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八十六章 想要带你去散散心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你觉得我是迁怒?”

    傅槿宴眼眸中闪过惊讶的神情,苦笑一声,摆了摆手,“你想多了,我并不是仅仅是因为这个原因,毕竟我也知道,网上的情况都是怎么回事,可是我生气的是,这些言论从出现到被议论到,她都无动于衷,仿佛是不知道一样,什么举措都没有,任由更多的人继续议论污蔑,她这样,哪里是一个合格的母亲,她对辰辰的爱护,我看不到。”

    对于这件事情,欧珊珊也是有所了解,“笑笑自然是看到了,但是她一个人势单力薄,能够做什么呢,只能等着这波风潮过去,到时候她再站出来,说的话才有人听吧。”

    “你说的这些都是借口。”

    摇了摇头,傅槿宴的脸上浮现痛心的表情,“我并不指望着她能够平息这一场风波,我只是想要看到她哪怕是有一点点的维护,就算是发个微博骂个人,指责这些煽风点火的人,我都不会这么的生气。可惜没有,什么都没有,甚至已经到了今天了,她和韩潮的新闻已经降了一些热度,她依旧什么都没有说,网上的热议还存在着,我警告得了一个两个,可是我无法恐吓所有的人,而她的行为,也让我寒心。”

    “珊珊,不可否认,笑笑是真的疼爱孩子,可是她的关心还是不够,所以我实在是不放心将孩子交给她。她若是恨我,那就恨吧,至少这样,说明她的心里还有我的位置,我也就心满意足了。至于其他的,我已经不在乎了,一切随缘吧。”

    闻言,欧珊珊张了张嘴,却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在这件事情上,宋轻笑确实是做得不对,傅槿宴的指责没有一点儿的夸大其词,就是这样一回事。

    可是一想到她崩溃痛苦的模样,欧珊珊更加的不忍心,想了想,她软下声音,带着些许的恳求:“这件事情是笑笑做得不对,你生气也是情有可原的,带走辰辰我无话可说。但是你为什么不让她见辰辰呢?这样做是不是有些太过狠心了?”

    “见孩子?”

    轻嗤一声,傅槿宴抬头看着她,眼眸深处一片冷漠,“她连自己的做错了什么都没有意识到,为什么要让她见孩子?等到她明白自己的行为会给辰辰造成什么样的影响之后,再考虑见孩子的事情吧。”

    见状,欧珊珊心中的无奈越发的旺盛,感觉像是浑身的力气都被抽走了,十分的无力。

    都说“清官难断家务事”,现在看来,确实是如此,两个人这么彼此的折腾,却是把周围的人给累得要疯了。

    长叹了口气,欧珊珊摆了摆手,投降了,“算了算了,你们的事情我管不了了,太乱了,但是我还是要奉劝你一句,有些事情,过犹不及,你把她逼急了,到时候遭罪的,还是你,所以你自己掂量着办吧,不要太得意忘形,后悔莫及。”

    傅槿宴轻笑一声,面无表情,并没有说什么。

    见此,欧珊珊觉得没意思,摆了摆手走了。

    本来是来兴师问罪,替自己的好姐妹出气来的,结果到头来不仅没有出到气,连带着还被训了,也是郁闷。

    听着电话里欧珊珊讲述了事情的经过,宋轻笑表情怔然。

    她真的是万万没想到,竟然是因为这样的事情。

    当初的那个言论她不是没有看到,但是当时她以为不过是有人看热闹不嫌事大,说话不留口德,便没有太在意。后来她就没有再看过微博,也不知道事情究竟已经发展到什么地步了。

    现在看来,事情远远地超出了她的预料。

    “……反正傅槿宴就是这个意思,所以你也不要太怨他了,毕竟是个男人就忍受不了被质疑孩子不是自己的,这就像是被人嘲笑带了绿帽子一样,傅槿宴那么心高气傲,怎么能够忍受这样的屈辱呢,所以你也要体谅他,他也是气急了。”

    闻言,宋轻笑握着手机,手指慢慢的收紧,指关节都泛起了苍白的颜色,牙齿紧紧的咬着唇,忍住哽咽,“那他有没有说,我什么时候才可以去见辰辰?”

    “这个我倒是问了,他说,他说……什么时候你知道自己做错了,明白对辰辰造成了什么影响之后,才会考虑让你见辰辰。”

    “是这样吗?那我知道了……”宋轻笑的语气听起来十分的沮丧,有气无力的,“不过还是要谢谢你,为了我这么的奔波。”

    欧珊珊没好气的哼了一声,“别跟我扯那没用的,我用得着你的那一句谢谢啊。辰辰也是我的干儿子好吧。好了,我不跟你说了,你放宽心,别想那么多,总会有你见到辰辰的时候的,我先去忙了,有事记得联系我。”

    “好,我知道了。”

    挂断电话之后,宋轻笑松开手机,双手抱住膝盖,蜷缩在沙发上,将脸埋在膝盖中,无声的哭泣。

    辰辰,是妈妈错了,妈妈疏忽大意,没有顾忌你的感受,让你受到了伤害还不自知,对不起。

    你能原谅妈妈吗?

    温馨的小房子里面,只有她一个人,又孤单又寂寞,仿佛是被全世界抛弃了一样。

    韩潮看着宋轻笑日渐消瘦,神情萎靡的样子,越发的心疼,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劝解她,愁的只掉头发。

    后来,他想到了一个好主意,一天来找宋轻笑的时候,他从口袋里面掏出了两张机票,放在了她的面前。

    “什么,去爱尔兰?”对于他突如其来的提议,宋轻笑有些反应不过来,“好端端的怎么突然想要去那里?”

    “想要带你去散散心。”

    韩潮原本也没打算瞒着她,直言不讳,“我看你最近的精神更加不好,脸色也是十分憔悴,这样下去绝对不行。正好我这几天正在休假,趁着有时间,我们出去走一走,看看美景,你的心情会好许多。”

    闻言,宋轻笑却是摇了摇头,兴致缺缺,“我不想去,没有兴趣。”

    韩潮皱了皱眉,不愿意就这么轻易地放弃了,继续游说她:“什么不想去,你就是太消极了,出去散散心有什么不好的,而且爱尔兰的景色宜人,你去了之后也可以当做是去采风,激发一下灵感,这样对于你创作也更加的有帮助,你觉得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