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八十一章 不能丧失斗志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笑笑,我知道这件事情令你十分的难过,痛苦得简直都要疯掉了,但是我们不能一直在这里坐以待毙。虽然有些话不好听,但我还是要告诉你,哭,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

    闻言,宋轻笑缓缓的扭过头看着他,发散的眼眸终于再次聚焦,盯着他的脸,眼眸中的深思令人捉摸不清。

    半晌之后,她动作缓慢但是态度却异常坚定地点了点头,声音依旧沙哑:“你说得对,我就算是在这里将眼泪哭干,哭死,傅槿宴也不会知道,更不会心软的将辰辰还给我。我应该做的,是想一想怎么将辰辰夺回来,而不是坐在这里自怨自艾。”

    “没错,我们现在当务之急,是想办法带回辰辰。”

    皱着眉头仔细的想了想,韩潮心里却是没有一个确切的主意,“傅槿宴势力不小,我们若是想要强行去将辰辰带走,恐怕行不通。”

    “我们不硬碰硬,伤人伤己,结果还未必会如我们的心意。”随手抹了抹脸,将未干的眼泪抹掉,宋轻笑已经肿起来的眼眸中闪动着熊熊怒火,势头凶猛,足可燎原,“既然傅槿宴如此的不顾情面,那我也不用顾忌他的感受。我要去找律师,我要和他打官司!我一定要将辰辰夺回来,名正言顺的夺回来。”

    听着她仿佛是咬着牙一般说出来的话,每个字都带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狠劲,令人不寒而栗。

    ——显然是已经动怒了。

    对于她的这个打算,韩潮倒是没有什么意见,毕竟现在除了打官司这一条路以外,以他们现有的能力,别的方法一条都行不通的。

    关键时刻,还是需要依靠法律武器来捍卫自己的权利。

    “好,我们和他打官司,笑笑,不用怕,我会一直陪在你的身边,守护着你的。”韩潮轻抚着她的肩膀,温柔的安抚着她躁动不安的灵魂,“现在先不要着急了,至少我们可以确定的是,辰辰跟在傅槿宴的身边,暂时是安全的,绝对不会受到任何委屈,至于以后会不会受委屈,我们不知道。但是不管以后怎么样,至少现在,我们都要将他抢回来。在此之前,你要顾好你自己,不能自暴自弃,丧失斗志,不然到时候,你就更没有办法将辰辰抢回来了。”

    “我知道,我不会堕落的。”

    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宋轻笑眼眸中的悲伤已经尽数褪去,剩下的只有浓郁得化不开的仇恨。

    对傅槿宴的恨意。

    看着她的眼眸,韩潮的心中突然涌上了一种怪异的感觉,似乎是有些幸灾乐祸-——但是不是针对傅孟辰,而是……傅槿宴。

    他一直都知道,在宋轻笑的心中,傅槿宴一直都有着举足轻重的位置,即使他们两个已经离婚了,但宋轻笑依旧没有放下他,更没有她表面上装出来的那么洒脱和不以为然。

    若是真的已经不在意了,那么当初在得知傅槿宴有了新欢的时候,她就不会那么的伤心难过,痛哭流涕了。

    只有在那个时候,她的伪装才会被卸下来,她真正的内心便也无所遁形。

    韩潮一直都在犯愁,该如何让她遗忘傅槿宴,将他从自己的心里挪走,这样才能有更多的地方去容纳他。

    没想到,机会来得这么的猝不及防。

    傅槿宴这一次不管在打什么主意,他的所作所为是真的伤害到了宋轻笑,让她的心中留下了不可泯灭的伤痕。

    有一句话是怎么说的?

    “天作孽,尤可活;自作孽,不可活!”

    眼下,傅槿宴正是应证了这一句话,他这么做,只会将宋轻笑推得越来越远,然后……投入到别人的怀抱中寻求安慰。

    “你先在这里坐着,好好的休息一下,千万不要动哦。”

    认真的叮嘱了好几遍之后,韩潮才终于放心的转身离开。

    不多时,他又走了回来,手里拿着不少乱七八糟东西,都一股脑的堆在了桌子上。

    “来,把眼睛闭上,我给你擦擦脸,脸都哭得像是个小花猫一样了,这么大的人,也不知道羞。”

    宋轻笑什么都没有说,乖乖的闭上眼睛。

    片刻之后,她就感觉到一股温热的感觉碰触在脸上,轻轻地滑动着,动作温柔细腻,没有弄疼她,但是也将她脸上的污渍擦得十分干净彻底。

    ——果然很贴心,毛巾都是事先用温水洗过的。

    擦干净脸之后,韩潮又换了一条干燥的毛巾,裹上冰块,轻轻地覆在了她的眼睛上。

    毛巾很凉,冰得她不由自主的哆嗦了一下。

    “你的眼睛肿的太厉害了,必须要敷一下,不然明天都不一定能消肿。你现在这里躺着休息会儿,我去找找熟识的律师,看看有没有擅长这方面的,到时候胜算能够更大一些。”

    “谢谢你了,韩潮。”宋轻笑捂着毛巾,认真的和他道谢。

    闻言,韩潮轻笑一声,调侃着说道:“我可是你的男朋友,你居然还对我这么的客气,真是伤了我这么一颗纯情少男心,你好好想想,一会儿要怎么弥补我心灵上的创口吧。”

    被他这么一插科打诨,宋轻笑倒是没忍住,笑了出来,眉眼间的愁闷驱散许多。

    见状,韩潮无声的松了一口气。

    还能笑得出来,那就说明情况还没有太过糟糕。

    韩潮走到一边打了几个电话,因为距离有些远,所以宋轻笑并不能听到他都讲了什么。

    躺在沙发上,又是在大哭过后,身体感到极度的疲惫,不知不觉她就睡了过去。

    打完电话走回来的韩潮看着已经陷入沉睡的宋轻笑,宠溺的笑了笑,轻手轻脚的坐在她身边,帮她扶着毛巾,一直保持着这个动作很长一段时间。

    除了中途换了几次冰块以外,他几乎就没怎么动过。

    宋轻笑觉得自己仿佛是睡了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转醒的时候,大脑还是一片空白,有些迷茫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不知道自己身处在何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