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八十八章 到底谁才是女人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宋轻笑原本也不是真的生气,不过是还没有睡醒,所以脾气显得有些暴躁,现在头脑清醒了许多,心情已经没有刚才那么糟糕了,再加上他这么大一个人,对着自己这么低声下气的道歉求饶,就算是心里有气,也撒不出来了。

    “好了好了,我也没有怪你的意思,知道你是为了我好,刚才我说话也有些冲,没怎么过脑子,希望你不要介意。”

    耸着肩笑了笑,宋轻笑主动接过他手中提着的食物,拿到厨房去分装进碗里,然后端到餐桌上,招呼着他,“来吧,看这分量应该也不是给我一个人单买的,赶紧过来吃。”

    看着她对着自己微笑的明媚的笑脸,韩潮心中刚刚生起的阴霾瞬间就烟消云散,脚步轻快的走过去,和她面对面坐着,一起享用着面前的美食,气氛分外的和谐。

    吃过饭后,韩潮主动揽下了刷碗的工作,宋轻笑也没有推辞,将房间又收拾了一下,毕竟要有好几天不在这里,还是要好好的收拾一下,不然回来一打开门,看到狼藉又凌乱的房间,心情都会变得不好。

    韩潮刷完碗之后,也加入了收拾的队伍中——虽然队伍中只有他们两个人,但是俗话说的好,“男女搭配,干活不累”,而且两个人一起干,效率都翻了一番。

    将最后一点工作收拾完毕,看着整洁干净的屋子,宋轻笑深吸了一口气,脸上展现出明媚如阳的笑容。

    “果然还是干干净净的房间看着舒服,感觉就连空气都是清新的。”

    “那是当然了。”韩潮站在一旁,笑着打趣她说,“你也不看看刚才我拖地的时候,用了多少清洗剂,那个清香的味道持久性可是很强的,估计等你回来的时候,没准屋子里面还有这股味道呢。这不是空气的味道,是你买的清洗剂的味道。”

    宋轻笑:“……”

    丫的不挤兑我会死是不是?

    刚才明明都表示不在意了,现在又出来算旧账。

    哼,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瞪了他一眼,宋轻笑懒得搭理他,看了看时间,转身回房间去将行李箱拖了出来。

    看着她手上那么一个小小的箱子,韩潮有些反应不过来,呆愣愣的看了好久,才不确定的问道:“笑笑,你确定你就这么东西?是不是后面还有一个大箱子没有拿出来,我去帮你提出来。”

    “哪有什么大箱子,就这一个。”轻哼了一声,宋轻笑放下箱子,神情淡然,“不过就是出去玩几天,我没有那么多的东西要带,这里面都还没有塞满呢。”

    闻言,韩潮更是惊讶的张大了嘴,想到楼下车的后备箱里自己的那个大大的箱子,再和眼前的这个一比,简直就是爸爸和女儿的差别啊。

    ——到底谁才是女人啊!

    这个时候,韩潮突然有了一丝退意,他不好意思让宋轻笑看到自己的行李,若是被她看到的话,一定又是一场毫无人性的放肆的嘲笑,到时候自己的脸就真的没地方放了。

    “韩潮?韩潮!”

    耳边突然响起的声声呼唤,唤回了他的注意力,“你想什么想的这么入神?”

    看着眼前摆来摆去的一双柔嫩白皙的小手,韩潮笑着摇了摇头,“没什么。既然你就这么些东西,那我们现在就走吧,今天不是周末,我担心路上会堵车,还是早些过去吧。”

    “我也是这个意思。”

    韩潮很是自然的将行李箱提在手里,率先走了出去,宋轻笑跟在他的身后,检查了一下,该关的都关了,该断电的也都断了电,窗子什么的也都已经关好了。

    至于元宝……早就已经送到了欧珊珊的家里,总不能自己出去玩,把它一只猫关在家里,那样就实在是太残忍了。

    最后看了一眼屋子,宋轻笑终于放心的关上了门,加快脚步跟了上去。

    韩潮已经到了楼下,将行李放进了后备箱,看着她走出来,连忙走到副驾驶的位置,将门打开,服务十分的到位。

    见状,宋轻笑忍着笑,故作矜持的微微颔首示意了一番,弯腰坐进了车里。

    待她坐稳之后,韩潮才关上车门,转而走到另一边,打开车门坐了进去,拧动钥匙,车子发出一阵沉闷的轰鸣,缓缓的向前驶去。

    果不其然,路上堵车十分严重,从小区出来开到主街道,基本上就是龟速了。

    不过幸好两人提前很久出来的,时间上无比的充足,并没有很着急。

    在经过了大概一个小时之后,车子终于从“车海”中逃脱出来,走上了远离市区的道路,一路上,车辆少的可怜,分分钟可以飙到一百八十迈的空旷。

    “这两条路前后差距要不要这么大。”宋轻笑望着窗外人烟稀少的地区,不由得发出了感慨,“怪不得以前在&y上班的时候,总是听到有人说,明明公司要求九点之前来上班就可以,偏偏要提前两个小时从家里出来,看来堵车不是一般的严重啊。”

    “你上班的时候……那都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吧。”韩潮开车十分的平稳,也不耽误聊天,“我记得我们刚认识的时候,你就是在&y当一个设计师,看看现在,都可以自己出来另立门户了,可见能力非同一般。”

    闻言,宋轻笑掩着嘴,笑得眉眼弯弯,“想要出来自己干,谁都可以,不过是看看能不能一直坚持下去,真的不是什么厉害的事情。不过说起来,咱们当初刚刚认识的时候,你还记得吗,我有一个好姐妹,还是她向我提起的你,说你唱歌好听,很有感觉,她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会去听你唱歌,什么烦恼都没有了。”

    “你的朋友……”

    轻蹙起眉头,韩潮在脑海中搜索着久远的记忆,一个有些模糊的人名渐渐地浮现在脑海中,“你说的是不是你的那个同事,叫,叫方米朵的女孩,是吗?”

    “你居然还能记起她的名字?”宋轻笑面露惊讶的看着他,眼眸中闪过诧异的光芒,“我还以为你连我说的事情都已经忘得一干二净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