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七十五章 整容风波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轻嗤一声,宋轻笑有些无奈的说道:“女王大人,您老到底是有什么指示,能不能快点儿说,我还要给辰辰洗澡呢。”

    “哦哦哦,这样啊,我马上就说,”轻咳一声,欧珊珊忍着笑,装出一副一本正经的语气,像是在播报天气预报一样,“事情是这样的,刚刚微博上几个知名博主一起发了一个帖子,内容是爆料郑婉儿整容的,不仅有前后对比,甚至连她从小到大的照片都挖了出来,顺带着还有她去医院的病例什么的。之前我不就是和你说过,她的脸绝对动过嘛,现在好了,一语成箴,怎么样,我说的准吧。”

    宋轻笑也没有料到,竟然是这样的事情,一下子还有些反应不过来。

    后来她才想起来,韩潮曾经告诉过自己,他的手里也有郑婉儿相关的一些料,准备找个合适的时机爆出来,一是为了报之前的仇,二是为了将他们两个人的热度降下来。

    原本宋轻笑还以为得过个两三天,没想到这才一个下午的时间,居然就爆了出来,还真是没想到啊。

    “你没上微博,所以不知道,现在微博上都已经炸开了,议论纷纷的。之前郑婉儿的名声就不是很好听,很多人觉得她要演技没演技,长相也不是多出彩,可是偏偏成为了影后,十分的受人诟病,现在有了一个攻击的方向,不喜欢她的那些人已经铆足了劲的开始攻击了,这这才过了多久啊,她的微博都已经沦陷了,吓得她连评论都不敢开。”

    听着她语气中隐藏不住的幸灾乐祸,宋轻笑丝毫没觉得这样做有多过分,相反的,还有一种大快人心的感觉。

    毕竟当初是郑婉儿挑衅在先,在自己什么都没有做的时候,突然蹦出来咋咋呼呼的传她和韩潮的绯闻,使得他们成为众矢之的,不得不用这种方法来化解危机。

    而且她竟然还恬不知耻的跑来找自己,说什么要好好的了解傅槿宴,取取经……取你妹的经,你丫的以为你是唐僧吗?

    新仇旧恨加在一起,宋轻笑对她的好感度已经低到了一个难以估算的程度,如果不是零的话,那就只能是……负数了。

    现在想象着她遭受着和自己相似的网络暴力,宋轻笑觉得堵在胸口的那团郁气终于能够好好的吐出来了,感觉很不错,相当的清爽。

    “好了好了,我要和你说的就是这件事,你赶紧去给辰辰小宝贝继续洗澡吧,不要让他着凉了,我要继续去围观了,看着那个女人挨骂,感觉真的不是一般的爽啊。”

    说完,欧珊珊便风风火火的挂断了电话,完全没有给宋轻笑任何反应的机会。

    宋轻笑握着已经没有声音的手机,哭笑不得。

    这个疯疯癫癫的女人。

    摇了摇头,将手机放在一边,她转身又回了浴室。

    傅氏集团总裁办公室。

    看着坐在自己面前哭哭啼啼已经好久的女人,傅槿宴的眉头皱得越发的深,脸上写满了不耐烦。

    不久前,郑婉儿突然来了公司,非要见他,千方百计的见到他之后,也不说话,就坐在那里哭,还不是那种嚎啕大哭,就是低声的呜咽抽泣,像是受了多大的委屈一样。

    看着她连哭的时候都要这么的做作,傅槿宴心中越发的厌恶,更加的怀念宋轻笑。

    宋轻笑对着自己发脾气哭的时候,从来都不在意形象,怎么痛快怎么来,扯着嗓子吼,但是却不会让人觉得厌烦,只觉得这就是她的真性情。

    郑婉儿捂着脸哭了半天,始终都没有等来自己预想的询问,不由得有些纳闷,悄悄地从指缝儿中看过去,结果却发现傅槿宴竟然在看文件!

    而且看得还无比的认真,完全不受外界干扰的样子。

    见状,郑婉儿突然觉得自己刚才白白浪费了时间,还不如直接就和他诉委屈,总好过现在这样不尴不尬的场景。

    “哭完了?”正在专心看文件的男人沉声问道,“还有别的事情吗?没有就叫你的助理来接你,现在你处在风口浪尖,要是不想再被人抓到什么把柄,就谨慎一些。”

    听着他如此冷漠的话语,郑婉儿越发的觉得委屈,坐在那里没有动,撅着嘴撒娇,“槿宴,你都不问问我为什么哭吗?我受了这么大的委屈,你都不知道哄哄人家吗?”

    傅槿宴终于将视线从面前的文件上移开,转到她的脸上,看着她哭了这么久,脸上精致的妆容却丝毫都不晕染,心中冷笑一声,面上却是不显:“那你说说,你受了什么委屈。”

    “就是那个韩潮啊,居然故意找人黑我,整了一些似是而非的证据就胡言乱语,现在网上都在骂我,我能不委屈嘛。”说着说着,郑婉儿又是一阵悲从中来,抽噎着哭哭啼啼,“我和他也没有什么交集,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对我,难道是因为他的女朋友……”

    有些话不用说的太明白,点到为止即可。

    话说完半天都没有人搭腔,郑婉儿心中生疑,小心翼翼的抬头看了看,就发现傅槿宴正盯着自己,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带着明显的嘲讽。

    这样的表情使得她心里一紧,有种不安的感觉慢慢的升腾上来,渐渐地萦绕在她的心头,挥之不去。

    “槿、槿宴,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说着,郑婉儿装作摸脸,低下了头,躲开了他的注视。

    对此,傅槿宴不以为然,轻嗤一声,语气悠悠,“你说你不知道什么地方招惹到他了,那我帮你回忆一下,比如……之前网上突然多出来的那些爆料,不知道你还有没有印象?”

    此话一出,郑婉儿的脸一下子就白了,猛地抬起头,一脸惊恐的看着他,脸上写满了难以置信。

    她万万没想到,这件事情竟然会被发现,明明自己做得十分隐蔽,甚至委托的人都是十分可靠的,怎么还会被发现呢?

    “是不是觉得自己做得天衣无缝,谁都不会发现你动的手脚?”傅槿宴一眼就看穿了她心里在想什么,更加的鄙夷,网上说她没什么演技倒是挺对的,一个连自己的情绪都掌控不好的人,能有什么演技。

    “槿宴,你听我解释,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的,我只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