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八十五章 傅槿宴这是什么骚操作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自己倒是想要轻松一些,但是……

    摇了摇头,宋轻笑将脑子中那些没用的想法都甩掉,继续专心的画着手中的设计图,废寝忘食。

    最后一笔收工,她放下画笔,伸了一个懒腰,觉得自己身上的骨头都在“咔咔”作响,发出清脆的声音。

    将凌乱的桌面收拾整齐,宋轻笑提着包准备离开。

    临走的时候她看了看时间,看着表上的时针已经指向了“9”的位置,挑了挑眉。

    没想到自己竟然一忙活就忙到了现在,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

    原来自己也不是不能勤奋,只不过是当初有人宠着,有人惯着,所以就养成了懒惰的习惯,现在咬紧牙逼一逼自己,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扯着嘴角自嘲的笑了笑,宋轻笑关掉灯,锁上门,开着车离开了。

    她没有注意到,车子后面,始终不紧不慢的跟着一辆车,和她保持着差不多的距离,一直随着她到了小区,看着她开进去。

    坐在驾驶座上的傅槿宴眼眸中浸满了恋恋不舍,却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距离自己一点一点的远去。

    不敢靠近,他们现在就像是两只刺猬一样,一旦靠近,就会伤得遍体鳞伤。

    欧珊珊是隔了几天才知道傅槿宴将孩子带走的事情,原本趁着周末,她想要带着两个孩子出去玩,结果到了宋轻笑这里没有看到傅孟辰,一问,这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当时就怒了,差点儿把桌子给拍断了。

    “我靠!傅槿宴这是什么骚操作,光天化日之下强抢良家……孩子啊!还有没有人能够管管他了,未免也太无法无天了吧。”

    “没有用的,我去找过律师了,律师说,像是我们两个这样的情况,想要打官司,基本上是没有胜算的。”提起辰辰,宋轻笑几度哽咽,眼眶泛红,难过的难以言喻。

    见状,欧珊珊一肚子的气无处发泄,却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只能坐在一边生闷气,还要劝解着宋轻笑,以免她情绪太过激动,伤了身体。

    “那你就再也没见过辰辰了吗?”

    “没有。”

    摇了摇头,宋轻笑眼眶中的泪水终于还是流淌了下来,打湿了她的手背,“我给傅槿宴打过电话,可是他不接,后来我又给陈盛打电话,他告诉我,傅槿宴不允许我去见辰辰,一点儿缓和的余地都没有。”

    这么多天了,她连傅孟辰的一面都没有见到,不知道他过得好不好,有没有好好地吃饭,晚上睡觉的时候还踢不踢被子……

    不能再想了,越想越难过,越想心中的怨恨就深一层。

    ——对傅槿宴如此绝情的举动的憎恨!

    见状,欧珊珊也十分的无奈,只能劝劝她放宽心。

    这种时候,她也是无能为力。

    离开宋轻笑之后,欧珊珊想了想,终于还是沉着脸,驱车去到了傅氏集团,一路杀上了总裁办公室,脚步匆匆,气势凶猛,连陈盛都没有来得及阻拦,眼睁睁的看着她一把推开门冲了进去。

    “咣”的一声,门被狠狠地甩上,震得整个墙壁似乎都在瑟瑟发抖。

    陈盛后怕的吞了吞口水,思考着自己要不要先遁了,总觉得再不走,一会儿自己又要倒霉了。

    办公室里面,傅槿宴看着站在自己面前气汹汹的女人,神色不变,伸手指向休息区的沙发,另一只手继续握着电话,讲个喋喋不休:“……嗯,招标的事情务必要谨慎,那些想要钻空子的,让他们自己掂量一些,省得到时候吃不了兜着走……”

    挂断电话之后,他看着依旧站着没有动的欧珊珊,沉声问道:“欧小姐,请问你今天大驾光临,有何贵干?”

    “傅槿宴,你是什么意思?”

    欧珊珊双手按在办公桌上,身体微微前倾,向他逼近,“为什么要将辰辰从笑笑的身边抢走,甚至还不允许她见孩子?傅槿宴,你想要干什么?”

    傅槿宴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看着她,突然问道:“是她让你来的?”

    “不是,是我自己要来的,笑笑不知道,我没有告诉她。”皱了皱眉,欧珊珊面露不喜,“不要顾左右而言他,我的问题你还没有回答我。”

    看着她一副性急的样子,傅槿宴突然笑了笑,脸上挂着自嘲的表情。

    自己竟然会问出这样的问题,宋轻笑是什么性格他又不是不知道,脾气那么倔,不愿意低头,不愿意服软,更不愿意扮委屈求情,所以她也绝对不会做出求人来为自己打抱不平的事情。

    他刚才会这么问,或许是因为,他的内心期待着,会有不一样的情况发生吧。

    不过现在残酷的事实已经证明,这一切都是他的奢望,没有奇迹会发生的。

    “我带走辰辰,自然是有我的道理,我也是为了他好。”

    “为他好?为他好你就要带走他?”欧珊珊皱着眉头,语气不善,“当初既然是已经答应了将辰辰留给笑笑,那就要信守承诺,可是你现在却出尔反尔,完全不在意笑笑的感受,你知道她哭了多久吗?你知道她一觉醒来,翻遍整个屋子都没有找到孩子的绝望和崩溃吗?傅槿宴,你们两个闹归闹,但是不要牵扯到孩子,辰辰还小,他是无辜的。”

    “就是因为知道辰辰是无辜的,所以我才要将他带走,以免他再受到任何的伤害。”

    听到他这么说,欧珊珊的脸上浮现出了迷茫的表情,安全不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察觉到她困惑的眼神,傅槿宴深吸了一口气,缓缓的解释道:“之前笑笑和韩潮公开关系的时候,我生气,我愤怒,我嫉妒,可是我什么都没有做,因为这一切都是我自作自受,所以我没有丝毫的怨言。但是后来,我看着网上竟然冒出了质疑辰辰的声音,觉得他不是我的孩子,是……这样的事情我还怎么容忍,辰辰是我的宝贝,我怎么能够容忍他受到这样的污蔑。”

    “这种事情也是无法避免的,毕竟网上的那些人都是一群键盘侠,说出来的话从来都不考虑后果,但是你不能因为别人的口不择言,就迁怒于笑笑吧,这对她未免也太不公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