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七十八章 你说我嫉妒她?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傅槿宴抱着傅孟辰站起身来,俯视着她,脸上冷漠得没有丝毫表情,“宋轻笑,我希望你可以明白一点,我来,是通知你,而不是征求你的意见。你连一个母亲的责任都做不到,辰辰再跟着你,我想象不出他以后还要受到什么样的非议。我傅槿宴的儿子绝对不能受到这样的委屈,所以,从现在开始,辰辰跟我,至于你,没有了辰辰作为‘累赘’,可以更自由自在的去谈情说爱,没有人能够再耽误你。”

    说完,他最后看了她一眼,抱着傅孟辰转身走了出去。

    从傅孟辰的角度,正好看到宋轻笑瞪大了眼睛,一脸惊慌失措的模样。

    他从来没有见过她这个样子,顿时幼小的心灵浸满了不安,挣扎着想要过去。

    傅槿宴察觉到了他的举动,伸手按住他的身体,凑到他的耳边,用只有他们两个才能听到的音量耳语道:“辰辰,若是想要爸爸和妈妈在一起,现在你就什么都不要动,听爸爸的话。”

    闻言,傅孟辰停下了挣扎的身体,看着他脸上别有深意的神情,虽然并不是很明白他的意思,但是身体已经下意识的顺从了他的话,乖乖地伏在他的肩上,水亮的大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宋轻笑,却是一句话都没有说。

    “傅槿宴!你是不是疯了!辰辰我可以照顾得很好,网上的那些言论我也会想办法压下去,你不能凭借着这个理由就将他夺走!”宋轻笑奋力挣扎着,即使并不能撼动分毫,但她仍旧锲而不舍,不愿意放弃。

    “傅槿宴,当初是你先放弃辰辰的!你现在有什么资格将他带走!还给我!”

    听到她的话,傅槿宴的脚步缓缓的停下来,转过身来看着她,冷笑一声,上扬的眉梢无声的宣示着他的不屑。

    “放弃?我什么时候说过我要放弃辰辰了?只不过当时我看你的情绪不稳定,希望辰辰陪在你的身边,可以让你感觉好一些,但是这并不代表我就不要辰辰了,他是我唯一的孩子,是我的继承人。”

    “什么唯一的孩子!”

    宋轻笑被按住肩膀,根本就动弹不得,只能咬牙切齿的瞪着他,眼眸中布满了红艳艳的血丝,“郑婉儿来我这里的时候早就已经说过了,她会给你生更多的孩子,辰辰在你这里,不会是最重要的那一个。你带走他,难道想要让他以后看着你宠着别的孩子吗?傅槿宴,你不能这么对他!”

    听到郑婉儿说要给自己生孩子,傅槿宴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心中十分的不悦。

    这个女人,简直是愚蠢得不可救药!

    这个时候,傅槿宴没有办法告诉她自己内心深处真实的想法,所以对于她对自己的误解也是无从辩解,只能咬了咬牙,含糊其辞,“有些事情,并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子,你不要因为一些事情就去妄自揣测。”

    “我妄自揣测?”

    嘲讽的笑了两声,宋轻笑的眼眸中依旧浸满了仇视,仿佛站在面前的不是自己曾经心爱的丈夫,不是那个想要携手走过一生的爱人,而是一个和她有着不共戴天的仇恨的死敌!

    “傅槿宴,那些话若是别人告诉我的,我或许还是认为是有人添油加醋,夸大其词。可是这些话,都是从你的新欢嘴里一个字一个字说出来的,我耳朵没有聋,听得清清楚楚!你不承认没有关系,但是你放下辰辰,你把辰辰放下!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受委屈!”

    语毕,宋轻笑又是一番用力的挣扎,但却无济于事,身后的两个男人都是傅槿宴特意挑选出来的,根本就撼动不了。

    傅槿宴站在原地,看着她拼命地想要摆脱禁锢冲过来,脸上的表情狰狞得可怕,不复往日温柔俏皮的模样。

    为了儿子,你可以如此的拼命;那么若是为了我,你又会做到什么地步呢?

    或者说,我在你心里的位置,还有如此的重要吗?

    抿了抿唇,傅槿宴沉声说道:“无论我以后会有多少孩子,但辰辰是我的亲骨肉,这是谁都不能否认的事实。他姓傅,就理应和我在一起,任谁也挑不出什么错来。”

    顿了顿,他看着宋轻笑愤怒的样子,心中突然生出了一种闷闷的感觉,像是不受自己控制一样,脱口而出,“而且你不能因为嫉妒郑婉儿,就觉得她居心叵测。”

    闻言,宋轻笑挣扎的动作蓦然停顿住,望着他,眼里写满了不可思议,仿佛刚才的一切都是自己的幻听一样。

    “你说,你说我嫉妒她?”

    宋轻笑边说边笑,只是笑声尖锐,传进耳朵中异常刺耳,而她的眼角,不断地有泪水涌现出来,顺着脸颊缓缓的滑落,不消片刻,胸前的衣襟便已经蕴湿。

    可她就像是感受不到一样,依旧是死死的盯着傅槿宴,声音尖锐得像是石子划过玻璃一样,令人感到不适,“我为什么要嫉妒这样的女人!你这么维护她,可是你知不知道,到今天为止发生的这一切,都和她脱不了干系。我和韩潮之所以会被爆出来,都是因为她的缘故,若不是她‘如此好心’的为我们做了决定,我们也不会选择走这一条路。而且你恐怕还不知道吧,你的这位被我嫉妒的无辜的女人,甚至还要向媒体爆料,说我之前住院,是因为我怀了韩潮的孩子,但是孩子没有了,所以不得不住院修养。”

    “你说,这些话听在你的耳朵里,是什么样的感觉?”

    当初韩潮一直紧紧地盯着郑婉儿,所以当她一有动作的时候,就已经被察觉了,马上就被拦了下来,所以傅槿宴根本就不知道这件事情。

    此时听宋轻笑提起,再看到她脸上痛苦不堪,又带着浓浓的嘲讽的表情,傅槿宴只觉得自己瞬间像是被抽去了全身的力气,脚步都有些趔趄。

    孩子。

    那个和他们没有缘分,早早就离开的孩子。

    郑婉儿居然敢造这样的谣,看来真的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不知道天高地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