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七十七章 我说,我要带走辰辰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宋轻笑也被自己的恶趣味恶心到了,抖了抖身体,看着他们走进来之后,才关上门。

    “一家”三口坐在沙发上,彼此之间谁都没有说话。

    傅孟辰小小年纪也已经学会了察言观色,知道父母之间的气氛不太对,便闭着嘴,什么都没有说,乖乖的窝在傅槿宴的怀里,感受着久违的父亲的亲情。

    良久的沉默之后,宋轻笑终于还是忍不住,率先打破了宁静,“你来我这里有什么事情吗?”

    “没事就不能来看看你?”傅槿宴反问道,“辰辰是我的儿子,难道我还不能来看他?”

    宋轻笑被他的话堵得一噎,咬了咬唇,神情倔强不羁,“当然可以,只是麻烦你下次来的时候提前打一声招呼,约好时间,不然这么突然的出现,很容易影响到别人。”

    “影响?”

    嗤笑一声,傅槿宴看着她,眼眸中冷光密布,“你是担心我影响到你和韩潮的亲密时间吗?”

    “你——”

    宋轻笑愤怒的瞪大了眼睛,紧紧的咬着唇瓣,用力到唇瓣都泛起了苍白的颜色,“傅槿宴,你要是不能好好说话就不要说,阴阳怪气的是个什么意思?”

    看着她对自己发脾气,傅槿宴的火气也上来了,冷哼一声,语气更加的不善,“我说的有错吗?你们两个的事情闹得全世界差不多都要知道了,你还在这里装什么呢?当初我也是信了你告诉我,你和他什么都没有的邪!”

    眼见着自己被这么的污蔑,宋轻笑顿时感觉受到了天大的侮辱,声音也不自觉地提了起来,“傅槿宴,你不觉得你的话很搞笑吗?我们已经离婚了,没有关系了,我和谁在一起,你更管不着,有那个闲工夫,你还不如去管好你的人,让她不要再来我这里骚扰我,不然下一次,我绝对会让她好看!”

    “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皱了皱眉,傅槿宴一脸疑惑的看着她,一副不明所以的样子。

    见状,宋轻笑心中止不住的冷笑:装,继续装,整得好像真的是那么一回事儿似的。

    轻嗤一声,宋轻笑没好气的说道:“什么意思你会不明白?你的新欢,可是打着了解你的旗号找到了我这里,耀武扬威的话说了不知道多少,我还真是不明白了,她像个疯狗一样的挑衅我,我难道就要默默地忍受着吗?天下没有这样的道理,你也没有资格要求我忍着!同理,你和谁在一起,与我无关,我和谁在一起,你管不着。”

    闻言,傅槿宴眉头皱得更加的紧,隐隐的形成了一个“川”字。

    郑婉儿居然找到了这里来,这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

    一想到这个小女人看着别的女人在自己面前耀武扬威,傅槿宴顿时就心疼得不行,张了张嘴,刚想要说些安慰的话,就被一阵手机铃声打断。

    宋轻笑看了看放在桌子上的手机,下意识的瞥了傅槿宴一眼,又迅速收回目光,拿起手机接起了电话。

    虽然只有短短一瞬,但是傅槿宴还是看清了,手机上显示的名字——韩潮!

    “嗯,我们吃过了……没事的,一切都挺好的……你少喝些酒,记得吃些东西,省得胃疼……好,那明天见……吃什么都可以,随你吧……你也早点儿回去,晚安。”

    挂断电话,宋轻笑不经意的一抬头,正好对上傅槿宴的眼神儿,那一刹那,她生出了一种自己仿佛是出轨被抓包的错觉。

    这个念头刚一生出来,就被她又按了回去。

    搞笑!出轨个屁,劳资八百年前就已经离婚了好吗!

    “傅槿宴,我……”

    “我看了网上的评论,你知道他们是怎么说辰辰的吗?”

    没想到傅槿宴提到这个事情,宋轻笑一时之间还有些反应不过来,愣愣的看着他,神情迷茫。

    见状,傅槿宴心中又生起了怜惜,但是却被他用力的压住,“现在网上有多少人在怀疑辰辰的血缘关系,说他不是我的亲儿子,宋轻笑,我们之间怎么闹,怎么吵,那都是我们大人之间的事情。辰辰还小,他凭什么就要承受这些非议,你做母亲的究竟有没有替他着想过?”

    “我……”

    对于这个事情,宋轻笑不是没有注意到,只是她觉得这些不过是网上那些人的非议,不想理会,想着过几天,就不会有人再去注意这件事了。

    可是没想到,这一天的时间还没有过去,傅槿宴竟然就上门来兴师问罪了。

    不过这件事情确实是因为她而起的,她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所以此时,面对着他的质问,宋轻笑没有说出任何辩解的话。

    看着她垂着头沉默不语,一副自责的样子,傅槿宴的眼中闪过浓浓的心疼,但是稍纵即逝,并没有被她看见。

    “宋轻笑,离婚的时候我没有和你争辰辰的抚养权,是因为我相信你能够照顾好他,你会护着他,不让他受到一点点的伤害。可是我发现我错了,这么长时间,你让他脱离学校,整天无所事事,又因为自己感情的问题,害得他被推上风口浪尖,每件事摆在面前,你都不是一个合格的母亲。”

    傅槿宴的指责十分的不留情面,宋轻笑咬紧了牙关,却没有任何能够反驳的余地,放在膝盖上的双手紧握成拳,衣服都揉起了褶皱。

    “所以我今天来的主要目的是要通知你,辰辰我带回去,以后他的人生,由我负责!”

    闻言,宋轻笑原本低垂着的头猛地一下子抬了起来,看着他,一脸的惊恐不安,仿佛不相信自己刚刚听到了什么一样,“你,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我要带走辰辰。”傅槿宴面无表情的再次重申了一边,然后就看到她脸上的血色瞬间褪去,苍白如雪。

    “不可以!你凭什么带走辰辰,辰辰是我的儿子,他是我的!”

    宋轻笑挣扎着想要将他怀里的傅孟辰抢回来,结果刚要有所动作,就感觉自己被制住,动弹不得。

    扭过头去,她就看到之前那两个保镖正拉着她的手臂,使得她无力挣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