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八十二章 几乎没有打赢的可能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醒了?”耳边传来一个略有些沙哑的声音,很熟悉,但是她一时之间还是没有想起来是谁。

    直到头顶上伸过来一张脸,唤起了她的记忆。

    “韩潮……我是睡着了吗?”

    “可不是,睡得可香了,甚至都打起了小呼噜。”韩潮轻笑着揶揄她,“你这一睡不要紧,我为了让你的眼睛快点儿消肿,接替了你的工作,坐在这里好几个小时,动都不敢动,生怕一不小心打扰了你睡觉。可真是累死我了。”

    闻言,宋轻笑心中十分感动,看着他脸上隐藏不住的疲惫的神情,抿了抿唇,坐了起来,“你快歇会儿吧,累了这么久,我已经没什么问题了。”

    “那就好。”

    点了点头,韩潮想起之前的事情,将结果告诉了她,“对了,我找了我的朋友,他认识一个律师,专门是打离婚官司的,对于这方面非常的有经验,是咱们这里数得上的人物,一般出庭,十战九胜,所以我们抽时间去咨询一下,研究一下应该怎么办。”

    听到他这么说,宋轻笑露出了激动的神情,突然伸出手搂住他,语气中充满了感激,“谢谢你韩潮,多谢你帮我,为我出谋划策,不然的话,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说不定现在已经陷入疯癫的状态了,是你挽救了我。”

    “小傻子,说什么呢,我们的关系也用不着这么的见外吧。”韩潮笑着摸了摸她的头发,像是哄着一个发脾气的小孩子一样,“好了,没事了。不过今天显然是不行了,你若是真的等不及,我们明天好好的收拾一下,然后去找这个律师好好谈一谈,怎么样?”

    “好,都听你的。”

    第二天,宋轻笑换上了一身得体的衣服,为了掩盖自己不佳的脸色,她又对着镜子上了一个淡淡的妆,瞬间气色看起来就好了不少。

    客厅里面,韩潮早早的就已经等在了那里,看着她缓步走出来,便也站了起来。

    “我已经准备好了,我们现在就走吧。”

    韩潮没有任何异议,两人并肩离开。

    驱车到了一座大厦的楼下,两人下车,进去之后,按下了电梯的十五楼。

    金宇律师事务所。

    看着眼前的几个大字,两人对视一眼,由韩潮打头,率先走了进去。

    “你好,打扰一下。”韩潮对着前台的女孩微微一笑,礼貌十足,“我们昨天和金律师约好了,不知道现在有没有时间?”

    前台恰好是他的粉丝,此时见到自己心爱的爱豆出现在面前,顿时激动得话都说不出来了,双眼冒着粉红的桃心,整个一副花痴的样子。

    见状,宋轻笑没忍住,“噗呲”一声笑了出来。

    不过也多亏了她这一声笑,唤起了前台的注意力。

    想到自己刚才竟然犯起了花痴,小姑娘不好意思的红了脸,对着韩潮又是鞠躬又是道歉,十分的愧疚。

    韩潮也没有和她计较,反而笑着说道:“你喜欢我,是我的荣幸。所以我可以拜托你一件事情吗?就是我们今天来这里的事情,千万不要告诉别人,可以吗?”

    偶像亲自柔声细语的请求自己,傻子才会不答应呢。

    前台的女孩不傻,忙不迭的点了点头,随即在他的示意下,拿起电话联系了金律师,等到肯定的回答之后,她立刻摆正姿态,语气十分的客气有礼:“两位,请随我来。”

    随后将他们带到了一个办公室里面后,才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岗位之上,偷偷地继续激动着。

    妈呀,今天自己是不是走了狗屎运,居然能碰到爱豆!

    这简直比中了五百万还要令人兴奋激动啊!

    “金律师,您好,我是韩潮,这是我的朋友,宋轻笑,也是这一次事件的委托人。”

    被唤做金律师的男人推了推鼻间的金丝眼镜,对着两人微微颔首示意,进行了一番简单的自我介绍,随即三人入座,直接切入正题:“宋小姐,请你将你想要委托的事情详细叙述一遍,注意,一定要是真实的,绝对不能掺假,或者是夸大其词。”

    闻言,宋轻笑轻轻地“嗯”了一声,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详细的讲了一遍——除了隐瞒住两人离婚的具体原因。

    “……事情的经过就是如此,金律师,我没有别的要求,我只想要回我的孩子,其他的我都不在乎,你能帮我这个忙吗?”

    金律师手拿着钢笔,在纸上写写画画了一番之后,抬起头对上她满怀期望的眼眸,缓缓的……摇了摇头。

    看到他的动作的时候,宋轻笑整个人都是懵住的,显然没有料到他的回答竟然是这样的。

    “为什么啊金律师,我只想要回我的孩子,那些什么赡养费,补偿之类的,我都不在乎,一毛钱我都不会要的,难道这样都不可以吗?”

    “问题不在于此。”

    叹了口气,金律师有些不忍心看着她的眼睛,只好看向别处,耐心的和她解释道:“这件事情棘手的地方在于,你和傅槿宴傅先生的经济能力相差的实在是太多了。按照一般的情况来判断,若是孩子太小的话,还是跟着母亲的好,但是你的孩子年龄已经不算小,所以跟爸爸还是跟妈妈,就要取决于彼此之间的实力,谁的能力更强,才有选择的优先权。宋小姐,虽然你生活无忧,但是与傅先生相比,差的不是一星半点,若是为了这件事上了法庭,最终的判决结果,你的胜算实在是低得不行,几乎没有打赢的可能。”

    听到他这么说,宋轻笑的眼眸中的希望之火终于彻底的熄灭了。

    所以,还是没有办法是吗?

    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辰辰离自己远去,再也触摸不到了,是吗?

    一想到自己从此就要和傅孟辰永远的隔绝开,宋轻笑就觉得天仿佛都要塌下来了。

    人生一下子陷入灰暗之中,眼前看不到一丝希望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