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八十七章 兴致缺缺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听他这么一说,宋轻笑倒是有些心动的感觉了。

    最近不知道是不是心情影响了她的创作,一连好几天,她连一张设计图都画不出来,每次画了一半就看不下去直接丢掉,反反复复没有一张满意的。

    若是再这么继续下去,说不定自己真的就要灵感枯竭了。

    冥思苦想了许久之后,她终于下定了决定,点了点头,“你说的也有道理,我不能再这么颓废下去,必须要振作起来,我答应你,我们出国去散散心,希望会有效果。”

    “一定会有的效果的。”

    看到她终于答应了,韩潮顿时兴奋得抑制不住脸上的笑容,“你只要收拾好你的随身物品就可以了,剩下的都包在我身上,我会将一切都安排好,你只需要负责好好玩,好好享受就可以了。”

    宋轻笑点了点头,没有什么异议。

    出去玩玩吧,或许换了一种心情之后,会好受一些。

    暂时远离这里的一切。

    决定要出去玩,宋轻笑准备将手上的工作先完成,总不能扔下一个烂摊子给那两个小姑娘,未免太不人道。

    等到她们得知她要出去散心的时候,并没有丝毫不高兴的模样,反而看着像是松了一口气,卸下了重担的模样,让宋轻笑一头雾水,不明所以。

    看着她茫然的样子,萱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解释道:“笑笑姐,主要是你这段时间给我们的感觉真的是太颓废,太压抑了,我们都在担心再这样下去,你会不会憋出病来,还想着若是过几天你还是这样,我们就要想办法开解一下你了。不过现在好了,有人比我们还要积极,这一次,你一定要好好的去放松一下,这里你不用担心,我们会照看得很好的,等到你心情彻底的美丽了,不再沉郁了,你再回来,那个时候,我们再一起奋斗。”

    小纯在一旁点了点头,脸上满满的都是关切。

    见状,宋轻笑蓦然红了眼眶,感觉泪水又在里面打转。

    原来自己的身边还一直有人在担心着自己,为了自己费尽心思,真的是……何德何能。

    抽了抽鼻子,宋轻笑低下头,隐藏住眼中的泪水,再抬起头时,对着她们笑了笑,有些哽咽,“谢谢你们的关心,这段时间辛苦你们了,等我调整好状态之后,给你们放假,带薪休假,放你们好好的去玩一玩,怎么样?”

    “那敢情好。”萱萱当即就拍着手同意了,脸上洋溢着兴奋的笑容。

    “或者是公费出去旅游,费用我全包,也可以。”宋轻笑再次抛出一个好福利,顿时吸引得她们的眼睛都在冒光了。

    “笑笑姐,若是这样,那我宣布,以后你就是我亲姐。”

    萱萱笑嘻嘻的说道,换来一旁的小纯的一个嫌弃满满的白眼儿。

    两个人瞬间又打闹在了一起,气氛相当的活跃。

    被她们的行为感染,宋轻笑也觉得自己的心情变得好了一些,脸上的笑容也变得深刻了一些。

    韩潮和宋轻笑准备出国散心的消息被人送到了傅槿宴的面前,当即他便黑了脸。

    孤男寡女,异国他乡,太容易发生一些事情了。

    嫉妒心作祟的傅槿宴顿时就难以平静,在办公室里面走来走去,思索着对策。

    绝对不能让他们去,在这里,还是自己的势力范围,很多事情都掌握在他的手中,一旦出了国,鞭长莫及,他无法掌控。

    思前想后,一个办法渐渐的在脑海中成型。

    傅槿宴扯着嘴角,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

    笑笑,我是绝对不会放弃你的,绝对不会!

    第二天就是出发的日子,当天晚上宋轻笑在家里收拾着出行需要携带的东西。

    收拾来收拾去,结果连一个二十寸的行李箱都没有装满,还空出了一大部分。

    宋轻笑盯着那处空余发呆。

    以往和傅槿宴出门去玩的时候,自己总是能收拾出一个大箱子的东西,有的时候甚至是两个箱子,里面装的都是她的衣服,各种各样的,想要在他的面前,时刻都是漂漂亮亮的。

    可是现在轮到和韩潮出门,自己却是没有了那种想法,收拾了几件简单的衣服,已经是她的极限。

    没有那种感觉,做什么事情也都是兴致缺缺。

    最后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宋轻笑直接合上行李箱,自暴自弃。

    就这样吧,反正也没有人规定出去玩就一定要带着多少的东西,不缺吃不缺穿,有地方住,不就可以了吗?

    第二天一早,韩潮早早地就到了,手中还提着两份早点,散发着诱人的香气。

    “你怎么来的这么早?”

    宋轻笑原本还在睡觉,听到敲门声,猛然间从睡梦中惊醒,走过去开门,眼睛都还没有睁开,睡眼朦胧。

    打开门看到是韩潮,将他迎了进来,表情有些惊讶。

    两人的飞机临近中午的时候,现在才刚刚七点……

    看着她一脸懵逼的样子,韩潮笑着举起了手中的早点,在她面前晃了晃,“当然是为了让你有早饭吃。我估计着你也没有弄早饭,这要是一直饿着,那你的胃该多难受啊。所以我就牺牲一些我的睡眠时间,亲自奉上早饭,怎么样,是不是觉得我特别的贴心?”

    闻言,宋轻笑敷衍的露出一个笑容,但只维持了短短的一瞬间,随即垮着嘴角,面无表情,十分郁闷的说道:“你牺牲你的睡眠时间,我完全没有意见,但是你丫的能不能不要牺牲我的睡眠时间?我昨天晚上很晚才睡,早上好不容易睡着了一会儿,你倒好,哐哐哐的来敲门,知不知道打扰别人的睡眠是一件很缺德的事情呢?”

    原本韩潮也是为了献殷勤,想要给她一个惊喜。

    结果现在看来,惊喜没有,高兴的笑脸也没有,剩下的只有埋怨,顺带着还有一句“缺德”。

    平生头一次,韩潮彻彻底底体会到了什么叫做“费力不讨好”,感觉不是一般的酸爽啊。

    摇着头叹了口气,韩潮看着她一脸不高兴的样子,认命的低下头道歉,“好吧,这次是我大意了,完全没有结合实际,就这么冒昧的跑了过来,打扰了你的休息时间,是我错了,还希望宋小仙女大人有大量,千万不要和我一般见识,好吗?”

    说完,双手合十在胸前,歪着头,摆出一副委屈的可怜巴巴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