先告诉你,我这个人金贵的很,要是出了一点点的意外,我都和你没完!”

    闻言,韩潮扯着嘴角笑了笑,随后轻咳一声,一本正经无比严肃的说道:“放心好了,我这个人靠谱,你就什么都不用想,绝对安安全全,完完整整的带你出去,再把你带回去,连一根头发丝都不会少……前提是,不包括你自身毛发自然脱落的情况哦。”

    自然脱落……

    宋轻笑扯了扯嘴角,觉得自己的笑容尴尬又没有礼貌,就像一个尴尬癌晚期患者一样。

    若不是为了顾及他的面子,她已经到嘴边的长篇大论的嘲讽就要抑制不住了。

    丫的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就不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小打小闹的,两人终于到了机场的停车场。

    临下车的时候,宋轻笑看了看时间,松了口气——距离登机还有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完全不用着急。

    韩潮推来一个推车,将两人的行李放上去,然后并肩走了进去。

    办理好了登记手续,准备去将行李托运。

    这个时候,宋轻笑的手机突然响了一下,她掏出来看了看,是一个没有备注的人发来的短信。

    但就算是没有备注,她还是一眼就认出来,那串数字的所有者是谁——傅槿宴的私人号码她背得滚瓜烂熟,即使已经删除了,可是存在心中的记忆却永生难忘。

    看着这条还没有点开的短信,宋轻笑神情紧张,心跳开始加速,就像是小时候第一次被老师点名叫了起来,心中紧张得不行,不知道马上要面临的是批评还是鼓励。

    现在也是一样,傅槿宴突然没有丝毫预兆的给她发来短信,让她心中惶恐,坐立难安。

    韩潮察觉到了她神情的变化,又看到她一直盯着手机,不由得好奇的问道:“笑笑,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我看你都盯着手机看了好半天了。”

    “没,没事,”宋轻笑的笑容有些僵硬,下意识的避开他,深吸了一口气,鼓起勇气点开了那条短信。

    当她看清短信的内容的时候,脸上的血色瞬间全部褪去,整个人就像是被点了穴一样,呆呆的站在原地,动也不动,握着手机,眼睛瞪得滚圆滚圆的,像是要将手机瞪穿了才甘心。

    “笑笑?笑笑!”

    看着她已经变得如此不对劲儿,韩潮心中越发慌乱,伸手搭在她的肩上,轻轻地摇了摇,希望可以唤起她的注意力。

    眼睛不经意间瞥到她的手机,当看到上面内容的时候,韩潮也是一愣,随即一股怒气涌上心头,简直要气炸了。

    “我知道你现在在机场,马上就准备和韩潮出去玩,是吗?对此我只有一句话,若是你今天走了,那么这一辈子,你都不要想见到辰辰,想要避开我,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宋轻笑,你现在还没有这个本事,所以我奉劝你最好是乖乖的听话,不然的话,我绝对有能力让你顷刻间变得一无所有。你可以质疑我的话,相不相信都在你,只是你做了什么决定之后,不要后悔才是。”

    “傅槿宴他……”

    “他知道我们要走,所以特意警告我,让我不许走,他不想看着我好过,想要我一直生活在痛苦压抑之中,这样才是他最想看到的。”宋轻笑边说边笑,仿佛很开心的样子,可是站在她身边的韩潮,早就已经将她眼中晶莹的泪水看得一清二楚,还有她脸上自嘲的笑容,每一处都像是一种无声的嘲讽,令人心情发闷,呼吸困难。

    宋轻笑想不明白,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明明当初傅槿宴对自己爱到骨子里,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宠得旁人都看不下去。

    就算是到了两人闹到了要离婚的地步,他仍旧是对自己呵护有加,甚至将自己名下的大部分财产都交了出来。

    这样一个总是为自己着想的男人,为什么突然就变了一种性格,先是强硬的带走傅孟辰,又是阻碍她去见孩子,现在就连自己想要出国去散散心,换换心情这样的事情都要横加阻拦,不想要自己好过。

    这样一个心思狭隘,性格诡异的傅槿宴,已经不是她当初认识的那个男人了。

    变了,一切都已经变了,只不过是她刚刚才发现罢了。

    长叹了一口气,宋轻笑收起手机,垂在身边两侧的手握得紧紧的,终于又无奈的缓缓松开。

    抬起头看着韩潮,她愧疚得都不敢对视他的眼睛,只能看着他的下颌,沉声说道:“韩潮,对不起,我知道你为了我已经做了很多,但是现在,我不能和你一起去了,傅槿宴用辰辰威胁我,我不敢不从,很抱歉,你若是生气就打我吧,骂我也行,我绝对不会有任何的反抗,这次是我的错。”

    说完她低下头,双手紧张的握在一起,手掌边缘都变得一片惨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