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七十三章 送命题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心中的怨念早就已经如滔滔江水,绵绵不绝了,但是陈盛还是端着一张正经到不行的脸,皱着眉,认真的想了想,一本正经的回答着他这些无理取闹的问题:“总裁,这件事情,我觉得您应该想一想小少爷的心情,毕竟父母怎么样,都无所谓,但是孩子是无辜的。我刚才看了一部分的评论,已经有人在质疑小少爷的血缘关系了,这样放任下去,势必会引来更多的猜疑,再到后面,恐怕小少爷会受到更多的伤害,毕竟现在很多人,根本就不会在意自己说的话会给别人带来多大的伤害。”

    听到他这么说,傅槿宴再一次陷入了沉默之中。

    陈盛的话,也是他心里所想的,傅孟辰的年纪还小,若是听到了那些不负责任的胡言乱语,势必会对他的童年造成严重的影响。

    “好了,这里没你的事情了,你先出去忙吧。”

    陈盛点了点头,走出办公室,找来保洁人员,将狼藉的办公室收拾得焕然一新。

    而傅槿宴始终盯着电脑,心中思绪万千,难以平静。

    笑笑,你不是跟我保证过,你对韩潮绝对没有男女之间的感情的吗?为什么现在你们却公开了你们的关系。

    到底是假装的只是想要平息风波,还是你们真的已经日久生情了?

    难道你忘记了你曾经对我说过的话了吗?那些誓言,都被你抛诸脑后了吗?

    笑笑,我不相信你是这么狠心的人,我不相信你对我真的一点点感觉都没有了。

    我们曾经是那么的相爱啊!

    不多时,宋轻笑又接到了韩潮的电话。

    电话中,他的语气有些激动,又有些无奈,似乎是忍着笑意一般,“看微博了吗?”

    “这么热的微博,想不看都比较难啊。”宋轻笑调侃着说道,转而一问,“不过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怎么感觉你的语气有些不太对。”

    韩潮倒是没想到,自己将情绪隐藏的如此深,竟然还会被她察觉,这一刻,他的心里生出一种奇异的感觉:会不会……笑笑也不像是她嘴上说的那样对我没感情,只是她还没有发觉,否则的话,她为什么会这么关心我呢,连我的情绪都察觉到了。

    此时若是宋轻笑知道了他心中所想的话,一定会将白眼儿翻到天上去的。

    人家只是出于对一个朋友的关心好吗?至于为什么会发现,那还不是因为你隐藏的不够彻底,被发现了,其余的事情都是没有的,所以拜托想象力不要那么丰富了好吗?

    “我没事,不过是因为公开了,所以现在正在经历着各种各样的问候,有些‘受宠若惊’。”

    闻言,宋轻笑也是有些无奈。

    确实,韩潮怎么也算是他们公司里面比较炙手可热的一个明星,今天突然公开了自己的恋情,一定会受到多方的注意的。

    说不定还会被领导层请去“喝茶”。

    不过转念一想,宋轻笑又觉得应该不会,像韩潮这样级别的明星,这样的事情一定会事先和公司报备,以免到时候出现太大的偏差和意外。

    “你都当了这么久的明星了,按理说,应该早就习惯了这样被人注视的感觉了,所以应该没问题的吧。”

    没问题……

    想到今天自己到公司之后,各方人士投过来的各种各样意味深长的眼神儿,和意味不明的一些言语的时候,韩潮的心中就不由得泛起了苦笑。

    这种感觉,和站在舞台上享受粉丝的注视时真的很不一样啊,心里还是有些承受不住啊!

    但是这些话韩潮是不会说出来的。

    好不容易哄着她愿意和自己公开关系,就算是假的,他也不想她因为担惊受怕而过早的结束,毕竟这是自己最接近她的一次了,能不能抱得美人归,就看这一次了。

    所以,绝对不能轻易的就放弃了!

    “瞧你说的,我是谁啊,这种小场面有什么可怕的,完全不用放在心上,那些都不是事。”

    听着他语气中不似作伪的轻松惬意,宋轻笑也没有多想,笑着说道:“那就好,可千万不要因为我给你造成什么压力,那样的话,我会内心不安的。”

    “那你要是心里不安,会不会给我一些补偿啊?”韩潮抓紧时机,连忙问出来一句话。

    宋轻笑愣了一下,认真的思考了一番,语气肯定的回答:“补偿不一定,但是为了避免你遭受更大的打击,我一定会远离你的。”

    闻言,韩潮丝毫都不觉得惊讶,反而心中有一种“果然如此,一点儿都没有猜错”的感觉。

    非常符合她的行事作风了。

    扯着嘴角自嘲的笑了笑,韩潮却也没有将她的话放在心上。

    毕竟自己不会因为这点儿小阻碍就放开她的,那样的话,之前的努力岂不是都白白的浪费了。

    “那为了抓牢你,我可一定要小心一点儿,不能让你发现我受到了委屈啊。”韩潮半真半假的开着玩笑,“以后再见你,我就是一副笑模样,你不看我我就哭,你再看我,我就笑,怎么样?”

    想象了一下他形容的那个画面,宋轻笑下意识的抖了抖肩膀,感觉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莫名的有种十分诡异的感觉啊。

    轻咳一声,宋轻笑十分坚决的婉拒了他这个想法,“算了算了,千万不要这么折腾自己,要对自己好一些……也不要折磨我。”

    听出她语气中的无奈,韩潮顿时乐不可支,笑声透过话筒,清晰地传进了她的耳朵中。

    “……”宋轻笑:“你笑个屁!”

    “没、没笑什么,就是觉得、觉得你太可爱了。”韩潮握着手机,笑得连话都说不利索了。

    闻言,宋轻笑皱起了眉,很是一本正经的和他解释,“一般夸女人的时候,实在是说不出来‘你好漂亮’这类的话,才会夸‘可爱’,所以你丫的是什么意思,请解释一下,谢谢。”

    笑声戈然而止。

    韩潮愣在原地,微张着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这是一道送命题啊,回答不好,自己小命恐怕就要在此交代了。